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心情故事

经典心情故事大全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心情故事 - 生活就像一首歌(十六)

生活就像一首歌(十六)

作者:笔耕 [文集]时间:2016-11-30 13:43阅读:章节目录 我要点评  字体:
  (十六)
  
  灯花结蕊,喜鹊闹梅。在早春熹微祥和的晨光里,桃花和德宝终于步入了结婚殿堂,那三间草房子成了他们新生活开始的地方。
  
  婚礼俭朴而热闹,德宝因三辈单传,没有本家户主,就是有本姓同辈的,基本上都出了五服。所以客人不多,除了新客、送嫁妆的,再加上女客,要好的街坊四邻随了份子,还有印刷厂的朋友们,总共座了十了桌。
  
  苗志强专门提来个四个喇叭的录音机,放在院子里的迎门墙上,唢呐吹的“百鸟朝凤”欢快喜悦。他和吴冬梅也已领了证,只是因响应厂里“提倡晚婚晚育、党员和干部带头只生一个好”的政策,所以还没有结婚。今天他俩作为好友来参加婚礼,面对着德宝这个介绍人,苗志强总是满怀感激之情。
  
  “汪肉丝”的菜做的还是那么令人点头称道。总是让吃过他做的席的人们时常想起他的手艺。
  
  陪新客的王顺义今天喝大了,他打着饱嗝踉踉跄跄地送走新客,就让帮忙的二柱子和四秃子扶着回家了。
  
  入夜,狗的狂叫一阵接着一阵。德宝在微弱的罩子灯的余光里,仔细打量着被他裹入身下的桃花。此时的桃花已褪去了衣衫,羞涩而又期盼的看着他。德宝只觉得浑身的血管都在膨胀,胸中就像升起一股燃烧的火焰,把他炙烤的心跳气虚,他的脸红的有点发烧,两只眼睛似要喷出火来。直到桃花勾住他的脖劲,把脸贴在他的脸上的时候,他才感觉到桃花凉凉的鼻尖和一袭玫瑰花浓郁的芳香。他如痴如醉的闭上眼睛,紧紧的抱住桃花,顺势俯下身去……
  
  当四秃子家的两个小子穿着棉袄棉裤,带着虎头帽领着满街跑的时候,德宝家里也传出来阵阵婴儿的啼哭。桃花头裹着围巾,盘坐在床上,棉袄扣子没扣,粉红色的秋衣里面露出两个鼓胀奶子的轮廓、和乳头上被奶水浸湿的印痕。婆婆笑嘻嘻地也坐在床沿上,虽然眼睛不好使,但还是慌慌着帮桃花拿这拿那。
  
  坐满月子,桃花更迷人了,少妇的神韵在她身上显露无疑。浑圆的臀部、匀细的腰身、微翘的乳房、白里透红的俊俏脸庞,散乱的长发更给人一种凄楚的美。
  
  婆婆给予人丁兴旺、祖业丰盈、万事诸顺,特给这孩子起名日:连生。意思是再连着生几个小弟小妹,结束这三辈单嘣的窘境。可桃花不管怎么再努力,后来还吃偏方、请风水,诸法用遍,也没再为老纪家生下一男半女。
  
  冬去春来,冰雪消融。当布谷鸟叫出黎明的第一缕曙光,桃园村的老老少少说笑着已来到田间地头。德宝开着拖拉机,车斗里装着铁锤、铁钎子、百米绳、盒子尺、还有几袋子白灰。改革的春风终于吹到了这片古老的大地。
  
  姜春英抱着厚厚的、有点破旧的地亩册子和户口簿,王顺义皱着眉头,抽着卷烟指挥着扯尺子、量地、砸灰据的人们。
  
  德宝家分到了四口人的地,当他站在江家洼那属于自己的一块地时,抬头看看湛蓝的天空中那几只自由翱翔的春燕,心中舒畅无比。但在他的心头,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等着去办。
  
  傍晚,天刚擦黑,德宝在供销社咬咬牙花一毛九买了盒“荆桥”,敲开了王顺义家的大门。由于这几天分地,身体比较劳累,王顺义吃罢饭正抽着烟在躺椅上歇着,见德宝进来,忙招呼道:“是德宝啊!快进来坐。”
  
  “叔,”德宝挨他坐下,从布袋里拿出香烟让了王顺义一支,把剩下的烟放在饭桌上。
  
  王顺义看了看德宝让过来的那支烟,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再扬头看看他放在桌子上的那盒烟,看着德宝的脸问:“怎么,有事呀?”
  
  德宝试探着问:“叔,你说咱这地都快分完了,那马车和拖拉机还分不?”
  
  “分呐!怎么不分?不光分,而且还得分的干净彻底。”王顺义在躺椅上坐起来,挺直了腰板斩钉截铁地说。然后又塌下腰,吸了一口烟,眯着眼睛问:“怎么,你想要?”
  
  “叔,你说我这也没有什么手艺,只会开开拖拉机,修修拖拉机,连个牲口也不会赶。这要是分开了,没有拖拉机开,我能干啥呀?再说我娘又那样?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德宝说的可怜巴巴。
  
  “你想要拖拉机?不过我们队委会商量了一下。”王顺义点着了那支“荆桥”,眨巴眨巴眼睛:“这最后一哆嗦,干净麻利快,一手交钱一手拿货。绝不拖泥带水。”
  
  “那,拖拉机得多少钱呢?”德宝有点着急。
  
  “估摸着合计了一下,得这个数。”王顺义说着,伸出四个手指头。
  
  德宝心里一惊,四千块钱,我的娘也,这么多?
  
  “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啊!”看德宝面有难色,王顺义又躺了下去。
  
  “那,我再考虑考虑吧!”
  
  德宝悻悻地走出王顺义家的大门,一轮明月已挂上柳梢,淡淡的银辉拖出他长长的身影。
  
  第二天一大早,德宝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印刷厂找苗志强。听完德宝的来意,苗志强爽快地答应了,他对德宝的人品是绝对相信的,于是把自己准备结婚的钱借给了德宝。面对朋友的慷慨相助,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德宝有点感激涕零。
  
  在回来的路上,他用手捂着装钱的书包,心里想到,唯有在最艰难困苦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友情的珍贵。这份情一定会好好地偿还给他,德宝暗暗地发着誓。
  
  几天后,当破车锅子再次被敲响的时候,第一生产队的社员几乎都来到了仓库门口。王顺义依旧站在碾盘上,微笑着看了看前来开会的人群,从腰里掏出“荆桥”烟,用手指夹出一根点上,深深地吸上一口,嘴和鼻孔里同时喷出烟来。然后清清嗓子大声说道:“我看今天来的到很齐结,前几天呢咱把地都分的差不多了,今天啊咱主要是咯咯这几犋子牲口,两辆马车,牲口屋,仓库屋,还有拖拉机,队委会初步拿了个意见,一会咱叫建国给大家念念,如果行,今天就明码标价,现场交易,现场分钱。这样行不?”王顺义说完笑呵呵地看着大伙。
  
  “行!”“好!”人群里有人吆喝着。
  
  建国拿着几张信纸上了碾盘,念道:“一犋子牲口一辆马车一套两千四,牛一头六百,牛犊三百,骡子八百,单匹马二十年以上的六百,十五年以上的一千,小马驹二百,牲口屋六间,一千二,仓库四间,八百。拖拉机——”建国故意停了停,看了看大伙都瞪着眼睛半张着嘴看着自己,又接着念道:“拖拉机——四千。”
  
  紧接着底下一片唏嘘声。
  
  王顺义蹲在碾盘上,撒逛着交头接耳的人群,笑嘻嘻地说:“老少爷们,有想要的赶快拿钱去,别到时候后悔,可没有卖后悔药的!咱先说下,谁买的早归谁,来晚地买不上你谁也别怨!”
  
  待了好大一会儿,士祥叔拿着个布包走到王顺义面前,激动的抖着花白的胡须说:“我还是买我赶的那辆马车。”
  
  王顺义接过布包举过头顶,来回的晃了晃:“看见了吧!士祥叔买了他原来的那辆马车。”说完便把布包交给建国和姜春英,待她们数过钱,开了个收据条给士祥叔。王顺义对他说:“叔,你现在就把马车赶回家里去吧!它们归你了。”
  
  士祥叔家大人孩子都奔牲口屋而去。
  
  “拖拉机我买了!”
  
  人们还没从士祥叔买走马车的议论声中停顿下来,又一声高喊随之而来。www.duwenz.com
  
  当德宝捂着挂在胸前的书包,站在王顺义面前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住了。(待续)(文/笔耕)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21805.html
本文作者(笔耕)个人主页】【给作者留言
很好
读者评论
本站网友:不错,好像又回到了七八十年代,很真实。
2016-11-30 17:24 | 115.231.154.*回复
未名湖畔
未名湖畔:连载小说,文化功底深厚!期待再续哦
2016-11-30 13:53 | 1.196.133.*回复
我要发表评论 (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
  对本文打个分? 点击星星进行评分 1星:很差、2星:较差、3星:一般、4星:较好、5星:很好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