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故事

心情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心情故事 - 生活就像一首歌(八)

生活就像一首歌(八)

作者:笔耕 [文集]时间:2016-11-08 12:39阅读:章节目录  字体:
  (八)
  
  星期六下班后,桃花在三官庙的大槐树下叫住德宝。二柱子他们看二人有话要说,便知趣的提前走了。
  
  “你,你真的要去看电影?”桃花背对着德宝,手里提着个布兜,那是带饭用的。
  
  德宝看着桃花,抿嘴笑了,他把桃花扳过来,看着她低垂着的脸:“去,怎么不去呢?”
  
  桃花抬起头,皱着双眉,眼眶里含着泪水,诧异地看着他。德宝笑咪咪地,双手扶着桃花的肩头:“不是和她,她送给我的票,我已经安排给苗志强了。怎么样,这回该放心了吧?。” 桃花由惊转喜,一头扑进德宝的怀里:“德宝哥,不管再苦再难,我们都不分开,永远在一起。”桃花说着,把脸紧紧贴在德宝的胸前。
  
  晚上回到家,桃花主动找爹谈了心:“爹,我和德宝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彼此都互相了解,而且他什么事都护着我,我和他在一起感觉特别踏实。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但我就愿跟他在一起。”
  
  爹也不再固执,自从爷俩打了冷战,他也全面的想了想。孩子大了,有些事也应该尊重她们自己的选择,更何况德宝这个孩子本身就不错,就是家境有点不尽人意。其实这也没什么,以后再挣呗!于是也没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抽着老烟袋。嘴里嘟囔了一句:“那,那你以后可别怨爹娘啊!”说完把烟袋锅在鞋底上磕了几下,到背着手出了大门。
  
  桃花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坐在椅子上,仰脸看着堂屋里吊着的那盏15瓦的电灯泡,此刻却显得特别的明亮,脸上不禁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娘这时轻轻的走进来,解下身上的围裙,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这回高兴了吧?”
  “娘——”桃花撒娇的看着娘,脸上红红的。
  娘嗔怪地看着自己的闺女,身子稍稍前傾:“还不趁热乎劲,叫德宝找媒人来提亲?赶紧把事先订下来!”
  桃花眨巴着眼睛,轻咬着嘴唇,歪着头停了一会:“那我明天就给他说去。”
  娘微笑着点点头,心疼地看着她。
  
  星期天中午,新华电影院门前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玻璃窗里大型的电影广告画,让人看了赏心悦目。从影院喇叭里传出的精彩配音,能让人感觉到异国风情和浪漫的气息。虽然阳光明媚,但早春的风还是有些凉意。
  
  吴冬梅在人群中左顾右盼,她在寻找着德宝的身影。今天她穿了一件枣红色的大翻领拉锁的上衣,衬着杏黄色圆领的尼龙衫,下身穿了一条浅色的长裤,脚上穿了双丁字扣的黑色皮鞋,肩上挎着一个人造革的棕色皮包,显得光鲜照人。当影院里的电铃响过一遍后,她仰起脸又来回看了一遍,无可奈何地走了进去。
  www.duwenz.com
  第二遍电铃响过,影院里的灯全灭了。先放了《新闻简报》,算是加演,之后才放正片。吴冬梅看着旁边的空位子,失落之感油然而生。想她吴冬梅在家是独生女,从小娇生惯养,什么事情父母基本上是有求必应,那受过这等冷遇。自尊心的伤害,往往会令人丧失理智,越想越气的她,已经无法冷静下来再去欣赏这部经典的爱情影片。
  
  这时,有个身影坐在了座位上。吴冬梅一看不是德宝,冷冷的问:“谁给你的票?”
  “你是吴冬梅吧?是德宝让我来的。”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他怎么没来?”吴冬梅瞪着眼睛问他。
  “是这样的,我叫苗志强,在印刷厂政工科上班,和德宝算是朋友。他现在和他女朋友在一起呢!”苗志强回答地有点慌张。
  “女朋友?你说的是那个桃花吧!”吴冬梅皱着眉头问。
  “对啊!他们俩已经好了几年了。最近她爹不太乐意,所以二人接触的就少了。”
  “原来是这样。”吴冬梅似有所悟。
  “还有,小吴同志。”苗志强不好意思地看看后排的观众,身子向前微探了一下,压低声音接着说:“德宝让我向你道歉,谢谢你的好意。”
  
  吴冬梅向外列了列身子,瞅着苗志强:“什么小吴小吴的,你该多大呀?”
  “对不起,不好意思。初次见面,我想这样比较尊重一些。”忙点头卑微的解释,那小眼睛笑成了一条线。
  “嗯——,那好吧!”吴冬梅沉默了一下,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电影票可是我拖了关系才搞到的,你今天可是捡了个大漏,看了场骗电影。怎么说,也不能白看呢?”
  “那是,那是,你说让我怎么办?要不我把票钱给你?”苗志强说着就要掏钱。
  “谁稀罕你那几毛钱?”
  
  后面的观众轻轻拍拍苗志强的肩膀,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他不好意思会意地点点头。
  
  看着他那副窘态,吴冬梅捂着嘴,向前弓着腰,看着荧幕自顾小声笑起来。
  
  电影到是看完了,演的啥苗志强一点也不记得。但这也是他看过的最有愿意的一部电影,因为吴冬梅让他看完电影后请客,他真有点手足无措了,这是自己巴不得的事情,心再也不能平静,总觉得有个“小兔子”在“蹦蹦”地跳。更重要的是,她的“凤凰”牌自行车还让他推着,陪着她一起走到马路对面的“冷饮店”,这对于他来说不亚于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吃着冰激凌,吴冬梅细细地打量着苗志强。“三七”分的头型,脸白白的,眉毛很浓,眼睛不算大,很有精神,看人说话时总带着笑意,给人一种很亲和的感觉。浅灰色的西装,里面穿了件天蓝色的衬衫,并配了条深红色的领带。显得文雅洒脱。
  
  苗志强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刚才的自信跑的无影无踪,此时的他好像被批斗审查的对象,屁股像是坐在了“热鏊子”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觉得浑身发热,虚汗顺着苦笑着的脸颊流了下来。
  
  看着苗志强这副模样,吴冬梅又“咯咯”地笑起来,然后掏出叠的方方正正的粉红色绣花手绢递给他:“快擦擦吧!”
  
  苗志强连忙接过手绢,一股淡淡的芳香随之而来。擦过脸,忙双手奉还:“谢谢!”
  
  吴冬梅没有接手娟,只是用吸管喝了一口冷饮,用眼瞄着他:“算了,留着吧!要是一会再出汗呢?”说完,嘴角一撇,露出一个微笑来。
  
  正是这个微笑,才有了”运河”漫步,“西门”长谈,“铁塔”抒怀,“北湖”倩影。
  
  再说桃花的大兄弟建军刚满十八岁,长的是人高马大,愣头愣脑。书读的稀里糊涂,初中毕了业,死活不上高中了。在家劳动了年把,正好赶上参军。他爹看他在家里也没什么出息,还不如到部队锻炼几年呢?于是没有阻拦,还找了熟人帮着从县里拿到了体检表。
  
  一切都很顺利,部队上下来带兵的领导也很看好这小子,只乐得桃花爹嘴巴上的胡须不停地抖动着。
  (文/笔耕)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21553.html
  作者个人主页:笔耕的空间
编辑寄语
欢。
欢。:意义和愿意
2017-08-02 21:51 | 223.149.29.*
菊花梦
菊花梦:真是无巧不成书。我以为吴冬梅不会轻放过德宝,没想到顺理章地和苗志强凑到一块儿了。
2017-02-15 15:40 | 112.93.226.*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