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情感文章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经典文章 - 情感文章 - 习俗成了摆设

习俗成了摆设

作者:研语涵 [文集]时间:2019-06-09 16:59  字体:
  作者/孙喜臣

  端午节这几天,新订婚有主的大姑娘,都会被婆家接去过节。端午节,几乎成了大姑娘、小伙子的节日。

  如果大姑娘找了婆家,还呆在家里,这屯邻就会疑惑地说:“谁谁家的姑娘,没被婆家接走,是不是被婆家不要了?”

  这串门儿的事,是端午节的中心话题,尤其是屯子里的女人们,仨俩凑到一堆,专门研究、访听这档子事。

  几十年前,农村过节接媳妇,不但是一种风俗,也是未婚男女的一个期盼。那时候,不像是现在,没有手机,没有电话,平日里,想要和对象聊上几句,见上一面,何其容易!父母管着,旧的风俗限制着。只有就着逢年过节这个引子,才能名正言顺的,谈几天恋爱,亲近一下。

  打算接媳妇的人家, 在没接之前,就开始行动,首先要打扫一遍卫生,看旮旯胡筒,哪不规矩都要整吧整吧。院子里是大面儿,更得扫的油光锃亮。
www.duwenz.com
  五月初三这天,是男方全家又高兴、又紧张、又忙碌的日子。儿子去接媳妇,父母在家,即有些担心,又要做一些准备,生产队里杀猪了,按人口分来的肉不能吃,要等待儿媳妇来了一块享用。家里没有钱,更要提前借好,不能现上轿,现扎耳头眼儿。

  如果儿子没有把媳妇接来,不但是全家人没有面子,还无法面对亲朋好友的打探。随后还会引来屯邻的猜测。

  “谁谁家,儿媳妇没接来,八层是对人家不好,被不住是要黄吧?”众说分云。

  没过门的媳妇来串门,一般都是住三到五天。在这几天里,不但是好吃好喝供着,全家人的言行举旨,也一定要小心翼翼,尽量显现出全家很和睦的情景,就是装也得装出个好样来。姑娘临走时,更要达到她乐乐呵呵的,要给拿钱、买衣服等。

  有人认为: “ 儿媳妇来串门,就是专门来挑毛病的,” 这话不假。如果这第一次接来串门,给她的印象不好,节后,闹黄婚的,也是大有人在。

  什么未婚就同居又先孕,那可真是会让屯邻笑掉大牙,甚至都会成为一生、都抹不掉的污点。没结婚,走路都得一前一后,靠太近了,或肩并肩,还怕别人笑话,能够手拉手的,更是难得一见。

  就拿我和我老伴来说,她就特别保守,记得有一次,她和闺蜜来我们屯供销社买货,我们队里有菜园子,给她买了几斤大葱,为了讨好她,我陪她们送上一程,大葱由我拿着,眼看我离家越走越远,她的闺蜜说:“海琴你把葱接过来吧,别让他再送了。” 我的对象说:“你把葱放到地上吧!”她是从地上,才把这葱拿起来的。这事拿到现在来说,真是有点儿可笑,可那个时代真就是这样。

  过五月节接媳妇,也是全家很光彩的事,一是说明,这家人家,在屯里住着,有人缘儿。二是说明,这家人家的小伙子不错;三是说明,这人家是个正经过日子的人家。

  看看今天的五月节,屯子里小伙接媳妇的,姑娘去婆家的,根本没有。更看不到屯子里的女人们,仨俩聚到一起,谈论这方面的事儿。

  都是因为,屯子里的小伙,没有姑娘可接,都单着。

  在以前,大年正月,是农村办喜事最集中的月份,随份子喝喜酒,几乎都要接上溜了。而现在别说正月了,就是这一年,都难有一个结婚的。

  屯子里的 单身小伙,越来越多,除了打工就是呆在家里种地, 小伙子急,家人急。这农村过端午节,接媳妇的习俗,也成为了乡下人的摆设。

  【作者的话】就我们这块,屯子里单身小伙特多,想处对象处不着,乐保媒的也洗手了,怕离婚时还得跟着上法庭,给彩礼当证人,还整的两头不满意。能处着的,又娶不起,娶了又怕过不长远!真是愁人。
  (文/研语涵)
  作者个人主页:研语涵()的空间
本文作者(研语涵)的其他作品,您还要去看看么?
闹心的花
文/研语涵 别看我是一个男人,栽花种草却成为了我的一个爱好,老婆说我:“一个男的愿意鼓捣花,真是搞不懂,”尽管老婆有些看不惯,我也从未间断过。虽然 我栽种花草有数载,可是,我栽种过的花卉种类也并不多。其中,有一...
啊嗡
啊嗡,它是我家养的一条母的宠物狗,它的名字是我的老伴给起的,它今年已经七岁了,它全身白色,性格温顺,反应机智,不足二十厘米的身高,满身上长着长长的毛发,两只大大的眼睛显得是那样有神。 啊嗡,它成了我们家中的一员...
龙门坨记记
我去往屯东头的路上,无意当中,看到路南,有一家没人居住的、三间老土屋。房墙百孔千疮,房顶上的窟窿裸露出来了房檩子,在积年累月地,经受着风云雨雪的侵蚀。房山头上的木房梢,在那歪斜着、腐烂着、摇摇欲坠。我在沉思中,...
表舅
文/孙喜臣 深秋的旷野一望无边,养牛户们自发地成立了牛群,轮流顶班放牧,看到跟在牛群后面的放牛人,我想起了我一个远远房亲戚的一些故事。多年以前,靠山屯,东西长不足二里,屯子里农户家近百匹马都交给了一个半大小伙来...
编辑寄语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