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心情故事

经典心情故事大全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心情故事 - 生活就像一首歌(十五)

生活就像一首歌(十五)

作者:笔耕 [文集]时间:2016-11-27 14:08阅读:章节目录 我要点评  字体:
  (十五)
  
  说也奇怪,至从高广全上吊死了之后,面对姜春英的流言蜚语便烟消云散了。好像桃园村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种事,相反人们还最忌讳谁再提起这件事。而高广全的死就是因为喝了酒,生了闷气,想不开才寻了短见,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死比鸿毛还轻。
  
  春雨贵似油,雨不算大,却点点入地。全胜叔大柱子和四个壮劳力,踏着泥泞的麦田地,在他家的族坟上找好了穴位,让大柱子先破了土,另外几个劳力负责打好棺坑。
  
  第二天早晨,天刚一放晴,云彩缝里透出几束微弱的阳光。十六个杠夫先一人一碗豆腐炖酥肉,全麦面的馒头随便吃着。等吃饱喝足了,在一旁歇着听招呼。只到大知宾士祥叔扯着公鸭嗓、脖子青筋暴露着高喊一声:“出丧喽!”便八个人一班抬起新做的柳木棺材跟在“孝子”们的后边。
  
  路祭在村主街,棺木被架在两条大板凳上。“孝子贤孙”们披麻戴孝跪服在两旁,在悲哀凄婉的唢呐声中,老亲少眷、亲朋好友纷纷祭奠完毕后,大柱子打着引路幡子,摔碎了给爹烧纸的土啦盆,这才被人搀扶着鼻子一把、泪一把的趿拉着缝了白布的鞋子,站站停停地向坟地走去。
  
  虽二里多地的路程,足足走了两个时辰,泥泞的道路上到处都是飘落的纸钱。“喇叭吭”压着步在前面开路,只把那唢呐吹的肝肠寸断、悲切哀叹。十六个杠夫换了四杠,只累的是汗流浃背、身疲体虚,才把棺木稳稳地放在棺坑里。士祥叔在棺头放好了食碗、食罐,再引大柱子兄弟几个绕棺撒了一圈土坷垃,把糊了白纸条的柳木棍全部扔进去。大柱子作为长子,从破土到埋棺都是第一锨。等他动完锨,那四个挖棺坑的汉子卯足了劲往坑里填土,一袋烟的功夫,便垒起一个大大的土丘。全胜叔在坟的四周插了几颗葱,又栽了两棵柳树苗。大柱子把纸幡插在坟脸上,白色的幡条在春风里幽幽的飘荡着。
  
  高广全抛开满腹的忧愁走了,为自己的生命画上了圆点。但活着的人们还要生活、还要拼搏、还要奋斗。
  
  麦子沿花的时候,月季花已吐露出红色的和黄色的花蕊。中央领导发表谈话,肯定了一些地方大包干的做法。德宝兴奋的听着新闻,心里畅想着美好的未来。
  
  三伏天的时候,酷热难耐,树上的知了没黑没白的叫唤着。在牲口屋院里的大榆树下,骡子又生下了个小马驹,这是高广全的那犋子牲口中的一个,当时还是他看着配的种。此时的四秃子没有了接生小牛犊时的那种成就感,竟泪眼汪汪地说:“要是广全叔在场该多高兴啊?”一句话,说的大家心里沉沉地,人们不禁怀着惋惜的心情又想到了他。
  
  而这种心情很快就被四秃子追赶虎子的喊叫声打破。原来虎子和家信家的孩子赌气,往村南的水井里撒了泡尿。这是全村唯一的一口吃水井,井水常年清澈甘甜,永不干枯。可以说这口井哺育了桃园村的祖祖辈辈,靠着它桃园村人繁衍生息 着一代又一代。每到早晨和傍晚,用勾担挑水的人络绎不绝,人们都把家里人缸盆灌满,等到第二天来用。
  
  敢往里尿尿,大义不道,这是要犯众怒的!想我四秃子这么难缠的角,都不敢往井里滴一滴尿,你这个小熊玩意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反了你了?四秃子越想越气,爷俩都光着脊背,穿着又松又肥的裤衩,光着脚丫子一前一后的在街筒子里跑着,炽热的阳光下,路面上的尘土在他们的身后扬起一溜黄烟儿。
  
  当杏儿抱住鼻子邋遢、嗷嗷大哭的虎子,用身体挡住四秃子的巴掌时,虎子两个腚帮子上已渗出两个紫红的手印。
  
  秋末时分,中共中央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认为包产到户“没有什么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与此同时,全国工农业生产蒸蒸日上,各地基层基础建设如火如荼。看来承包到户是大势所趋,德宝决定不先翻盖房子了,他要把这些钱攒起来,一旦政策落实,看看有什么新的项目,决心要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彻底摘掉祖祖辈辈贫穷落后的“帽子”。
  
  一日,德宝开拖拉机送沙路过解放路市场的时候,看到有卖烟叶的,经过讨价还价买了二斤。当晚放了工洗干净手脸,换了身像样的衣服,又买了些点心,便去了八里屯。
  
  桃花爹看着姜黄色的烟叶,自是高兴。先揉碎了一些,捏了一撮放到眼袋窝里,用大拇指压实,点燃,嘬着嘴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袋窝里立刻便生出一堆亮光,然后飘出一缕青烟儿来。又吸了一口,眨巴眨巴眼,合着从鼻孔里喷出的烟雾,微微点点头:“嗯!有点老关东烟的味道。”
  
  德宝谦和的搓搓手:“叔,我也不懂,你看着要行的话,明天我再买点。”
  
  桃花爹并没言语,只是看着烟袋窝里那一明一暗的火亮。
  
  屋子里没有别人,建军因为腿脚不方便,就住在公社里。桃花也住在二姨家,十天半月回来一次。建民趴在饭桌上写着作业,桃花娘坐在屋门口的马扎上,中指带着顶子在纳鞋底,传出“哧哧”的有节奏感的麻线声。
  
  一袋烟吸罢,桃花爹在桌子腿上磕完烟灰,又用嘴使劲吹了吹,方才看着德宝说:“德宝啊!建军也不小了,也到了该说媳妇的时候了。你和桃花的事呢?我看也差不多了,你们就合计个日子,叫媒人来打个招呼。”
  
  “唉!”德宝有点激动。
  
  “我也想通了,房子东西都不重要,只要我的闺女不受屈就行。”
  
  见老人有些伤感,德宝连忙说:“叔,婶子,你二老放心,我绝不会让桃花受半点委屈,而且我保证,一定让桃花过上好日子。”
  
  桃花娘放下手中的活计:“孩子,结了婚好好干,年轻力壮的别怕吃苦,我和你叔结婚的时候,穷的叮当响,这不也熬过来了吗?”
  
  “我们这边该陪送什么还是陪送什么,至于你那边俺就不管了。”“洋火”棒被划的“嗤”的一声,旋即燃起蓝红色的火苗,桃花爹又点着了老烟袋。
  
  德宝嗫嚅道:“不是我不买东西,这不天天说要改革开放吗?人家别的省已经开始搞包产到户了,我想那一天政策到我们这儿了,想着到时候搞点什么,可干什么没有本钱不行啊?”
  
  桃花爹点点头:“这个我也听说了,你的这个想法不错。但无论干什么,都不能乱了法纪。”
  
  “嗯,你老放心吧!”
  
  德宝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无比的舒畅,他就要和他心爱的桃花结婚了,这是他多少个不眠之夜梦寐以求的事情。此时天高云淡,月明星稀。一望无际的青纱帐里寂静而又喧嚣,高粱叶和棒子叶在微风中发出“纱纱”的声响,蟋蟀的鸣叫彼此起伏。
  
  自从又舔了两张嘴,四秃子比以前能干多了。一天在豆子地里割青草的时候,他逮了六个“肥嘟嘟”的大蚰子,便削了一大捆高粱杆子背回家中,把“红彤彤”地高粱穗子晒到屋顶上,拿杆子扎了个四方形的蚰子笼子。并拿了葱头喂它们,直辣的几个蚰子抖着翅膀、鼓着肚子一天到晚的叫唤。
  
  两个小家伙被杏儿永不枯竭的奶水喂的又白又胖,光光的脑袋上时常挂着湿漉漉的汗珠。四秃子打了两个四方形的木框架,下面缝了十字形的宽带布兜,平时就把小家伙一个里面一个,这样杏儿就能腾出空来喂喂猪呀、鸡呀、鸭呀等牲灵。另外还打了个四个木轮子的小推车,闲时杏儿一头一个抱上车,推到街上撅着肚子逛荡逛荡。
  
  王顺义派完活,背着手来到牲口屋,见四秃子正往铡刀底下续草,玉成握着刀柄弓着腰正要往下按,说道:“老四,我怎么看你老婆又怀上了?你不知道上级指示要‘计划生育’吗?”
  
  四秃子依旧蹲在铡刀边,放下青草,仰着脸笑嘻嘻地说:“队长,想再要个女娃,儿女双全吗?”
  
  “再生可是要受处分的,你把老婆当什么了?”王顺义拧着头问他。www.duwenz.com
  
  四秃子依旧笑着说:“找老婆不生娃,要她干啥?”
  
  此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建国娘每当听到这些话,就像锥子扎了她的心窝子。儿媳妇结婚快一年了,小肚子总是瘪瘪地,一点也没有隆起的迹象。她曾侧面的问起大凤房事的情形,那大凤总是羞红了脸说的含含糊糊。(待续)(文/笔耕)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21775.html
本文作者(笔耕)个人主页】【给作者留言
很好
读者评论
本站网友:不错,赞一个。
2016-11-27 20:41 | 115.231.149.*回复
本站网友:对场景描写和人物刻画都很准确,是一篇不错的小说。
2016-11-27 16:21 | 115.231.154.*回复
我要发表评论 (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
  对本文打个分? 点击星星进行评分 1星:很差、2星:较差、3星:一般、4星:较好、5星:很好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