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故事

心情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心情故事 - 生活就像一首歌(十九)

生活就像一首歌(十九)

作者:笔耕 [文集]时间:2016-12-09 13:19阅读:章节目录  字体:
  (十九)
  
  一年过后,风平浪静。建国娘并没有看到大凤的肚子有什么变化。想想人家杏儿生孩子,几连挂啦地给下小猪仔似的,根本不犯什么劲。再看看那几个肥头大耳的胖小子,真让人眼馋呐!可走到大凤这里,年轻轻地生个孩子怎么就这么难呢?越想心里越别扭,可这眼前没个孩子也不是这么回事啊?于是生出了一个抱养孩子的想法。
  
  起初大凤不同意:“娘,这抱养的孩子能跟亲生的比呀?”
  
  “那肯定比不得亲生的,这不现在没办法吗?”建国娘话音里充满着无奈。
  
  “我看要不先抱一个吧!一天到晚家里冷冷清清的,没点新鲜气也不行啊?再说了,这日子给谁过的呀?”建国爹平素里不言语,今天也抽着旱烟袋发了话。
  
  建国走到泪眼汪汪的大凤跟前,轻声说:“要不先抱一个吧?省的咱爹娘跟前天天寡不唠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平常养个小猫小狗的,时间长了它还知道跟你撒欢呢?何况是个人,只要你对她好,相信等到长大了,孩子一定会报答咱们的养育之恩的!”
  
  建国爹娘听了,一个劲地点头。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大凤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也不好再坚持。归根到底还不是怨自己的肚子不争气,要是生下个一男半女,也不至于动这心事。想想大家说的也确实不错,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低下了头。
  
  来年春天,燕子在过道椽子上垒窝的时候,建国娘高高兴兴地托人从火头湾抱来一个,刚生下来三天的女孩。这家已有三个闺女,这是第四胎,想再要个男孩,因躲计划生育,才给了别人。
  
  大凤没拉吧过孩子,所以喂搂的活儿全部归了建国娘。小家伙在一家人的呵护下吃的又白又胖,建国娘皱了几天的眉头、朝思暮想之后,取其名曰:香妮!
  
  吃香妮喜面的时候,连生也已经三岁了。因德宝和建国是仁兄八弟的,自然停车歇了一天,连帮忙加吃喜面都有了。大凤因自行车票的事耿耿于怀,见了桃花也是代答不理,只到桃花红着脸往香妮的包被里,掖进三百块钱见面礼时,才勉强的笑过而已。
  
  酒席还是“汪肉丝”掌勺,风风光光、热热闹闹。建国爹在厨屋里拉的风箱“吧嗒吧嗒”响,一早上都没停。建国娘用家里八喑的大锅烧了小米稀饭,里面放了二斤红糖,又煮了一竹篮子鸡蛋。一碗碗地端上桌,菜还没有上,小家伙们的肚皮已撑得鼓溜溜的了。
  www.duwenZ.com
  生产队解散了以后第二年村里改选,王顺义高票当选村支部书记。这是他人生当中的又一个里程碑,从当队长那天起,他的目光就一直盯着老书记的这个位置。
  
  老书记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德高望重,叱咤风云。六十多岁的年纪,声如洪钟,走起路来铿锵有力,稳健矫捷。传说解放前在县城北门一带,和鬼子绿岛小队交过战的“钢枪队”,他就是其中的一员。当时“钢枪队”是自发的民兵组织,枪械主要是猎枪和土枪为主,也有的拿着木棍、斧头、铡刀片。
  
  四七年秋天,“钢枪队”在“鲁南抗日游击总队”的领导下,在城北大王庄一带袭击了绿岛的征收夏粮小队。老书记凭着手中的一杆土枪,硬硬地撂倒了两个小鬼子,死没死不知道,反正当时趴在了地上。后来鬼子县城里的援兵赶来,“钢枪队”不敢恋战,连忙撤退。在撤退途中,老书记感觉有一颗子弹从裤裆里窜了过去,当时吓得连蹦带跳地出了一身冷汗。二十出头的他,害怕鬼子报复,在烟叶地里趴了整整一夜,听着零星的枪声渐渐平息以后,第二天早上才敢回家。在家里脱掉叠腰的大裆裤子一看,我的娘也,裤裆里真有两个窟窿眼。
  
  从此以后,这条裤子和那杆土枪就成了他参加过抗日战争的铁证。凭着这两样东西,入了党,当了民兵连长、村长、村支书。从土改开始,到大锅饭、到文化大革命、到改革开放。久经风雨,意志维坚。公社书记换了几茬,而他却春风依旧。被县委领导亲切的称为“常青树”。
  
  办理交接时,老支书热泪盈眶。用手恋恋不舍地摸着已脱了黑漆的抽屉桌面,它跟了他三十多年了,是土改时大地主黄敬轩家冲公的家什。他便留下了这张桌子,和一把仿古式样的座椅。而那杆让他炫耀了几十年的土枪就挂在椅子的后边。多少年来风雨兼程,见证了他一生中最精彩的华章。
  
  当老书记扛着土枪离开大队部的时候,他的背影依然雄壮,像一个退伍的战士。
  
  岁月无痕,时光荏苒。当金黄的麦浪挟裹着“咣咣嚓子”花的芳香,吹遍满山遍野时,一只乌鸦落在了二柱子家院里那颗槐树上。此时他正在阴凉处磨镰刀,准备着割麦子的家伙什,听见乌鸦的叫声,便就地拾起石子投去,乌鸦“呱呱”叫着飞走了。媳妇莲子从屋里捂着腮帮子出来,说是上火,后槽牙疼的要命。两个孩子跟在妈妈的身后,看着她痛苦的模样。
  
  二柱子并没在意,随便地问了一声:“吃药了不?”
  
  “哪这么娇气,吃药不得花钱呀?”莲子斜睨了二柱子一眼,回了一声。
  
  二柱子自从分开队以后,就跟着他姨夫在县城干起了泥瓦匠。吃苦受累自不必说,辛辛苦苦的娶了房媳妇,再加上两个孩子的出生,一天到晚就是睁开眼干活,回到家睡觉。繁重的劳动负担把他在印刷厂顽皮快乐的心性,打磨地荡然无存了。
  
  疼了三天,眼看着麦子就要动镰了,这不耽搁收庄稼吗?莲子急了,自己把那颗松动的牙齿拔了下来,用瓢在缸里舀了凉水漱漱口,就领着孩子跟着二柱子到麦地里点棒子去了。
  
  夜里莲子就开始发高烧,说胡话。二柱子忙把姜春英喊来,让她照看着莲子和吓得“哇哇”直哭的孩子,又去敲村里诊所王大夫的门。
  
  阵阵的狗叫和孩子的哭声把德宝惊醒,二柱子和他住前后院。他起身打开大门,见二柱子正领着王大夫回家,于是也跟了过去。
  
  当德宝开着拖拉机把莲子送到县医院的时候,东方已露出鱼肚白。在痛苦中挣扎的莲子,大汗淋漓已高度昏迷。医院进行了急救,但无济于事,莲子因伤口中风死在了医院里。
  
  莲子死时眼睛没有完全闭上,从眼角里流出两行清淡的泪水来。她挂牵着两个孩子、挂牵着二柱子、挂牵着麦子的收成……(待续)
  (文/笔耕)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21895.html
  作者个人主页:笔耕的空间
编辑寄语
蝶衣一舞君狂
蝶衣一舞君狂:写的好,大赞!
2017-02-21 10:32 | 42.199.130.*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