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心情故事

经典心情故事大全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心情故事 - 生活就像一首歌(六)

生活就像一首歌(六)

作者:笔耕 [文集]时间:2016-10-28 13:53阅读:章节目录 我要点评  字体:
  (六)
  
  立冬过后,北门口通往桃园村大路两旁的柳树,已光秃秃的了,只剩下细长的枝条在寒风中摇摆。
  
  桃园村一片萧瑟,家里的壮劳力基本上都出去挖河工了,一直到年跟前才能回来。街上除了几个推铁环的小孩在玩耍,很少有人走动。
  
  建国娘从厨屋里出来,解开围裙抽打着身上的灰尘。她刚刚摊完煎饼,屋子里面热气腾腾。建国爹弯着腰把没着完的棒子(玉米)秸拉到屋门外面,用脚踩灭,随着丝丝青烟,空气里立刻布满了糊气的味道。
  
  “哎呀!行啦。”建国娘“咳嗽”了两声,攮着鼻子用手在面前扇了扇,又回到了屋里。她叠好煎饼,拿了十了个,用深蓝色的围巾包好,放在竹篮里。剩余的全部搁到和面盆里,用锅柸子盖好。看了建国爹一眼,也没说话,用手捋了捋头发,挎上竹篮出了大门。
  
  建国爹早已蹲到大门口,憋得上气不接下气。他身患痨病多年,一到冬天喘气都很困难,像这样一个“病秧子”,出河工绝对不会让他去。
  
  德宝家的大门虚掩着,建国娘慢慢地推开,探进半个身子看了看院里,见没动静,问道:“德宝娘,在家不?”“谁呀?我在堂屋里。”建国娘进屋来,握住德宝娘的手,挨她坐下:“老嫂子,我是建国他娘。”
  
  “哎哟,他婶子,你咋有空来了?”德宝娘 左眼是完全看不见了,右眼能看见一点模糊的人影了。这是德宝下学后就一直给娘找偏方,吃了一段时间的药,比以前好了许多,但大夫说,只能恢复到这样了。
  
  “我给你送来十了个煎饼,刚摊完,还热着呢!”
  
  “他婶子,这怎么话说呢?恁家里也不宽裕,还一年到头的帮衬俺娘俩。”德宝娘说着,泪都要出来了。
  
  “这有什么呀?德宝和建国这两个孩子啊,就像亲兄弟一样,多好啊!哎,听说德宝也谈对象了,到家来过了不?”
  
  “就俺家这条件,他婶子,不怕你笑话,谁愿意啊?”德宝娘有点难过。
  
  德宝娘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而此时在五里外的八里屯,桃花爹正抽着旱烟袋,坐在老式的椅子上想着心事。他一条腿蜷缩在椅子上,那穿着布袜子的脚散发出一阵阵地汗臭味。
  
  通过打听,了解到了德宝家的情况。他很失望,说实话对德宝他一点意见没有,可还有个什么也不能干的娘,再加上又三脉单传,没有兄弟姐妹,有什么事连个帮着说话的人都没有。以后结了婚不是明摆着去受苦啊?为了闺女的幸福,他做了一个决定,要跟桃花好好地谈一谈。
  
  家里的小广播唱《国际歌》的时候,桃花“哼”着歌回来了。今天又停电了,一盏煤油灯放在“八仙桌”上,微弱的灯光突明突暗、飘忽不定。桃花爹在桌子上喝着酒,两个兄弟正趴在桌子前面的饭桌上看小人书。娘在厨屋里给桃花做饭。
  
  “桃花,你坐下。”爹有点醉意,他指着桌子旁边的椅子。
  “怎么了爹?”桃花边坐边问。
  “你真的要和德宝处对象吗?”
  “嗯!”桃花害羞而甜蜜地低下头。
  “唉!孩子,就他家那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将来结了婚,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吗?”桃花爹有点激动。
  “我嫁的是这个人,管他条件好坏呢!”桃花的拧劲上来了。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往火坑里跳。”桃花爹说着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两个兄弟吓得找娘去了。
  “我的事我当家,吃糠咽菜我认了。”桃花也不示弱,从椅子上站起身回自己屋里去了。
  
  身后响起了摔盘子的声音。
  
  也许这就是生活吧!有欢乐就有痛苦,有失败就有成功。德宝由于在工作中出色的表现,被提升为带班班长。下管二十多个人。任务重了,责任大了,他变得更加成熟了,也更少言寡语了。面对桃花的死缠烂打、蛮横耍娇,他总是淡淡一笑。
  
  德宝良好的人品,得到了大家的赞赏。通过上一次的接触和了解,慢慢的苗志强也和他们成了好朋友。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早晨,苗志强的人生又一次得到了升华,他被调任厂政工科科长。从一个小老弟,到现在和自己平起平坐,再看看现在他那副春风得意的样子,鼓掌祝贺的同时,肖长河的脸气成了猪肝的颜色。
  
  冬去春来,冰雪消融,时光如白驹过隙。过了清明,绿油油的麦苗一天一个样,卯足了劲地往上窜。进了五月,又到了槐花盛开的季节。看着那屋前院里雪一般洁白的槐花,一朵朵,一串串,一簇簇,在一片片碧绿叶子的映衬下,含苞待放,阵阵清香随风荡漾,让人陶醉。
  
  这槐花最大的好处是即可观赏也可食用。先将槐花漂洗干净,放入食盐调料,拌上面粉,然后在锅内蒸熟,倒点醋,加点蒜泥,再点几滴香油,一道色香味美的溜菜便做好了。即当饭又当菜,这种美食在鲁西南地区是很流行的。可惜花期太短,顶多半个月的时间。
  
  一日,苗志强正吃着德宝带给他的溜菜,肖长河气冲冲的进来,把一个印着毛主席像的笔记本,很很地摔到办公桌上,一手掐腰,一手指着苗志强:“我的苗科长,你看看吧!我们厂里竟然出了这种事。”
  
  苗志强放下筷子,看看笔记本,又看看肖长河:“肖科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诗,诗,《天安门诗抄》。”肖长河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是谁的?”
  “二车间于小慧的。”
  
  听到于小慧这个名字,苗志强脑子里立刻闪现出那个唱阿庆嫂的女青年。后来听说去了几天宣传队就又回车间了。
  
  想到这里,苗志强慢条斯理地打开笔记本,只见上面有一首诗:
  
  ‘一夜春风来,万朵白花开。欲知人民心,且看英雄碑。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
  
  “这可是严肃的政治路线斗争啊!”肖长河说着点燃了一支烟。
  
  苗志强还是坐在椅子上,合上笔记本,腰靠在椅背上,不以为然地说:“像这样的诗抄,在学校里已经传遍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在我们厂绝对不能出现。”肖长河坚决的说完,自己坐到了旁边的折叠椅上。
  
  “我说肖科长,现在我们厂又没有接到上面的通知,你说你这么大呼小叫的,兹当的吗?”
  
  肖长河“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吃惊地看着苗志强:“唉,我说苗科长,你这是什么态度?这可是你们政工科的事儿,再说了,你现在是国家干部,不是一般的普通工人,你这种思想,迟早是要出问题地!你好好想想吧!”说完拿起笔记本走了。
  
  苗志强也没心情再吃溜菜,他想着到罗胜利办公室去一趟,看看有什么动静。www.duwenz.com
  
  还好风平浪静,罗副厂长正专心致志的坐在办公桌前看着“两报一刊”社论。苗志强急忙找到德宝,问他们知不知道《天安门诗抄》的事,他们都说不知道后,那颗悬着的心才稍稍踏实了下来。
  
  几天以后,《天安门诗抄》被批判为“反动诗词”。厂里在职工礼堂公开批评了笔记本的携带者,二车间唱阿庆嫂的于小慧,并给予留厂察看的严厉处罚。
  
  苗志强虽然懂得最谙世故,但却忽略了造化弄人。就《天安门诗抄》事件,没能积极有效的及时处理,就矮了肖长河一截,况且还受到了领导的批评。他就像一个打了败仗的士兵,垂头丧气。
  
  而此时的肖长河坐在主席台上,春风满面,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文/笔耕)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21430.html
本文作者(笔耕)个人主页】【给作者留言
很好
读者评论
star
star:正看的上瘾。~\(≧▽≦)/~期待下文
2016-11-02 13:08 | 223.104.14.*回复
列文
列文:这一章节活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未,农村的真实生活画面,写得不错!
2016-10-29 18:18 | 211.138.116.*回复
我要发表评论 (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
  对本文打个分? 点击星星进行评分 1星:很差、2星:较差、3星:一般、4星:较好、5星:很好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