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每月精选
推荐排行
获赞排行
文章
励志文章
亲情文章
爱情文章
友情文章
校园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人生感悟
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故事
励志故事
爱情故事
情感故事
感人故事
诗词
现代诗歌
古诗古词
爱情诗歌
爱情古诗
作文
作文宝典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高中作文
登录 | 注册

老去的村庄永恒的守望

作者:松鼠时间:2020-03-20 08:01

  出门旅游总得选个好的去向,或名山圣水,或是繁华都市,但我独钟于山沟沟坞旮旯。邀上几位好友骑着摩托车,自备食材,一路兜风一边观景,饿了,随处野炊,好不惬意。

  出城西约八公里到梨木岭,上岭约两公里至岭脊。小憩,忽然发现右侧一条小路,是沙子路,车可通行,严格讲只能是条机耕路,通向何处引起了我们的好奇。但又不能冒然骑行,只好停车岭脊路边,徒步探寻。道路崎岖,弯弯拐拐,坑坑洼洼。昨天下了点雨,路面积水颇多,所以走路得多加小心。一眼望去山蔼弥漫,深林茂密,古树参天,阴深得让人毛骨悚然。大约步行了两公里到了山下。

  路,还在延伸,不知尽头,忽望见左侧有一片毛竹林,还有荒芜的田地,看样子是好久没人耕种了。在婺源有毛竹林的地方或许附近就有村庄。继续行走,两山夹一坞,一条小坑缘山而出。天空越来越窄,看不出有人家的迹象,但我坚信路总得有个尽头,总得有个去向,还是继续向山深处探个究竟。

  路缘坑而开,坑缘山而绕,溯源而上,似是山穷水尽,然拐了个弯,却是曲径通幽,柳暗花明,一栋粉墙黛瓦的房子突兀而出。乍看像座庙宇,难道这里是个佛教圣地?走近一看原来是座供人栖息的小亭,小坑从亭底下通过,还有浣衣水埠,流水潺潺,清澈见底。真是寻得桃源好避秦不与秦汉相往来的避世佳处,清静极致。

  正在惊奇和疑惑之际,我们中的一位大姐高兴得习惯性地大喊一声“我来啦……”。这一喊调高清脆,悠扬绕梁,在山岚中回荡,打破了沉寂的山野,却惊动了“桃源”人家。不一会儿,从眼前的山拗里,忽走出一位中年妇女,紧接着又走出一位、两位七十多岁的老大娘,还有一位年龄相仿的大爷。她们怯生生好奇地和我们保持一段距离细细地揣量着我们。我也好奇惊讶这里有人,紧步上去想打个招呼,忽然发现山坳里有些人家,正好向她们打听这是什么地方。

  那中年妇女说这里叫南谷坞,并用右手指着旁边那棵古树说,上面有块牌子。哦,是的,古树上钉着块铁皮,是蓝底白字的小牌子,上面写着“南谷坞”三个字。“这村的主姓啥?”我又接着问。“姓顾”,一位大娘抢着回答,我没听清,一连问了三遍,大娘急了,指着不远处的一栋房子说:“那上面写着。”我顺着大娘指的方向望去,是一座不大的宗祠,门脑上手写着四个繁体大字“顾氏宗祠”,是工整的颜体。看到宗祠不由得来了兴趣,有宗祠就可以找到顾氏的来源。

  我转身再问她们,村子建村有多少年和顾氏来源,她们都无从回答。我有些茫然失望,也难怪,她们都不识字,我得找村子里管事的人。她们说村子就五个人,还有一个老头在山上挖地,他有点文化,兴许能知道。一位大娘抢着回答:“就是我家老头,要不我上山去喊他来”。大娘的诚恳激情让我有些感动,忙说:“不用,不用,你带我去就可以了。”

  大娘先带我在村子走了一圈,村子不大,有三十几栋房子,新房子有四栋,其它都是些老房子和坍塌的房子。村子正当拗成阶梯状排布,村长约两百来米,宽约七十米。

  我们边走边聊些家常,大娘今年七十二岁,看上去有些显老,但身体很硬朗。

  她有两个儿子都在城里谋生,买了房,安了根,找了媳妇添了孙子。儿子儿媳都很孝顺,叫她们老两一起到城里去生活,可她们在城里生活不习惯,说进屋脱鞋,出门穿鞋,麻烦不自由;出去车多,又不认识人。儿子儿媳她们一个月回来一次,也不住一晚。就是带些东西来,米呀油呀等一些生活必须品和日用品。我有些疑惑,为什么不住?大娘说因为这里没网络,电视也不清楚,玩不了手机看不了电视,他们是停留不住的,送点东西来就走。

  是呀,这个年代没电视,没网络,哪能呆得住,我也呆不住。说着说着我们来到山脚下,准备上山,上山的路又窄又陡又滑。大娘走在前面不停地提醒我要小心,山路不好走,搞得我不好都意思。大娘年龄比我大得多,但腿脚比我还利索,走起来路轻盈稳当,不得不令我佩服。我气喘嘘嘘,俨然是缺少锻炼。她边走边喊:“老头哎——,有人找你——。”

  大娘喊着喊着,老头子终于有回声了,“快到了。”大娘说老头脚痛,叫他在家休息,就是闲不住要去挖地。大爷听到有人找,放下锄头一蹩一蹩地往山下走。我们很快就见了面。

  大爷紫铜色的脸庞,额门上深陷的太阳纹,一看就知道是个勤劳朴实闲不住的老汉。寒暄了几句,才知道他叫顾根盛,七十六岁,念过小学,算是村里的秀才。他明白我的来意后说,原先村里是有宗谱的,文化大革命时全都烧掉了。

  据说他们的祖先有四兄弟是从外地迁来的(后来我从程龙山老兄那里了解到,此村顾姓是唐朝末年从江苏昆山迁来的),是为了躲避战乱,到他爷爷那代有二三十几代了。这村是老大,老二、老三、老四分别迁到高沙、石头出、下市三个村庄。那三个村顾姓都是客家姓,唯独这村全姓顾。四十年多前这村很兴旺,有四十多户人家,一百多人口。后来由于改革开放,村里年轻人都不愿意种田,认为钱来的太慢又吃力,所以都出去打工了。再说小孩读书也不方便,原先村里有初小,现在都合并到村委会中心小学去了。七八岁的孩子每天来回要走二十几里山路,大人很不放心。所以,父母出去打工都把小孩带在身边。五十岁以下的人都出去打工了。开始那几年,打工的人还回家过年,在外打工时间长了,过慣了城里人的生活,回家过年看电视又不清楚,又没网络玩不手机,后来干脆都不回家过年了。有的在城市落了脚买了房,有的租房。惦记家里父母或不放心老人,就把她们接到城里去。一可以赡养老人,二来老人可以照看小孩,两全其美。渐渐的村里人都走光,现在就剩下我们这几个过不习惯城里生活的人留在家里,过不了几年,我们一过辈,村里就没人了。

  停了一会,我接着问大爷,村口的那条石板路通向哪里?大爷说那条路,往里去三里是鲍家,现在也没人住了,几十年前就消失了,原先那村子很热闹,比我们村还大,据说村子是开赌场的,四通八达的人都来这里开赌。解放了,禁赌抓赌村里的人就不知道去向了。

  往外三里路是马家,就是你们来时下坡的地方,那里有一片毛竹林,一块村基,也是在几十年前消失了。

  我们来时看到岭底是有一片空地,由于长满杂草没注意看。经他这么一说才仿佛感觉有片地基。据大爷说是失了火,全村烧没了。大爷说着这些往事未免有些触景生情沉重和伤感,也许是物及其类的缘故吧。大爷叹了口气接着说,过不了几年南谷坞也像鲍家、马家一样没人啦……

  看到俩位老人说着不由得眼眶红了起来,可能是往事的回过和现实相比太留念太沉重吧;也许是她们很久没人能这样听她们倾诉吧……

  南谷坞我已有了个大摡的了解了,是该告辞的时候。

  老人要留我在他家吃饭,诚恳得很,我说我们来了好多人。老人说没事有粮食,大锅做饭快,又好吃。说实在的我真想吃下正宗的农家饭——是大锅柴火饭。我们来的有九个人太多,老人家又没准备,虽然她们真心真意的留客,但我总觉得不便打扰。两位老人见留不住,说什么都要到家里喝口水,再到菜地里讨点菜让我带去,菜可以放心地吃,都是用农家肥种的。看到老人掏心的诚恳不好再拒绝了,还是恭敬不如从命吧。

  邂逅相遇,这里的人没有一点戒备,反而当成亲人一样,真叫人感动。剩情难绝,再要是还客气,未免让人误解,就拔点萝卜去吧。

  出村外向菜地走去,没想到那中年妇女和另一大娘早就和我们的同伴们打成一片了,她们的方便袋里已装满了萝卜、菜芯、大蒜等之类的蔬菜。农家菜比超市里的菜确实要好吃得多。菜在这里虽然卖不出钱,但也是她们一挑小便一筐粪的辛勤劳作出来的。不能简单小覷这是菜,可谓是礼轻情意重。看得出她们脸上洋溢着送人玫瑰手有余香的喜悦。

  告别了南谷坞,告别了五人的村庄。临了她们还再三叮我们要常来玩。

  离开了南谷坞, 走远了,仿佛还能看到她们站在村口目送的身影。

  意外的行程,意外的收获,让人喜悦,更让人难忘。同伴们一路攀谈不息,我却陷入了沉思。非亲非故,如此开诚相待,这是一种久违的际遇。

  南谷坞,它已深深地刻进了我的脑海,南谷坞的父老乡亲也将会永远留在我的梦中。

  南谷坞的山水不能和名山圣水相媲美;南谷坞人的穿作和外面格格不入,土气得像隔了个时代。就是这种永恒不褪色的土,使得这里的自然生态环境保护得如此完好,让人啧啧称舌。也许就是这恬静悠然与世隔绝的缘故,在病毒肆虐的今天,疫情防控在这里看不到一点的温馨提示,更看不到防控紧张的气氛,瘟神一脑儿就不知道有这个地方。

  在欣赏恬静优美的自然环境之余,我开始思想起来。假如让你置身生活在这里,没有网络,没有清晰的电视,连买点日用品都要去二十几里,你还那么悠然自得的乐观吗?我不明白留在这里的父老乡亲完全可以跟着子女一起到城里去享福,可偏偏却要呆在这旮旯里,是什么原因让她们如此甘愿守着这分清静和寂寞?是守望这分丰富的资源?可资源却变不了财富;是守望这块肥沃的田地?可她们却没能力耕种,让它荒芜;也许是故土难离吧?我的思绪有些模糊……

  这样的村庄在婺源不止一个,在全国或许更多?有的人却是甘愿守着这分清静和寂寞,守着传统的农业耕作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更多的人却选择纷纷涌入城市。是科学的发达,让她们舍弃养育她们的家园?是金钱的诱惑,让她们轻离故土……?世事沧桑,人生难料,可总有那么一些人“顽固和执着”。

  夜深了,不能入睡,浮想联翩,混乱的思绪开始清晰和明了起来。南谷坞的邂遇,是心灵碰撞,是寻觅已久的心房乐园。她们守望和坚守的是块心灵阵地,是中华民族最质地的传统美德。

  我庆幸自己能在南谷坞,在南谷坞父老乡亲们美丽的心海里畅游。这是我苦苦期盼的心海美景,也是人间最需要的心海美景——是一种无污染的心海生态美景!
  (文/松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