关闭窗口

心情故事

经典心情故事大全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心情故事 - 生活就像一首歌(二十三)

生活就像一首歌(二十三)

作者:笔耕 [文集]时间:2016-12-29 11:36阅读:章节目录 我要点评  字体:
  (二十三)
  
  秋末冬初,正午的阳光照在孟家洼那块北高南低的地块上。家信一手拿着鞭子,一手扶着铧犁光滑的把手,正在翻耕着那块留种棉花的三级地。黄褐色的泥土有规律的在犁铧上翻卷着,潮湿的泥块泛着午间耀眼的光泽。
  
  老黄牛走得不紧不慢,宽阔的鼻孔喘着粗气,嘴唇边沿流出稀稠的液体,并左右不断的摩擦着,像是在咀嚼倒磨着胃里未消化完的饲料。家信皱着眉头扶着犁杖不慌不忙地跟着,浓密的络腮胡须长满他俏瘦的脸庞,窄小的身板隆起几块结实的腱子疙瘩。清风徐徐,每当走到上坡时,微风就会吹起他白色粗布褂子的衣角。
  
  他是吃过早饭才去老书记家借的牛和犁耙,中午又喂了一次料,不到二亩地眼瞅着快耕完了,便远远地看见媳妇刘燕挎着竹篮送饭来了。
  
  刘燕长的比家信高了半头,俊俏的瓜子脸上镶着一对会说话的眼睛。家信看见媳妇过来并没有停住牲口,还有几个来回,他要耕完再吃。刘燕停在坡上头的大杨树底下,眯起眼睛看着阳光下的家信:“家信,歇会吃饭吧!”
  
  家信耕到下坡,调转过头来,把光滑的犁头插入地下,往牛身上甩了一鞭子,待老牛拉着犁子往前走了,才抬起头来回道:“慌慌什么?耕完再吃吧!”
  
  刘燕没言语,找个干净地方坐下了。
  
  这时四秃子伸着脖子用地排车拉了一车沤粪停在坡上头,边用袖子擦汗边和刘燕打招呼:“刘燕,这是给家信送饭来了?做的什么好吃的?”
  
  刘燕瞥了他一眼,看了看地排车:“他四叔,你能不能先把车子卸了再说话,多脏啊?俺这送的可是饭,要不我帮你推一把?”
  
  四秃子不以为然的笑笑:“怎么敢劳你的大驾?不用推,这是下坡。”说着咧着嘴打着蹴溜架车下了坡。
  
  家信和四秃子两家的地挨着,也是留着种棉花的,他要把家里猪圈里的粪尿撒到地里再来翻耕。这块地够不到机井,种什么都是靠天长,棉花比较耐旱,所以坡下的这片地都是空闲时才开始捯饬。
  
  当四秃子卸完粪把车子拉回上坡时,家信也耕完了地,正坐在树下一手拿着包子,一手拿根黄瓜开始吃饭,刘燕在一旁拿了暖瓶往碗里倒水。
  
  四秃子喜不溜地凑过去:“家信,这累了一早上了,中午也不喝点?”说着趁刘燕不注意,麻利地从盖了蓝围巾的竹篮里,拿了根黄瓜咬了一口。刘燕在一旁瞪了他一眼,把竹篮挪到了一边。
  
  家信吃着包子,看着趴在地头上歇着的老黄牛说:“喝啥哩?一会还得把地耙出来,借人家一次牲口不容易啊?”
  
  “嗯!”四秃子应合了一声,点了点头。
  
  “要不是依仗着人家老书记家这头牛,这块地都没法种了。”家信说着扭头看了看他。
  
  四秃子吃完黄瓜,从口袋里掏出纸烟卷上点着,没有说话,也眯起眼睛看着自己的那块地。
  
  家信喝完碗里不热不凉的白开水,也卷了烟抽着。刘燕收拾好碗和暖瓶,挎着竹篮沿着田埂子回家了。四秃子看着她的背影,脑海里又浮现出了王顺义从她家墙头上跳下来的情景。
  
  晌午的风大了些,刮得茂密的杨树叶子“呼啦啦”作响。
  
  看着家信套上牲口耙地去了,四秃子也拉车往家赶。可他并没有回家,而是鬼使神差地来到了家信家。当他踏进家信家敞着的大门,刘燕也刚回来不久,正在厨房里刷碗筷。见四秃子站在屋门口,吃了一惊:“他四叔,你怎么来了?”
  
  四秃子不怀好意地看着她:“刘燕,我想问问,那天你们家春旺和虎子打架我来找你们评理,可你们家大门插的死死的,我连踢加跺都不开,有没有这回事?”
  
  刘燕眨巴几下眼睛回道:“孩子们打架斗气这不是常事吗?再说了,这一个巴掌也拍不响啊?”
  
  四秃子用食指挠了挠下巴,歪着头看着刘燕,阴阳怪气的说:“可是——门没开,到是从墙头上跳出一个人来。”
  
  刘燕听到此话,猛得一激灵,脸红一阵白一阵,眼睛慌乱地看着别处,嗫嚅着说:“可能是小偷吧!”
  
  “小偷?”四秃子直勾勾的看着刘燕迷茫的眼神:“你哄孩子呢?告诉妳,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接着他靠近刘燕的耳边阴险地说:“怎么,还用我说出来他是谁吗?”
  
  “别。”刘燕机械式的条件反射道,旋即她又堆着不自然的笑脸说道:“好兄弟,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什么也别说行不?就算嫂子我求你了!”说着就要跪下去。
  
  四秃子趁势架住刘燕的胳膊,用手捏了捏,那柔软的臂膀传给他瞬间全身麻酥的感觉:“就怕我这个嘴没把门,万一哪天说秃噜了,传到家信的耳朵里可就麻烦了?”
  
  刘燕哭丧着脸,泪在眼眶里打转。
  
  “其实不让我说也行,可妳得想个让我闭嘴的法子呀?”四秃子话里像藏着蜜饯,用厚实粗壮、结满老茧的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刘燕俊秀的脸庞……
  
  当夕阳的最后一抹红晕还没有完全散尽,家信回来归还了老书记家的牲口和犁耙,还从供销社里买了两瓶白干作为酬谢。老书记乐呵呵地也没推辞,他就好这口。家信回到家洗了把脸,坐在热腾腾的饭桌前,就打开了酒瓶子。
  www.duwenz.com
  干了一天活,实在是太累了,酒足饭饱后,一根卷烟还没抽完,就在小板凳上打起了瞌睡。刘燕怕他着凉,扶他到床上盖上薄被睡下了。
  
  寂静的夜里不时传出狗的叫声。
  
  刘燕怎么也睡不着,她回想着四秃子那满嘴的黄牙,和发着阵阵口臭的嘴唇在她脸上磨蹭时,她恶心的闭住气闭上眼睛,从心里诅咒这个不是人的东西“嘎嘣”死掉才好哩。想想自家是外来户,家信又力单势薄、老实巴交、不善言辞。分开队后又长期在外打工不能回来,所以才默默忍受着书记王顺义的欺负,现在又来了个四秃子,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家信的“呼噜”声不断,刘燕看看他,又看看熟睡的儿子,悄悄地背过身去。她的眼睛茫然的直视着前方,牙咬着嘴唇,感觉自己的身心就要被折磨和摧残碎了。良久她的肩膀开始抖动起来,紧接着便是阵阵的抽搐,她忙用手捂住嘴,不让哭声传出来,眼睛里流出两行辛酸、委屈的泪水。(待续)(文/笔耕)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22119.html
本文作者(笔耕)个人主页】【给作者留言
很好
读者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
  对本文打个分? 点击星星进行评分 1星:很差、2星:较差、3星:一般、4星:较好、5星:很好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