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情感故事_感人的情感短篇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情感故事 - 起风的小镇,哭泣的山和海

起风的小镇,哭泣的山和海

评分:作者:顾沐 [文集]时间:2019-05-24 00:14  字体:
  梦里的小镇,落雨,开花,起风,挂霜。
  
  外婆说,祖祖辈辈都会葬在这里——清风徐来的小山岗,那才叫做故乡。伴随着云海,在这里看人间的火烧云,哪里还有从未见过的山和海。
  
  外婆坐在门前核桃树下,坐着一张老式的旧木板凳。她眯着眼抱着前门家的橘猫,看着云边芭蕉叶旁嬉戏的娃子们,不知道眼里是否望着云边的小山岗。
  
  【一】起风的小镇
  
  初夏,刘英英和陈十三坐在院子里,陈十三大口大口喝着冰镇饮料。嘴里不断的念叨着:“外婆,怎么就没有冰镇西瓜呢?要是有这个暑假就爽了啊。”
  
  刘英英撇了他一眼,说道:“有冰镇饮料就不错了,想什么冰镇西瓜。不给钱的都是王八蛋。”
  
  小镇开着桔梗,飞舞的蒲公英飞的比石榴树还高,一直飞到山脚的如海一般的稻田下。陈十三一直觉得故乡就是个点,可是才发现是一座孤单,再也回不去了。
  
  外婆说,什么叫故乡,就是祖祖辈辈都葬在这里,所以才叫做故乡。
  
  山脚的小镇,仿佛就像是从土里生长出来的一样。而陈十三高考后两年,除了过年的时候,就没有回来过。
  
  而这一次陈十三回来,坐在门前看见满地石榴花的红色海洋,落满在这个偌大的院子里,还有些许落在小卖部的柜台上。而刘英英穿着碎花短袖,白头发扎成个髻,胳膊藏进外袖,手中扫着的落红和白头发让人有说不出的滋味。
  
  陈十三坐在院子里,整个人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只觉得脑门一阵眩晕儿。唯一记得的就是他被“绑架了”。
  
  陈十三却是无可奈何。还记得前几天,他还在城市打拼中,结果失恋加失业,无比悲伤。结果刘英英拎着两壶白酒跑到他住的地方,把他灌醉,拖了回来。
  
  七十岁的老太太,开拖拉机一来一去两百公里,车斗里绑着喝醉的外孙。刘英英自己也感叹:“醉的像头猪一样,还动不动的就吐,简直像条狗一样。还得下车喂他擦身哟~可怜我这把老骨头啊。不过路途虽然有些颠簸,还好到家了。”
  
  陈十三还记得自己醒来的时候,目瞪口呆地发现,自己居然身在山中小院。自己千辛万苦离开故乡,要打出一片天下,想不到被刘英英用一辆拖拉机拖回靠近云边的小镇。
  
  夏天到来的时候,啤酒就特别的好卖。刘英英正一手提着啤酒,一手提着西瓜,看着发呆的陈十三。
  
  她问陈十三:“工作怎么样?”
  
  陈十三看了看小院,叹了口气说:“你们这山野之地,我呆不下去。”
  
  刘英英撇撇嘴说:“少给我扯犊子,快过来干活,不然晚上不管饭。”
  
  陈十三耷拉着脑袋,默默干活。
  
  蓦然回首间,他看着这座小院,心里五味杂陈。这座小院装着陈十三的童年,放学后他问过刘英英很多的问题。
  
  小娃子问:“外婆,云海升起来时候,你说妈妈是不是就回来了?”
  
  老太太回答:“云海升起,那是山和海的梦想;人间的火烧云,那是小山岗的梦想。”
  
  可是小娃子不懂,又问:“外婆,你说山那边是什么啊?”
  
  老太太望着天边,摇着大蒲扇说:“‘山的那边是海,但是海的那边却不是山。’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说的。”
  
  可是年幼的陈十三听不懂外婆的话,只是望着远处的那片山岗发呆。多少年已经过去了,往事已经记不清楚。
  
  【二】梦里小镇花开
  
  自打陈十三记事一来,刘英英就一直开着那辆拖拉机去二十公里外的城镇运货。他的学费也是刘英英交的,而他的学费就是来自刘英英的小卖部。他记得外婆总是叼着卷烟,驾着那辆拖拉机纵横山野,跨过日月星辰。
  
  童年时代里,陈十三对刘英英痛恨的事数不胜数。其中有三件:一,零用钱给的少;二,爱抽烟打麻将;三,不尊重陈十三的个人梦想。
  
  每次看到刘英英在打麻将的时候,陈十三总是会小声地嘀咕:“别打麻将了,不如把钱给我让我去实现我个人的梦想吧。”
  
  刘英英就好像是仿佛没听到一般,只是嘴里质疑般念叨着:“你才四年级吧,要什么梦想,小娃子家一边玩去。”
  
  陈十三不卑不亢地回答:“当然是考取大学,远离刘英英,去大城市里生活啊。”
  
  刘英英听到这里,顿时掀翻麻将桌,抄起旁边的菜刀,追杀陈十三一条街,嘴里愤恨地说:“臭小子,长能耐是吧,想学你妈往外跑啊?”
  
  陈十三爬到树上,望着下方的刘英英,严肃的说:“刘英英,我告诉你,你必须尊重我的个人梦想。我不会学我妈,我以后挣钱会给你的,十万八万小意思。”
  
  刘英英把菜刀劈在树干上,叉着腰,望着树上的陈十三说:“我等不到那天,混小子把你去年的压岁钱给我交出来。”
  
  陈十三愣了一会儿,顿时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这太他妈的不要脸了!我不要读小学了,我要直接考取清华北大,然后直接老婆生娃算求!”
  
  陈十三总是在梦里一次次的惊醒,看到梦里小镇的花开,却全是关于刘英英的记忆,即使全是不堪回首的记忆。
  
  【三】梦里小镇花落
  
  记得十年前,陈十三总是会看到刘英英收到信,但是外婆不认识几个字,却也不交给陈十三读。只是默默叹几口气,然后把那些信件和首饰盒一起压在箱子。当时的陈十三也偷瞄过信件上的地址,按照上面的地址,也回了一封信。
  
  他写的信内容很简单:你好,我叫陈十三,是刘英英的外孙。我们生活得很惨,给点钱花花。
  
  从此陈十三就坐在小院前,望着夕阳等待着回信。
  
  小镇的街道办,原本是旧的杂货小市场,后来改成了一家小超市,旁边还有一个小邮局,邮局是超市的保安兼邮递员的老陈头。
  
  陈十三斜挎着书包,给老陈头说:“有我家的信吗?有的话直接给我,不要拿给刘英英。”
  
  老陈头问:“为什么?”
  
  “你年纪大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到时候给你分红啊。”陈十三回答道。
  
  可是一个学期过去了,陈十三也没有等到那一封回信。而且后来老陈头死了,小镇也就没有了邮递员,原本就有些破旧的暗红色邮筒,现在连同小邮局一起被爬山虎给爬满,成了绿色的海洋。
  
  后来陈十三发现,梦里的小镇不仅有花开,还有雨落。雨落的时候,仿佛全世界都在哭泣,而他只是站在哭泣的一角而已。
  
  【四】城市多少盏灯
  
  庭院中的小火炉上煮着羊肉,陈十三躺刘英英的椅子上发着呆。他看着天上繁星点点,像极了城市的灯火,他听着火炉上冒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好像又回到了在城市里的日子。
  
  那时陈十三住的二楼的下面,是一家三鲜粉馆。每天早上六点的时候,他就能够听得见下面机器开动轰隆隆的生意。开面馆的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妇,夫妻俩起早摸黑的努力着,而他们家的粉不仅好吃,而且量也是最多的,因此吸引了一大批的人。附近的人都是常客,而陈十三也是其中之一。
  
  陈十三每天早上都是最早进入馆子内的人,只有他知道为什么夫妻俩总是这么起早贪黑。夫妻俩有个白化病的小姑娘,被病魔折磨得日渐消瘦,陈十三看着乐观的小姑娘,只是谁有明白她背后的悲伤呢。
  
  只是而她的悲伤,落在父母的眼里。从头到脚,烫出一个洞,一直贯穿到心脏。
  
  陈十三默默无语,因为他知道他无能为力。他也只是这个偌大的城市的一分子而已,悲欢离合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
  
  他能做的就是吃下这碗刚出锅,还冒着热气的三鲜粉。加上葱花,酱油,凉醋,茴香,花椒,外加一碗泡过的酸豇豆,一碟油炸过的干辣椒,然后安静地一个人吃完,接着开始一天苦逼的生活方式。
  
  天幕被黑夜滑落,城市灯光掩盖了星星的光辉。经过街边陈旧的钟表铺的时候,陈十三想起自己的手表已经开始不走了,需要换个纽扣电池。
  
  他看着昏黄的灯光从窗内映照出来,修理手表的老人,他的手微微颤动着,带着的老花镜聚精会神修理着,旁边的孩子趴在桌子上,认真的看着每一个动作。
  
  在这坏了就丢掉的时代里,很少有人会再去把坏掉的东西拿去修理。陈十三想,爱情大概也是如此。
  
  麦芽的味道贯穿鼻子,牵引着心脏。陈十三猛地从躺椅上睁开眼睛,发现还是熟悉的院落和满天繁星,只是不知什么时候火炉上的羊肉已经炖好,旁边还多了一罐啤酒。
  
  清风带着清凉的月色,拥抱着孤独的人而眠。
  
  城市多少盏灯,我们都是在深夜里崩溃的俗人。
  
  熟悉的三鲜粉馆,路边老旧的钟表铺,灯红酒绿中买醉的人,每个人枕着孤独,相拥而眠。我们从他们的全世界路过,他们也从我的全世界路过,哪怕只是渺小到尘埃里。
  
  忽而想起夏至的歌声,冬日的歌声,从云海升起。人们说过的一些话,跌落在墙角,遗忘在天空,又从云海落下。
  
  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输,有人老。
  
  【五】从未见过的山和海
  
  七月的天色,蝉鸣蛙叫,而小院内凉风习习。陈十三和外婆在院里架起小火炉,上面烧着几个洋芋,听着收音机的广播,狗子睡在火炉不远处,像是枕着整个冰凉的夜晚。
  
  陈十三好像喝醉了,就像小时候一样趴在竹藤躺椅上,躺着的是十几年如一日摇着大蒲扇的外婆。
  
  陈十三呓语:“外婆啊,你说啊,山的那边是什么啊?”
  
  外婆愣了一会儿,摇着扇子,依旧望着天边轻声说:“十三啊,山的那边是海,海的那边不是山。”
  
  陈十三像是小时候一样嘀咕着说:“外婆你骗人,我看过了,山的那边不仅有山,还有一望无际的大海,而且海的那边还是海啊。”
  
  外婆轻轻笑了笑说:“外婆没有骗你,山的那边是海,海的那边却不是山。”
  
  院子很静,风儿很轻,陈十三却再没有回答。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沉默不语。
  
  这是这个夜晚,对陈十三来说或许是睡的很安心的一晚。外婆的大蒲扇轻轻拂去蚊虫,拂去燥热的盛夏,狗子三两犬吠声是最熟悉的篇章,枕着洋芋的香气,就是最一个梦乡。
  
  山风微微,像月光下晃动的海浪,温和而柔软。停留在时光的背后,变成小时候听过的故事。
  
  其实陈十三心里明白,山的那边是山,是海,是世间所有的万物。
  
  只是人来人往,有的匆匆一瞥,有的驻足停留,有的一别两宽,有的天各一方。
  
  以前是未曾见过的山和海,现在却是山的那边是海,海的那边却不是山,只是失散在人山人海。
  
  【六】人间火烧云
  
  树叶被风吹得轻轻晃动着,阳光破碎在叶间,蝉声隐匿在地底。有朵盛开的云,缓缓滑过山顶,又好像远方的潮水,随风飘向天边。陈十三以后才明白,有些告别,就是最后一面。
  
  八月底的山林清晨,像一颗微凉的薄荷糖。青砖沿巷铺到镇尾,小道顺着陡坡上山,院子里就能望见峰顶一株乔木。
  
  说不出来为什么,乔木上总是会有野鸡们聚集在一起,陈十三就会偷偷跑到树底下,用自制的弹弓打野鸡。然而陈十三的把子歪得很,每次弄的鸡飞狗跳般的大阵仗,就是不见一只野鸡落下来,只是有野鸡毛在空中飞舞。
  
  陈十三爬过这个地方许多次,他的娱乐项目基本集中在这个地方。除开焖山芋、钓虾、烤知了之类粗俗的,他还能溪边柳枝折一截,两头一扭,抽掉白白的木芯,柳条皮筒刮出吹嘴,捏扁,做一支柳笛。
  
  笛声悠悠,响彻这个夏天,仿佛也响彻了整个云边小镇。
  
  如今陈十三和年迈的刘英英,趁着天边翻起鱼肚白的时候,踏着微凉的夜色,打着手电,顺着小道来到山巅,看着云边的景色。面对着还是熟悉的山和海,陈十三心里好像有清风拂过。
  
  陈十三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像呓语般低低地说:“外婆,你说云海升起的时候,母亲她还会回来吗?”
  
  外婆没有回答,只是坐在这片山岗,那是她一直能从院子望到的地方。
  
  她看着云海从小镇升起,漫过山和海,漫过晨曦和仲夏的夜晚,漫过所有的星辰大海,这是祖祖辈辈所到达的地方。
  
  云海深处,小镇的灯塔亮着,照耀着山中归来的夜航船。山脚下的小镇,万家灯火阑珊,这是小镇晕开的方向。
  
  这时天边闪耀着橘红的光,天边的云彩和归来的夜航船,还有风起花开的小镇,染上一层霞光。那是人间的火烧云,好像一个纯真的梦乡。
  
  刘英英好像也如陈十三一般,低头呓语着:“山巅的景色依然如故,小镇却是花开,雨落。看着云海升起,人间布满火烧云,祖祖辈辈都埋在这片小山岗,这就是他们到达的地方。山的那边是海,海的那边不是山,是云海升起,火烧云布满人间。”
  
  陈十三静静望着这片小山岗,这片火烧云,还有这片故乡。
  
  听着刘英英的呓语,他没有再说话,只是和刘英英站在山巅看着这片山岗,云海,火烧云,还有故乡。
  
  【七】云边丢失的人,月下团圆的饭
  
  转眼到了中秋节,淡淡的圆月挂上天边,云彩绚烂。陈十三便迫不及待的跑到炉灶旁问刘英英:“外婆,今天我们吃什么?”
  
  外婆不说话,陈十三看到锅里姜片和大蒜的正炒得香,刘英英砧板上的鲫鱼塞满各种香料,加上料酒,然后直接下锅。噼里啪啦的响声回荡在耳边,鲫鱼被油汁淹没,肚子胀鼓鼓的,切口处到处洒满汤汁。
  
  陈十三环顾厨房,瓷砖上放满了猪场、木耳、魔芋豆腐和瘦肉,除此桌上还有白菜,通心菜,窝瓜,洋芋丝和几个鸡蛋。旁边的塑料袋里有羊肉和牛肉,屋檐上挂着的火腿也卸下了一半,另外还有两打啤酒。陈十三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些东西,嘴馋道:“外婆,这也太丰盛了。”
  
  陈十三东一边拉西扯的偷吃着,一边动手拉小火炉,小火炉上放着火锅。
  
  刘英英发号施令:“院子里吃饭,菜多,抬圆桌。”
  
  今天的月色圆的滴水不漏,就像画在天空上一样。桃树似乎也欢喜,叶子泛起光亮,院子浮动秋日山间特有的香气。
  
  桌边两天条凳,陈十三和刘英英正对着坐。隔壁桂花开了,从墙头探出好几枝。陈十三打开那一两打啤酒,倒在杯子里,放在刘英英的前面,自己顺手拿起一杯:“外婆,我敬你一杯酒。”
  
  外婆并未搭话,陈十三自顾自喝了起来。
  
  刘英英倒下半碗黄酒,点根烟,慢悠悠看着月光:“桂花落得有点急啊,本来想跟隔壁打个招呼,采了做桂花蜜的,做好明年就有的吃。”
  
  陈十三一边吃,一边说:“哎,外婆,别看花啊,一起吃啊。”
  
  外婆举起杯子:“十三,我们碰杯。”
  
  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中,陈十三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杯,只觉得自己走路都是飘的。突然,陈十三跑向了后院,没了人影。
  
  刘英英咂咂嘴巴,慢悠悠地说:“这小子还是酒量不行啊。”
  
  话刚说完,只听见一阵的响声拉开天幕,五颜六色的烟花布满夜空,余光落在刘英英错愕的脸上,手中的酒杯差点没落在地上。
  
  这时陈十三从房顶上窜出来,手机拿着酒杯,一脸高兴地说:“外婆啊,你看这些烟花漂不漂亮?”
  
  外婆一听是陈十三搞的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只差没把身边的钗子叉向陈十三的方向。一脸凶恶地说:“你个小王八蛋,这是用来卖的烟花,你居然给我全放了。”
  
  陈十三仿佛没有听到刘英英说的,喝了口酒继续说:“哈哈哈哈,外婆,祝您生日快乐。”
  
  刘英英突然不知道怎么去说,眼睛里似乎有像碧水一样的气泡冒出来,但还是说:“我这个老太婆可没有多少时间可过咯!你个小王八蛋想到放烟花不如给我带个儿媳妇回来哟~”
  
  陈十三没有再说话,只是心里默念了一句:刘英英要活一万年。
  
  陈十三突然想:好多年了,高考后,第一次在老家过中秋,也是他第一次一起过中秋。如果这样能让王莺莺开心的话,以后每年中秋,他还是回来好了。
  
  【八】悲伤和希望,都是一缕光
  
  来年六月,陈十三就要离开这个小镇了。他悄悄走到桃树下,旧旧的方桌上摆着一缸酒酿,陶瓷外壁凝了水珠,一颗一颗往下滑,像滚落几行泪。
  
  他在屋里收拾东西的时候,看着刘英英转身走出房间,一向精神的她背影佝偻,陈十三望着,觉得她很孤独,也很苍老。
  
  陈十三在桌旁,托着下巴,望着门外的小路。柳树枝条挂得很低,满眼翠绿,不时有自行车骑过去。看着小院的花开花落,小卖部的西瓜还是依旧香甜可口,陈十三好像忘了自己当初自己的是被“绑架”了的。
  
  风和鸟反复经过这条小路,多少年也不停歇,枝叶婆娑摇摆,光影交错,远处的山峰沉默不语。他想着当时自己离开这个小镇的时候,刘英英会不会难过,会不会落泪呢。
  
  一颗颗泪珠砸落在地板上,陈十三猛然才发现自己哭了。但是不会有人知道,山间平凡的院子里,有个男生为什么哭。
  
  离开的时候,刘英英只是送到门口,只剩陈十三独自踏上了新的征程。
  
  人山人海,总有人要先离开。
  
  即使梦里的小镇,花开雨落,却依旧带给陈十三无尽的想念。这里不仅是生他养他的一方水土,也有云边的风景和想念的人。
  
  看云海升起,看人间火烧云,吃外婆的饭菜,听山中夜航船的笛声。
  
  总有人走过夕阳,回到云边。
  
  然后在地平线加双筷子,和很多人一起吃火锅。
  
  所有的故事停留在此,只剩下捡故事的人沉默不语。
  
  【九】落在云边的呓语
  www.duwenz.com
  有人看过云海升起,看过人间最美的火烧云,那是属于小镇的温暖。那些最美的时光,停留在记忆里的山和海,看着云边发呆,听着风儿吟唱,望着岁月悠长。
  
  也许生活总是不尽人意,有人唱着歌,放声大笑;有人喝着酒,放声痛哭;有人在四下无人的夜,把一个个故事兑成酒精,疯言疯语换成冷漠的悲伤。
  ——写给我们内心卑微的自己。
  
  年少时总听别人说着“生活不仅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也许每个人都曾向往着这样的生活,只不过后来才明白,生活不仅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以后的苟且。就像小时候那样,相信着童话。后来才明白,纯真被谎言打败,梦想被骨感狗带,人生被现实无奈。每个人都匆匆赶路,想要有个安稳的日子,从此朝九晚五。也许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被窝里,想着那些伟大的梦想,那些美好的过往,纯真的年代,默默微笑。只是那些年少时纯真如童话一般的梦想,早已不复存在,唯有默默叹息。那些梦想,随眼泪掉落在枕巾里,发霉在枕头里。
  ——写给每个人心中的山和海。
  
  人山人海,总有人要先离开。那些曾经说过的话,就像童年的纸飞机,从来没有飞回我的手里。那些承若誓言,以为会海枯石烂,却就像一个醒来便会忘光的梦。那些说着不会离开我们的人,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失散在人海,天各一方。
  ——写给离开我们的人。
  
  有人从我们从出生开始,始终翻阅童年,跌打青春,暴躁成年,苦旅中年,告别人生,一直走到路的终点。有人跌跌撞撞,走过青春,路过四季,终究还是那个人,呆在身边。
  ——写给陪伴我们的人。
  
  小时候,外婆说:“外婆的话记住了吗?”我:“没记住。”长大后。外婆说:“有本事你就别回来!”我:“没本事。”盛夏的酷暑打过外婆的屋檐,我坐在门外的门槛听着外婆的话语。好像不知什么开始,外婆和我坐在门前的核桃树下,唠叨家常。核桃树的年龄我不知道有多大,只记得外婆的庭院前,布满绿色海洋,巨大的核桃树遮挡了老瓦房,而我熟睡一旁。故乡的花开,夏日悠长,外婆慈祥,大半生落在这个院落,看着子孙们成长,余生不慌。
  ——写给我们在故乡生活的外婆。
  
  年少时见到过惊艳的人,就以为他们就是整个人生,殊不知你认为惊艳的人,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是渺小到尘埃里。年少时说的话,现在已经无声,也不敢承认,是生活让梦想变得露骨,让人低沉人海,浮浮沉沉。悲伤的时候,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又不想全世界都知道,只是想深夜痛哭,和人聊聊人生。总有那么多的伤心和失望,明明活得那么认真,终究还是活成了别人。有人期待着未来,只是经历的时代那么陌生,命运让人哭得像条狗一样。只是心里一直有着那么一个地方,能够带人走到的春暖花开。
  ——写给我们所遇见的悲伤和希望,和路上从未断绝的一缕光。

  【作者的话】我总在深夜发文,你会在深夜睡去。如果你也没睡的话,那就一起猝死吧(开玩笑的)。有人夜深梦长,有人梦醒难眠;有人梦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有人深夜崩溃痛哭,想找个人聊聊人生。 一个友人的经历,一年前写完了,记得写了挺长时间,借鉴了一些元素。你也可以把他当成小说来看,其实都无所谓了,只愿我们都能够找到心中的那缕光。 如果你有时间读完这个故事,可以的话,那么就说说你自己想说的话吧,哪怕一句也可以。
  (文/顾沐)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33156.html
  读文斋评分:9.9
  作者个人主页:顾沐的空间
本文作者(顾沐)的其他作品,您还要去看看么?
云边有个小酒楼
云边的风,拂过夏天的车站,一个又一个被季节覆盖的轨道,和沉默的小酒楼一起和唱。那么热的夏天,少年的后背被云端里的悲伤的慧子,烫出一个洞,从头到脚,一直贯穿到心脏。 (一)  “老顾,我在想,如果还能再见到慧子的...
穿梭于深巷的尘埃
漫天星辰闪耀着属于他们的那片星海,淡淡的月光映照在街巷,宁静的村庄里不时的发出几声狗吠的声音,冷风吹着光秃秃的树干,晃动着的身影使得更加寂静。穿梭在微弱的月光里的模样,走过一天又一条的小巷子,寻找着被尘封的回忆...
最美遇见你
季节列车: 大熊 唤醒者:顾沐  信燕飞跃时间的地平线,飞过比尔斯莫的晴天,带去远方的心愿。坐在在窗前的邮筒旁,等待着零散的几页纸,就算是孤单的誓言,寂寞在盘旋着,也会耳语着思念。就像是海豚追逐着金色的海浪,汹...
在时光里,画张地图与你相遇
盛夏的风吹过校园的回廊,带走了每一间教室里的喧嚣。而那些被风吹走的花儿,落在窗前的猫,已经在这里熟睡,且听风吟。而青春里我们的每一个身影,每一个细节,每一场欢笑,都应该是用心去铭记。那些花儿与少年,载着过往的时...
编辑寄语
本文由以下大编辑审核过!
西南一翁推荐
都梁魂通过
聚散轻风推荐
乾坤尔萨城推荐
晓山推荐
一枝枯叶通过
诗路花雨andsix推荐
那个啥通过
执心笔丶寻花通过
寒栀轩
寒栀轩:超级喜欢你的文章,诗歌,小说。能够看到,那段美好的时光,以及后来淡淡的神伤。
2019-05-26 23:19 | 58.16.228.*
瑞娅
瑞娅:长大后山的那边应该会是孤寂,与山下的风景是两条平行线。我小时候常常会隔着世间望着夕阳趴在连绵的青山,难以触摸与到达的距离。话说回来,写的不错。
2019-05-26 12:11 | 36.159.128.*
执心笔丶寻花
执心笔丶寻花:您可以分批发 这样既有韵味又吊人胃口 我估计大家读文章都是碎片化时间利用 这么长 略显尴尬
2019-05-27 08:42 | 49.90.27.*
作者回复:这不是重点好吧……
诗路花雨andsix
诗路花雨andsix:看得出作者是用心在写这个故事,很长!感觉在看小说。不过,文章写的不错的。力荐
2019-05-28 13:26 | 124.160.215.*
雨润心语
雨润心语:作为一个学生,写出这样水平的文章,很不错了。像山泉从心底流淌…
2019-05-28 17:45 | 221.235.231.*
AO敖
AO敖:文中的 洋芋 狗子 听起来 好熟悉 作者是 四川 贵州 还是重庆的呀
2019-05-26 11:14 | 211.148.218.*
作者回复:贵州的
出尘之荷
出尘之荷:高考近在眼前,你还那么神清气闲着写文弄墨,佩服!
2019-05-27 17:37 | 223.104.247.*
西南一翁
西南一翁:感觉,很棒,刻画,鲜明。能感觉到作者真的把心写了进来。
2019-05-25 00:34 | 121.31.250.*
雏菊
雏菊:感觉和云边有个小卖部有点类似,就最初的那个
2019-05-25 18:50 | 223.104.254.*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