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心情故事

经典心情故事大全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心情故事 - 生活就像一首歌(十)

生活就像一首歌(十)

作者:笔耕 [文集]时间:2016-11-15 12:00阅读:章节目录  字体:
  (十)
  
  年关将近,公社人武部给桃花家送来了五角星的红灯笼、年画和春联,这份荣耀只有军属才能享有。
  
  桃花也从厂里花池里剪了几枝万年青,插在灌了清水的酒瓶里,摆在堂屋的条几上。绿颖颖、翠生生地,再加上新买的中堂,还有发的带日历表的年画,一切都有了新意。
  
  与此同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随着“知识青年”的回流和对待业青年优先按排的政策,印刷厂党委研究决定,辞退所有临时工人。就这样,德宝和桃花这帮人又回到了村里。
  
  年二十六,天上的雪下的正起劲。一大早,队长王顺义便敲响了挂在第一生产队仓库院里,那颗老槐树枝杈上的破马车锅子。
  
  “铛铛铛”声音清脆悦耳,在寂静的雪花飞舞的村庄里,越发显得响亮。
  
  妇女们这一天大都在家蒸花糕、蒸馒头,准备过年的东西。而男人们到落了个清闲,听到响声,知道要杀猪了,都抄着手来到大槐树下。
  
  王顺义的“火车头”棉帽子上和他的胡茬子上已落了一层雪花,他正一口一口的吸着纸卷的烟。他看看人来的差不多了,转身站在石碾子上,扔掉烟头,提高嗓门说:“大伙来的差不多了吧?今天呢,咱把队里的那两头猪杀喽,给大伙分了,咱也过个肥年。”
  
  “好!”一听杀猪吃肉,大伙热情高涨。
  
  “我留几个人在这里帮帮忙,其他的都回去在家里准备好筐子、篮子,到时候一听见响,就出来分肉。”王顺义说着,又敲了一下车锅子。
  
  “哈哈哈!”众人都笑了起来。
  
  王顺义也笑了,他抹掉棉帽子,拍掉上面的雪:“我点谁的名就留下,没有点名的回家等着。”他看了一下人群,用手一指:“那个二柱子,德宝,家信,还有建国,全胜叔、士祥叔恁俩也留下,剩下的都回吧!”说完挥挥手,下了石碾子。
  www.duwenz.com
  这杀猪的活并不轻快。家信、建国跟着全胜叔拿了锨、镐,先到场院里找了个敞亮地方挖坑支锅、劈柴烧水。二柱子、德宝等人拉了辆地排车直奔猪圈。
  
  两头大伢猪是队里专门养的,就是为到了年关杀了分的,这也是队里多年的习惯了。
  
  猪圈就在牲口屋的院子里,有喂牲口的四秃子专门看喂。这家伙两头猪长得又肥又壮,一头足有五百多斤。全身的毛乌黑铮亮,见有人来,便脸朝外警觉的看着他们。
  
  士祥叔是个老把事,他打开栅栏门走了进去,然后靠墙慢慢地接近猪。这猪也是怕人的,忙掉过头去往墙角里拱。只见他一个箭步上前,腰一探,伸手抓住了猪的一条后腿,用力往后一拉,那头猪便趴在地上。紧接着他一脚踏在猪的脖子上,这时王顺义和德宝、二柱子也上前按住,那猪拼命挣扎、嗷嗷大叫。士祥叔脚一直踩着猪脖子,直到王顺义他们把猪嘴和猪腿都绑结实了才松开。
  
  另一头有了经验,绑的快多了。当德宝和二柱子把猪拉到场院的时候,支在地上的大铁锅里的水正冒着热气,快要开了。他俩忙拍拍身上的雪,跑到锅门口去烤火。
  
  此时已有很多大人孩子懒散的抄着手,围在四周看热闹。士祥叔又从仓库里抱出一个油布围裙放在地上,打开露出捅刀、捅条、砍刀和刮子,这都是杀猪必须用的家什。
  
  全胜叔又领着家信和建国把仓库的两扇门板卸下来,抬到锅的旁边放在准备好的长板凳上。
  
  雪越下越大,鹅毛般的雪片轻轻的附在脸上,慢慢地再化成水珠滴下去。全胜叔和士祥叔对了一下眼色,一起看着王顺义。
  
  王顺义找了一块平整地,放了三个“大雷子”,然后高喊:“国泰民安乐,瑞雪兆丰年。”
  
  话音刚落,士祥叔冲德宝他们一挥手:“小伙子们,把猪抬上来。”听到招呼,德宝他们拿起杠子把猪抬到了门板上。这猪可能感觉大限已临,在被绑紧的猪嘴里依旧发出沉闷的嚎叫声。
  
  全胜叔已拿了捅刀站在门板头上,扯着猪耳朵往前拉了些,以便让猪头尽量的伸到门板外面,然后叫德宝他们把猪身子按住。
  
  只见他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走到猪的背面,用膝盖将猪脑壳顶住,再用一只手往后猛扳猪的下巴,然后用捅刀刺破喉咙深深地向心脏扎去。献血顿时喷涌而出,顺着握着刀柄的手流到早已放好的琉璃盆里。猪被刺痛的阵阵抽搐着,绝望的嚎叫声越来越弱,随着捅刀的拔出,一股血滴滴答答的流下,腿又神经般动了几下,头最后无力的耷拉了下去。
  
  这时锅里的水已“咕嘟咕嘟”的开了。
  
  士祥叔走过去解开猪腿,用刀在蹄子上方割开一个小口,拿起两米左右的捅条沿割口,顺着皮下向猪身子来回的捅了几下,那渐渐隆起的道痕,像雨后蚯蚓拱过的地面。然后抽出来捅来,对身旁的德宝他们说:“你们几个,轮着吹。”
  
  他们几个都在农村长大,从小就见过杀猪的,知道怎么吹。不一会功夫,就把猪吹的像个气蛤蟆。把割口处用细麻绳绑紧,以免漏气。然后把它架到开水锅里浸泡二十多分钟,泡透了,再架到门板上,用刮子趁热把毛刮掉。不一会的功夫,一个白条猪就展现在大家面前了。
  
  接下来就是破肚开膛,全胜叔先将猪头砍下,士祥叔就从猪脖子开始,顺着肚子往下开,猪的内脏温乎乎的,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待把它们都扒出来,放到一个大盆里。
  
  德宝和建国把大盆架到一边,王顺义吸着卷烟走过来,用刀割下猪水疱,在旁边的清水桶里涮了涮,对着口吹的像皮球般大小,扎上口,往小孩堆里一扔:“皮球,玩去吧!”
  
  孩子们立刻在雪地里欢笑着踢起来。
  
  分肉的时候,德宝和建国一人要了一块六斤六两的礼肉,这是他们各自走老岳家要用的。
  
  没过门的闺女婿都是年头里去看岳丈大人的。年二十八,德宝带着六色礼去了桃花家,并在家里吃了饭。桃花娘俩忙里忙外地做了八个菜,桃花爹还把村支书叫来作陪。走的时候回的东西可就多了,桃花娘挂牵着德宝娘眼睛不好使,而且家境也不怎么理想,所以把各种年货都回了些。
  
  过完年不久,小麦地垄上北面的雪还没有化尽,土坑的背面处还是白花花地。
  
  坡里的桃树正在拱花骨朵的时候,桃花家收到了部队发来的一封电报,内容是建军在“自卫反击战”的战斗中,因掩护战友,腿部负伤,现正在后方医院治疗。桃花娘听到这个消息,一腚坐在板凳上,半天没起来。桃花爹皱着眉头,背着手在屋子里来回转悠,烟一袋接一袋的抽,到处烟雾缭绕。桃花半拥着不断落泪的娘坐着,什么也没说,她知道,这是娘心疼儿子呀!
  
  事情是这样的,三月初,我军负责向南穿插的46军126师为主力,与驻守同登的越军第3师正面交锋。他们依仗着层层修筑的工事阻击着我军的进攻,我军依然采用坦克攻击的战术,在正面进攻的同时,派出左右两支穿插队伍,直插敌军后方,切断了同登到凉山的道路。在军情紧急的情况下,战士们甚至用身体踏响地雷为部队开辟道路。建军就是这些战士中的一个,他们用青春和热血谱写了人生最绚丽的篇章。
  
  建军荣立了个人三等功,命是保住了,但他的右腿却被地雷炸飞了。而德宝的同学双喜就没这么幸运,他本来是个很吃香的汽车兵,想熬个志愿兵,没想到也被派往前线拉伤员,在给汽车加水的小河边,赶上越军的炮弹轰炸,为了掩护女卫生员撤退,不幸被弹片击中后背,壮烈牺牲。
  
  德宝经常到桃花家,他以准闺女婿的身份帮桃花家干这干那、忙里忙外。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桃花爹娘的负担。
  
  就在这个时候,德宝被分配到了运输组,当时第一生产队刚买了一台十二马力的“泰山”牌拖拉机,他在农机站的帮助下,学会了驾驶和修理,并考取了驾驶证,与士祥叔和全胜叔赶得那两辆马车,负责往市里“电力二处公司”运沙,算是队里的富业。(文/笔耕)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21640.html
本文作者(笔耕)个人主页】【给作者留言
很好
读者评论
凝眸,唯美时光
凝眸,唯美时光:杀猪这一情节和我们四川差不多
2017-06-30 13:03 | 42.248.37.*回复
菊花梦
菊花梦:文字朴实,思路清晰,怀旧色彩浓郁,人物刻画和细节描写也相当不错。
2017-02-15 16:45 | 112.93.226.*回复
我要发表评论 (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
  对本文打个分? 点击星星进行评分 1星:很差、2星:较差、3星:一般、4星:较好、5星:很好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