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心情故事

经典心情故事大全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心情故事 - 生活就像一首歌(九)

生活就像一首歌(九)

作者:笔耕 [文集]时间:2016-11-12 13:46阅读:章节目录 我要点评  字体:
  (九)
  
  建军入伍走后,天渐渐冷了起来,几场西北风,呲喽的人脸稍子疼。
  
  建国娘头裹着藏蓝色围巾,抄着手,臂弯里挎着个竹篮子,上面盖着粗布蓝底白花的包袱皮。她正沿着田埂子朝八里屯走去。不走大道,可以近里吧路哩。
  
  虽然隔了几里地,但乡里乡亲地住了几十年,即使不相识,也都眼熟面花的。前两天德宝领着他娘来到建国家,就是拜托建国娘做媒人,到桃花家去提亲。建国娘乐呵呵的当场应允,她平时能说会道,办事也干净利落,这牵线搭桥的事可以说是轻车熟路。她掐指一算,后天是阴历十六,好日子,就那天去吧!
  
  这十六果真是个好日子,虽寒风凛冽,但阳光明媚。快到中午的时候,建国娘已来到八里屯村口。
  
  经打听,桃花家就在村东头牲口屋的旁边,大门口有一颗齐腰粗的椿树,因已到了隆冬时节,所以光秃秃的,只留下交错弯曲的枝杈。
  wwW.duwenz.com
  建国娘来到大门口,门是开着的。她并没进去,而是打量着这所房子。大门只盖了个门头,上面一溜溜的小泥青瓦十分讲究,还用白灰摸了缝。大门扳不怎么新,没有刷漆,可以看见上面天然的木纹。小心奕奕地迈过门槛,伸头往里看,四间堂屋都泥了白灰皮子,木头棂子的窗户里面都糊了白纸,屋门上有一个用塑料布挡的不太周正的风门子。屋门口的东侧有一个用砖头砌成的鸡窝,上面盖了个长方形的石板,石板上趴在几只微微发抖正在晒太阳的芦花鸡。
  
  听到屋里有“咳嗽”声,建国娘这才抹掉围巾,抽了抽身上,探着头问道:“家里有人吗?”
  “誰呀?”屋里传来声音。
  “是我呀!这是桃花家不?”建国娘往前走了两步。
  
  风门子开了些,一个老头站在门槛子里头,一手拿着烟袋:“这是桃花家,你是那位呀?”
  
  “这就对了!”建国娘喜不溜的走过去:“这么说你就是老宋大哥了?我是桃园村的,是德宝娘托我过来的,宋大哥,给你道喜啦!”
  
  “哦!那,那进来吧!”桃花爹把建国娘让进屋:“大妹子,你先坐,我喊她娘去。”说完匆匆出了家门。
  
  听说来了客,桃花娘在场院里抱了两个棒子秸个子,扔到厨屋门口,拍掉身上粘着的干叶子。慌忙的进屋,也没洗手,便上前拉住建国娘的手,一起坐在大板凳上,热乎乎地说:“她婶子,你来了?”
  
  “来啦!老嫂子,给你道喜了。”建国娘说着,转身把盖在竹篮子上的包袱皮拿开,提出两瓶用细绳捆在一起的白酒,还有小八件的点心,两包桃酥,两条在嘴上拴了绳扣的大鲤鱼:“桃花是个好闺女,水灵灵的。德宝啊!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知理道法,人又实诚,不作不导,像这样的小青年,我敢保证,桃花跟了德宝,以后肯定错不了。”
  
  桃花爹并不说话,只是弓着腰坐在椅子上,烟袋抽的“吧嗒吧嗒”响。
  
  桃花娘看看老头子一声不吭,忙迎合道:“是啊!德宝这孩子不错,我和她爹没意见。”
  
  “唉!还是老嫂子和老哥哥明白,你说他们青年人愿意在一起,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不也省了心不是?”建国娘说着看了一眼桃花爹:“大哥,这是德宝孝敬你的,你看在我这个大妹子的面子上,可别嫌少啊?”
  
  “哪里,哪里。”桃花爹的烟袋没有离开嘴,他瞅了建国娘一眼,嘴角微微上扬,僵硬的回了一句。
  
  只要开口就好办。建国娘也见过些世面,她一进门就看见这老头有点不悦,按常理他应该知道我今天要来呀?桃花不得给他们说了吗?这提亲可不是小事啊?她最怕那些闷头放屁、一声不吭的主,他想什么你也不知道?这话茬一但冷下来,再想续上,那可是难堪的很呢!在农村,当家的可是男人啊!老爷们不发话,妇女再“叭叭”也没用。
  
  建国娘见桃花爹开了口,便笑着用征询的语气说:“老哥,要不咱就寻摸个好日子,在一起吃个饭,把孩子们的事给订下来呗?”
  
  又是一阵沉默,桃花爹没言语,只是一个劲地抽烟。建国娘心里虼蚤,又不好发作,汗都要下来了。桃花娘看不下去了,尴尬地朝她苦笑了一下,然后催促道:“她爹,你到是给个话呀?”
  
  建国娘也看着桃花爹,符合地点点头。心想,要是建国他爹,这么磨磨唧唧的,我早就给他个耳刮子了。
  
  烟袋锅里的烟丝一明一暗,产生出的团团烟雾顺着风门子的空隙向外飘去。一袋烟抽完,桃花爹磕掉烟灰,又拿了根火柴棒挖着眼袋窝里面的烟油,慢条斯理地说:“好吧!你们商量着订个日子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到时候别弄的太寒碜了,让我在八里屯抬不起头来。”
  
  “你放心老大哥,绝对不能孬了,到时候把桃花她七大妗子八大姨的全叫上,咱好好的热闹热闹,保证大家都满意,有什么事你找我。”建国娘大包大揽。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那颗悬着的心也踏实了,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母女连心,闺女是娘的贴心小棉袄,这是老话。桃花昨天夜里把德宝那边来提亲的事告诉了娘,娘俩坐在被窝里拉呱一直到半夜。爹因年底队里加班算工分,到半夜才回来。
  
  今年的雪下的比较早,刚过了大寒,天上的雪花儿便飘飘洒洒的下了起来。这时候街上也开始热闹起来了,外出挖河工的壮劳力也都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了省吃俭用下来的全麦面的馒头。孩子们也放了寒假,正顶风冒雪玩耍嬉戏。男孩子耍着棉袄筒,脚穿棉猴,踢踢榻榻,头戴“火车头”棉帽,歪了吧唧,有的推铁环,有的打楋子。玩热了,把棉袄扣子解开,露出小小的、红红的胸脯和裤腰带上面的肚脐。有的玩的疯的,把棉裤档都扯开了线,露出白白的棉絮随风飘摇。小女孩们到文雅的多,有的丢沙包,有的跳皮筋。说也奇怪,就连街上的牲灵看着也必以前多了。
  
  年前的景象总是让人留恋又难忘,它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把所有的劳累和不愉快都统统的带走了,只留下高兴、幸福和快乐。
  
  立春的头一天,天阴的很浓。建军从部队寄来了信,信上说他们三个月的集训已结束,自己被分配到了云南昆明。这里一切都很好,稳定后一定好好干,争取两年入党,三年提干,请爹娘和姐姐不必挂念,还说要弟弟建民好好学习。而且还有一张照片,穿着崭新军装的他站在一片花丛中,正微笑着看着这边,头上的红五星和衣领上的红领章格外显眼。
  
  桃花娘拿着照片左看右看,眼睛笑成了一条线:“精神,就是精神!哎!你们说,这么冷的天,这孩子怎么没穿棉衣裳呢?”
  “娘,这是云南,这里啊四季如春,到处鲜花盛开,不像我们这里这么冷。”桃花解释道。
  “哦!”娘似有所悟:“还是人家那个地方好啊!”
  
  桃花爹高兴地到背着手,嘴里叼着老烟袋,在屋子里来回打着转。
  
  院子里又飘起了雪花儿。
  
  (待续)(文/笔耕)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21591.html
本文作者(笔耕)个人主页】【给作者留言
很好
读者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
  对本文打个分? 点击星星进行评分 1星:很差、2星:较差、3星:一般、4星:较好、5星:很好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