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故事

心情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心情故事 - D哭了

D哭了

作者:乾坤尔萨城 [文集]时间:2019-07-28 21:21  字体:
  今天应邀出席一个饭局,因为平时比较随意,出门时就只是穿了件普通的礼服,没有多余的装饰,简单盘了个发髻,稍加收拾,便出门了。到了目的地,发现其他人都经过了精心的打扮,粉黛飘香,品牌的行头,从头装饰到脚,还外带名牌的香水味道和同样奢侈的包。要不是和服务员的衣服在款式上有些区别,我都快要怀疑自己是否会被人招呼着去端盘子倒水了。

  饭局开始了,一个个却不急吃饭,评论着各种话题,A 翘起兰花指,有意无意地伸出两只戴着钻戒的手指,用高贵冷艳的姿态品尝了一点儿海参,说吃腻了。B欠起身,拉了拉根本没有任何褶皱的裙子,伸手理了理并不存在的衣领,她穿的是低胸,大家的眼光自然顺着那美过甲的芊芊玉指,看到她脖子里奢华的项链。C向后撸了撸头发,看上去很像是那头洋气的金色大波浪挡了她的事儿,顺其自然地拿起手边的鳄鱼包,先掏出苹果X的手机,随后找到一个炫跩别致的发卡。

  我找不到可以做的事儿,夹了些菜,吃了起来,菜品很香,夹杂着姐妹们特有的香,组合成一种怪怪的香。A谈论起自家的油轮生意如何的风生水起,B说起她们的苗木行情多么的走俏,C议论着新买的股票又涨了不少。我没啥好说的,继续埋头苦吃,把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每一道都尝了个遍,品尝出和平时不一样的味道。

  届时,包间探进来一张熟悉的脸,是早些年的姐妹D。她透着一脸的歉意,带着些气喘吁吁:“不好意思,电动车路上出了点儿问题,来晚了。”我事先并不知道大家约了D,不过既然到了,便又添出一副餐具。我心下纳闷着是谁约了D,为什么没有人提起来等一等呢?A事先发话了:“你那破驴早该换换了。”B也朱唇轻启:“打个的嘛算了,费事儿。”C则豪气地说到“我要是早知道,让家里的司机去接你。”我依旧不知道说什么,就指着菜,对大家说:“吃,吃。”

  这回大家倒是真开吃了,D大概也饿了,和我一样,没什么好吃相,惹来其他三位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大家吃着吃着,不知道怎么的就全说到D一个人身上去了,我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成为焦点。D说着说着竟不吃了,随即哭了起来,原来她老公和别人合伙做生意亏了本,那个合伙人卷走了仅剩的钱跑了个无影无踪,讨债的都追着她一家子要,她也和我一样,打着一份普通的工,现在日子很不好过。

  D看着我们几个,眼巴巴的,说:“你们谁能不能帮帮我?”A很豪气地说着:“要不是油轮出了远门,老公不在家,要不然十万八万的是小事儿,可惜一个人做不了主。”B责怪地说:“你怎么不早说,刚刚给人转走百把万,现在账户没有钱。”C同情地说:“要不是钱都套在股票里,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我摸了摸自己的钱袋,扁扁的,说不出任何豪气的话。D说:“孩子开学还差点呢!”ABC异口同声地传来一声:“唉!”

  饭局也不知道怎么就结束的,A拿出一张金卡刷了单,B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跟了过去,C优雅地挎着鳄鱼包,扭着小蛮腰也走了。只剩下乘公交车的我和开着电动车的D。等车的档口,我看了看钱包,想找出几个零钱乘公交车,我望了一眼沉默在边上的D,给了她仅剩的1750元现金:“别嫌少,拿去凑凑吧。不够的再想想办法。”D似乎没有料到我会借给她钱,紧紧握住我的手,又哭了。
www.duwenz.com
  D先走了,我还在等车,一阵风吹来,我不知道是因为太饱了还是咋的,打了个嗝,呼出一口浊气,顺着吹来的风,飘远。

  我扯下盘着的头发,换成了马尾巴,不伦不类吧!我本就是她们当中不伦不类的那一个,以后,再没有类似的以后了……
  (文/乾坤尔萨城)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33810.html
  作者个人主页:乾坤尔萨城的空间
本文作者(乾坤尔萨城)的其他作品,您还要去看看么?
霸王游
又到烟花三月,自然又怀念起扬州来。“烟花三月是折不断的柳,梦里江南是喝不完的酒……“两岸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春色降临时,漫步与瘦西湖畔,三步一柳,五步一花,花树陪伴,顿觉舒卷飘逸。“碧水含烟柳,无双聚...
大叔,小心
其实当初我也挺淑女的:一头浓墨泼洒的秀发,直达腰际,声音轻柔甜美,生怕说重了吓着谁。后来的我一头利索的短发,干练的言语,洒脱的运动套装,外搭一口顺溜响亮的流氓哨。当初没有住校这种条件,更别说租房子了,每天晚上九...
你脸上的斑,是世界上最美的点缀
那天,我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打电话给你:“老婆,妈病了,医生说要住院手术,要不少钱呢!” “老公,多少钱也得帮咱妈医,你先把银行里的几万块钱拿出来办理住院,其它的再想办法。” “好……”除了感动,我什么话也说不出...
油壶怎么了
可能现在的人无法想象,那时候百里开外的距离显得多么遥远,有点儿像中国四川到旧金山。要走路加公交加转车数次,折腾得腿发麻,没有干粮的,饿得两眼发花,才能终于抵达目的地。高一的时候,我就跑到这么个离家很远又有点儿偏...
上一篇:
编辑寄语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