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心情故事

经典心情故事大全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心情故事 - 生活就像一首歌(二十二)

生活就像一首歌(二十二)

作者:笔耕 [文集]时间:2016-12-24 13:52阅读:章节目录 我要点评  字体:
  (二十二)
  
  雨后的天空阳光明媚,大地清新一片。清晨的麦苗顶着水珠钻出地面,绿油油、亮晶晶地折射着朝晖的霞光。
  
  宋老汉迎着朝阳走在潮湿的土垃路上,柱的拐杖留下一个个深深地凹痕。石灰面撒就的地基的轮廓线还清晰可见,他掏出眼袋,用大拇指把黄绿色的烟丝压紧,然后用牙咬住眼袋嘴,“哧”的一声划根火柴点燃,那布满花白胡须的嘴唇连嘬几下,随着眼袋窝发出一明一暗的亮光,从嘴里便喷出缕缕淡蓝色的烟雾来。今天他的心情特别舒畅,找来帮忙的人马上就到,此刻他的心境里已出现了热火朝天的盖房子的情形。
  
  果然十天不到,在八里屯村南便出现了一座崭新的院落。四间白墙青瓦的主房,两间白墙红瓦的配房,刷了黑漆描了红沿子的红枫木厚实的大门,再配上勾了白灰缝的红砖门垛子。大门的门楼还是延用了青色的小窑泥瓦,一层层地叠摞下来,连接到落沿处微微上翘的边稍,瓦塄上抹就了一溜溜防漏的白灰。远远望去,整个院落清新别致、典雅大气。
  
  更让宋老汉感到舒心的是院子的布局,左侧是常年川流不息的小梁河,它是洸府河的分支,流经大青山的山脉之中。右侧大门口则是通往省府的大道,天天车水马龙,人流不息。这可是占尽了“左青龙,右白虎”的吉相。也是他最得意的杰作之一,宋老汉老实憨厚一辈子,但心相并不低。凭借着念了几天私塾,从年轻就干会计,重力气根本就没出过。这会计一干就是多少年,熬走了几任村支书,不管经历什么运动,他都在潜移默化中平安度过。到现在他的会计的职位无人敢问津,这里面好像有一种神秘莫测的法则。
  
  就这处宅子而言,这么好的地方,如果不是在八里屯有头有脸的人物,那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房子盖好要凉透、晾干才能住人。桃花娘在开着窗户门的堂屋里,放上了鞋、帽子和板凳等物件,表示已经住人了。
  
  其实盖这出院是桃花爹的一招妙棋。建军在公社上班,凭着自己三等功的身份,早就转成了非农业户口,上级已分配了住房。况且女朋友也在公社文化站上班,所以盖新房子只是拿建军结婚作个幌子而已,重要的是他看中了这块地皮。
  
  按道理户口不在村里,就没有资格要宅子,这不又沾了他当会计的光了吗?农村的事谁又能说的清呢?
  
  这几天大凤忙的焦头烂额,“咿呀”学语的香妮嘴里长满了口疮,饭也不能吃,水也不能喝,一天到晚哭的人扯心揪肺的痛。到医院打了两天吊瓶,也不见好转。建国娘眼里噙着泪花,抱着可怜巴巴的香妮在屋子里来回的转悠,心疼的直嚷嚷:“我的香妮呦!可遭了大罪了。”
  
  第三天建国打听到了偏方,便连夜开拖拉机带着大凤抱着香妮,直奔“凤凰台”的罗家诊所。
  
  当时罗大夫已经睡下,听到敲门声伙计拉着灯开了门,又到后院把他叫醒。
  
  罗大夫六十多岁的年纪,中等身材,偏瘦,面色红润,两眼炯炯有神,满头浓密的银发雪白整洁,更显得精神烁耀。丝绸的古铜色衣衫随着身体的移动抖个不停。他是县城闻名遐迩的“圣手堂”药店罗老先生的后裔,十二岁就在店里学看方识药、针灸把脉。后又到省府医科大学就读深造,精通中西医学,从医四十多年,在业界德高望重,桃李满园。离休后不忘造福故土,更寻一方清净,所以回家乡开了这间诊所。www.duwenz.cOm
  
  听完大凤的简短介绍,他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的捏住香妮的腮帮,使嘴张开,又用薄薄的竹片压住舌头,用手电筒照着看了看喉咙便松开了手。对着大凤和建国说:“孩子心火大,麦乳精和炼乳别先喂了,买点好奶粉吧!”说着用细细的毛笔在纸上开了药方,转手递给站在一旁的伙计。
  
  伙计拿了药方回到柜台内,从低下拿出四方的草纸麻利的铺在桌面上,提起小秤开始抓药。
  
  此时的香妮已不再啼哭,嘴里流着口水直愣愣地看着鹤发童颜的罗大夫。
  
  “大夫,这孩子不能吃饭咋办呀?”大凤问。
  
  “那就多喂些温开水,现在这个情况,没有好办法。”罗大夫平静的回答。
  
  大凤把香妮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往怀里搂了搂。
  
  “罗大夫,这孩子在医院里打了两天吊针了,一直不见轻,怎么回事也?”建国又问道。
  
  罗大夫没有说话,他看了看建国,淡淡一笑:“去病如抽丝啊!吊针打的是消炎药,肯定是有效果的,只不过是你的心情太焦急,恨不得立竿见影,请问世上哪有这样的灵药呢?”
  
  说话间伙计已将几味草药到进了铜罐里,然后用铜锤捣了起来。不一会儿功夫,从铜罐里倒出一小堆白面来。罗大夫用小勺挖了些,走到大凤的跟前。用手轻轻地捏住香妮的腮帮,使香妮的脸微微仰起,而后把嘴张开。另一只手的食指粘了药面均匀的涂在香妮的口中。
  
  可能是药起了作用,香妮又大声的哭了起来,看着孩子难受的样子,大凤禁不住泪眼婆娑。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放明,街筒子里不时传出公鸡的鸣叫。大凤怕香妮着凉,用小斗篷裹紧了她,此时的香妮已在车斗的颠簸中睡着了。建国爹娘也一夜没合眼,听见拖拉机的响声立马迎到大门外,扶着大凤下了车,慌忙询问着看病的情况。
  
  正所谓“偏方治大病”,当天晚上香妮的精神好了不少,至少不怎么哭了,还知道自己寻摸着玩会儿。饭还是不能吃,但奶粉喝的多了。全家人总算松了口气,建国娘亲可的抱着香妮不撒手。
  
  一天一个样,通过罗大夫两次治疗,香妮渐渐恢复了气色,小脸又变得红朴朴、胖嘟嘟的了。特别是香妮懵懵懂懂的哤出“妈——妈”两个字时,触动了大凤最敏感的神经,惊愕之中眼中涌出泪花,继而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待续)(文/笔耕)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22059.html
本文作者(笔耕)个人主页】【给作者留言
很好
读者评论
丘比特
丘比特:文章写的不错,可错别字实在令人不舒服,不要急于发表,检查几遍总有收获。
2016-12-24 18:59 | 121.25.39.*回复
作者回复:多谢批评指正!
我要发表评论 (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
  对本文打个分? 点击星星进行评分 1星:很差、2星:较差、3星:一般、4星:较好、5星:很好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