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心情故事

经典心情故事大全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心情故事 - 生活就像一首歌(十四)

生活就像一首歌(十四)

作者:笔耕 [文集]时间:2016-11-23 16:02阅读:章节目录 我要点评  字体:
  (十四)
  
  “唾沫星子淹死人”,这句话在封闭落后的农村得到了很好的验证。
  
  有人竟传出了在场院麦秸垛里,曾经看见过王顺义和姜春英在一起,出来的时候姜春英慌慌张张的扣着褂子扣子,还看见了她那两个像猪尿泡模样的奶子。
  
  高广全性格孤僻,平时少言寡语,不善言辞。所以他的一犋子牲口光在队里耕耙运拉,负责地里的劳作。去年秋天耙地时,牲口惊了,在地里狂奔,后面的铁齿子耙硬硬地从他的头顶上稍过去,差一点要了他的命,吓得几天没再赶那三个畜生。直到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再硬的汉子也低不住那些明讽暗刺的穿肠言传。它像一把利剑,时时戳痛他的心尖。他甚至产生错觉,有时候看到女人们嬉笑着拉呱的时候,总觉得是在说自己,男人们给他打招呼的时候,都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而高广全偏偏又是性情中人,虽然性格耿直,但对男女之事却看的很重,三从四德即是族训更是家德。他的精神处于极度的猜疑和恐慌之中。这种压抑,就像一座沉睡的火山,一旦被惊醒,势必会迸发出难以想象的后果。
  
  高广全紧绷着脸,烟袋抽了一袋又一袋,烟油多了,便拿根细铁条捅捅,再挖挖烟袋锅子,通了接着再抽。特别是晚上,天天喝的宁酊大醉,真是“一醉解千愁啊!”
  
  越是这样,姜春英越挺起胸膛。自己又没做亏心事,怕啥?她用实际行动,回击着那些流言蜚语。大柱子、二柱子都到了说媳妇的年龄,就因为这不好听的名声,哪有媒婆前来提亲?姜春英暗地里不知哭过多少回,她觉得有愧于这个家,对不住孩子们。可又往回想,自己没做错什么呀?一点也没做对不起老高家的事啊?可孩子们欲言又止的神情,充满着很多的不理解,使这个原本和睦的家庭,陷入了深深地苦恼和沉默之中……
  
  德宝天天开着拖拉机往县城送沙土,感受着日新月异的变化。这里到处挂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和“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条幅,看着人们个个笑逐颜开,在春风送暖的季节信心满满、干劲十足。
  
  他从收音机的新闻里也了解到,中央正积极摸索和探讨包产到户的意见和做法。看来包产到户势在必行,这也是国家对生产结构的一次重大调整。他盼望着这股改革的春风早一天吹到自己的家乡,能分到一块属于自己的田地。每当想到这些,他就会沉浸在跃跃欲试的激动和莫名的狂躁之中,浑身充斥着无穷的力量。
  
  一天中午,德宝回家吃饭。刚踏进大门,就听见从堂屋里传出的银铃般的笑声。是桃花?是桃花。德宝一阵惊喜,自从头年里见了一次面,已隔了两三个月了,他想桃花,太想见到她了。
  
  “桃花——”他高声喊着,欢快地跑进堂屋,娘拉着桃花的手正说着话,见德宝 进来,笑着说道:“看看,桃花给你买了‘玉堂’的豆腐干、咸鸭蛋,还给我买了果子点心!”
  “德宝哥,回来了?”桃花抿嘴笑笑,眼睛里透着温情。
  “唉!”德宝应了一声:“以后别买这些东西,攒着钱用在‘刀刃上’。”
  “这是给大娘买的!”桃花搂着德宝娘的胳膊,歪着头,翘着嘴说。
  “好好好!”德宝娘笑着拍拍桃花的手:“都是好孩子,桃花,扶我到院里晒晒太阳去。”
  桃花朝德宝做了个鬼脸,把老太太扶出门外。
  
  德宝洗完手脸,桃花回来了。德宝一把把桃花拉进里屋,急转身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桃花并不挣扎,她也想德宝哥啊!这几个月每时每刻都想啊!她仰起臊热的脸,痴迷迷地看着他,那是一种渴望的眼神。德宝看着桃花鼻翼里传出一阵紧似一阵的气息,那半合的红唇里发出缕缕幽兰般的芳香,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搂着腰的手一用力,桃花的脚尖翘了起来,两个年轻的身体靠的更紧了,同时德宝的嘴旋即覆盖了桃花的双唇。
  
  一阵震慑感瞬时传遍了桃花的全身,这是她的初吻。但顿时又平静下来,微微闭上眼睛,用手勾住德宝的脖劲,尽情享受着嘴唇被心爱的德宝哥接连不断吸吮的快感。
  
  德宝的喘气声也越来越亢奋,他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先是摸遍她的后背、臀部,然后又摸她的前胸。桃花抓住了他的手,但倔强的他迅速摆脱了,从褂子的下摆把手伸了进去。
  
  又是一阵颤抖,桃花紧闭双眼、微皱眉头,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已不再阻止,放松身子,又勾住了德宝的脖劲。德宝像是受到了鼓舞,手在桃花湿滑滑的双乳间游走,桃花春心荡漾,把自己的香舌也不断的送入到德宝的口中。
  
  德宝的手又滑向桃花的裤带,桃花猛的睁开眼,坚决地抓住他的手,并摇着头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德宝哥,再等等,结了婚,你想怎样都行!”
  
  “德宝,吃完饭了吗?车都装好了,光等你了,磨蹭啥哩?”这时跟车的二柱子在大门口咋呼着。
  
  “来啦!”德宝回道。不得已松开手,在桃花脸上亲了一口,柔声说:“我爱你!”便拿了两个馒头、两块豆腐干吃着走了。
  
  人们都说有哭有笑、有悲有喜、有苦有甜、有得有失,这才是生活。
  www.duwenz.com
  别看四秃子混的跟稀甩似的,但杏儿的肚子却是争气,当麦子开始返青的时候,又生下一对男娃来,这俩小家伙到随了四秃子的愿,几乎毛发全无。每当他看到杏儿盘腿坐在床上,敞着怀,露出两个鼓溜溜的奶子。再看看那一边一个光秃秃的小脑壳,总是敞的哼着小曲在屋子里转悠。
  
  每当这时,杏儿就会把一堆疖子扔到他的脚前,四秃子点头哈腰的抱着出去洗了,晾在日头晒的着的麻绳上。
  
  一天半夜,德宝被一阵紧似一阵的狗叫声惊醒。开门看个究竟,只见很多人“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向场院里走去。便也跟了过去,老远就听到了哭喊声,像是二柱子的声音。德宝小跑几步过去,看见场院北边的枣树前围了一大堆人,姜春英在地上打着滚哭。士祥叔和全胜叔,还有王顺义等人正在往下放吊着的高广全。
  
  他成了又一个被唾沫淹死的人。他走的如此匆匆,让在场所有的人为之落泪。这里面肯定也有添了几口唾沫的人,此时不知道有没有受到良心的谴责。但不管怎样,这个堂堂的汉子在痛苦的煎熬中选择了另一种解脱的办法。
  
  失去亲人的悲痛又一次附加在了家里人的心上。
  
  这是一个枣树发芽、棉花开始播种的时节。(待续)(文/笔耕)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21742.html
本文作者(笔耕)个人主页】【给作者留言
很好
读者评论
本站网友:不错,看的出来作者很贴近生活,期待后续。
2016-11-23 22:11 | 115.231.149.*回复
我要发表评论 (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
  对本文打个分? 点击星星进行评分 1星:很差、2星:较差、3星:一般、4星:较好、5星:很好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