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情感故事_感人的情感短篇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情感故事 - 阳光中的青时雨,花开的故乡

阳光中的青时雨,花开的故乡

评分:作者:顾沐 [文集]时间:2019-01-26 02:06  字体:
  紫鸳鸯开的时候,那是稻草人睡熟的梦乡;果车盛放的时候,那是云穿过的山和海洋;十八岁的时候,是花开落满的故乡。
  
  我在人间枕着晚霞,靠着稻草人而眠。也看果车掉落,穿过山和海洋。
  
  而你枕着一地白雪,埋葬关于你的所有秘密。
  
  【一】中二的少年们,盛放的紫鸳鸯
  
  那些年的日子里,电视机里,杨过小龙女正火着,每个瓜娃子心中都有一个大侠梦。那时不懂杨过的痴情柔肠,也不了解他为什么会苍老白发,只想成为像他那样成为一个大侠,为民除害,做一个人人都敬仰的大英雄。
  
  那时夏天里,穿着大裤衩子,右手逮着根竹条子,左手拿着塑料瓶,沿着河沟坎儿,一路熙熙攘攘。然后在小动物们安家的地方,大摇大摆,招摇过市的,就是我们。
  
  所以每个娃子们,手中都找好一个棒子竹子什么的,当作为一把剑防身。娃子们沿着沟坎,一路向着低处进发。遇到拦路的一丛丛的臭叶子,自然是亮出手中的“宝剑”,娃子们学着杨过的招式,嘴里嚯嚯哈嘿的吼着,手中的棒子到处乱打,一丛丛的臭叶子随着娃子的棍棒,飞上天空,飞上枝头,飞向溪边,飞向四处逃窜的山号中。
  
  娃子们所到之处,必然是一片光荣的痕迹。耍疯的娃子们,困了累了,找到一口凉水井,喝他个饱。然后找到一片收割过的田地,躺在紫鸳鸯盛放的季节里。
  
  稻田里,一片落满的紫鸳鸯,娃子们闻着青草的香味,嘴里逮根儿稻草,把压倒的青草当成枕头,望着成片蒲公英飞过瓦蓝的天空。
  
  隔田儿的老黄牛,吃着田坎上的嫩草,偶尔发出的叫声,回应着这个静谧的夏天。娃子们躺在田地,吹着燥热的风,听溪水潺潺,群山回唱。
  
  紫对于少年们来说,鸳鸯田里承载着嬉戏打闹,也承载着夏天冰凉的午梦,更承载着一个金色的童年。
  
  只是这是属于少年们的,不是二胖的。
  
  【二】二胖的妖孽人生
  
  二胖是从小认识的一个胖胖的,脑袋圆圆的。他走走起路来时迈着小碎步,偏偏却是地动山摇的,走不了几步满头大汗的一个人——如果这是这样,那就好了。
  
  听我娘说,二胖出生的时候,就很不平凡,别人在肚子里呆上十个月,就会从娘胎里蹦哒出来。但是二胖就很厉害了,他在他娘的肚子里呆了十三个月才出来的。
  
  那个时候我就天真地在想:这个人真厉害,居然能在娘胎里呆上辣么长的时候,一定得认识认识,问问他是怎么做到的。
  
  后来,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二胖不要那么厉害,在娘胎里和我们呆十个月就好了。
  
  因为在娘胎里时间多了我们三个月,所以他的大腿弯曲的地方,少了一根筋,而正常人的后面都有两根筋。这就导致了他不能像我们一样正常走路,还很容易跌倒。
  
  他跨不过去路边的石头块儿,也跨不过流水潺潺的小溪,更不能像娃子们一样在田地里疯跑疯玩,最终也没有跨过十八岁这道坎。
  
  【三】年少往事,杯酒先敬
  
  2006年,这个寨子还是普遍都是穷苦人家,年轻人在外打工,而那时电视机都是奢侈物。而他家因为他老爹是村里的干部,所以那时候他有着我们羡慕的东西——电视机。
  
  那时,电视机还是还是我们这个小寨子的稀罕物,能有电视机的,大概也就五六家的样子。有电视机的人家,白天家里总是坐满了人,晚上的不好叨扰人家,而且看的电视节目,全凭主人家的兴趣。我还记得那时看的迪迦奥特曼,印象令人深刻。
  
  那时正播出的是迪迦奥特曼的大结局,而二胖家里都是一帮娃子们,还有一些年龄大的少年们。娃子们虽然矮,但是也只是矮少年们小半个脑袋而已,所以电视机前的娃子们,都是蹲左右两边看电视的,中间坐着主人二胖,他的旁边站着人。因为人比较多,所以有的人看不到,就抬着几条长条板凳,板凳上面站满了人。
  
  那一天,闷热的夏天里塞满了二三十个人,门内有人看的津津有味,门外有人失魂落魄。
  
  而我,就是门外的人。
  
  因为那个时候和二胖闹了一些小别扭。而且他之前在没有闹别扭的时候,也说还需要烟盖才能进来看电视,而且那时大家都喜欢烟盖的游戏(一种就是把烟盒的头给撕下来,顺着纹路折成烟盖)。去他家看电视需要支付一两个烟盖,而且普通的黄果树烟盖不要,之前是遵义,麒麟,真龙,白山塔等等的那种高级烟盖才行。
  
  厚着脸皮去进入看的时候,他一边用手势比划出赶人的姿势,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快滚,滚滚滚~~”
  
  没有话说的当时忍住没有哭,出来的让我瞬间飙泪,躲在路灯旁边痛苦,我自卑到了极点。
  
  我很难过的走到我家的不远处,我想肯定是他知道我的烟盖不行。打开手心里捏出汗的烟盖,却只有一个绿色黄果树,一个磨砂烟盖而已。
  
  终究是娃子,我很快忘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然后遇到寨头的小陈成,他也是门外之人,我们就打算一起斗四个烟盖,再去事实。他拿出来的,一个磨砂黄果树,一个真龙烟盖而已。
  
  当我和小陈成,再次兴高采烈的去的时候,他拦住了我,我把准备好的烟盖拿出来,结果小陈成进去了。而我,接受到了和刚才一样的——一边用手势比划出赶人的姿势,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更加伤人的话:“快滚滚滚滚~~给我滚远点!!!”
  
  也许是他的声音太大,有人出来看热闹,我想迪迦奥特曼大结局已经放完了。他们有人低头大笑,有人直接大笑,也有人直接模仿着他的动作。
  
  那次,年幼的我是真的自卑到了尘埃里。我回到家,蹲在楼上床边哭,一边哭一边想:为什么我家这么穷?为什么我家没有电视?为什么父母们为什么外出不带我?为什么……
  
  后来,哭累了,睡了过去。
  
  我记得,那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和父母们一家团聚,我坐在大房子里的沙发上,看着大大的电视机,吃着我喜欢的香蕉,苹果,梨子……
  
  后来,梦醒了,睡了过去。
  
  【四】喝一杯酒,我们两两相忘
  
  后来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也没有去过二胖家。
  
  直到后来2008年的时候,我因为奶奶的腿的原因,父母们回来了,我家有了一台小彩电,我也没有理由再去别人家蹭电视看了。
  
  原以为就是如此,后来2009年的时候,因为寨子上有人结婚办酒,我们又重新有了交集。
  
  再次看到他的时候,他比以前更胖,走路走得更慢,走的更艰难,短暂的路程对于他来说就像是跋山涉水一样。
  
  夏天的燥热,屋子的闷热,不是盖的。喊吃饭的人叫没吃饭的去吃饭,里边吃饭的我满头大汗。正走出来散散热气的时候,看着他二胖在田坎旁的白石块上,估计也是和我一样情况。
  
  我看着他,他望着我,气氛突然陷入沉默。或许是夏天的燥热,让人都不想去说话,或者是无话可说,或者不知该说什么好。
  
  最终,我假装没在吃饭之前看到他,礼貌性的问候:“啊,二……你也来这里吃饭啊!?”
  
  二胖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啊?!啊,啊,是啊是啊!”
  
  气氛再次陷入尴尬的处境,我一边用手扇着冷风,一边不时的东张西望。而他一边低垂着脑袋,一边用手抓着大腿,看得出彼此都想缓解尴尬。
  
  实在受不了啦,我直接坐在他的身边,说:“你不是只能呆在床上的吗?”
  
  他瞬间表情很失落。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打着哈哈,马上转口说:“我开玩笑的,能下床是好事啊。”
  
  他沉默了着,只听的到傍晚蝉鸣的声音正喧嚣。
  
  突然,他抬起脑袋:“其实是我妈她们觉得我是太胖了,让我出来透透气,不然的话,我是不可能出来的。”
  
  我恍然大悟,大笑到:“原来如此。”
  
  他也跟着大笑:“对啊,就是这样啊。”
  
  我搂着他的肩,就像以前一样,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说了很多很多的话,以前的事情,我们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到。
  
  坐在石块上我们,看着傍晚的晚霞,听着蝉鸣蛙叫,吹着云边的风,喝着啤酒,一切都不重要了。
  
  心间的一块地方,突然冰释。
  
  【五】紫鸳鸯地里的小孩
  
  晚霞映照着少年,风儿静悄悄的,只是旁边的松树沙沙地响着。稻田里奔跑者年幼的娃子们,欢笑声传遍每一个角落,天空的云带着他们的欢笑声,说与天空听,说与飞鸟听,说与每一个大人听,说与全世界听。www.duweNz.com
  
  我看着稻田里的紫鸳鸯,突然心里一阵悸动。我对着坐着的二胖,兴奋地说:“二胖,我们去紫鸳鸯盛放的稻田里躺着吧,一定很爽!”
  
  二胖突然指着说:“你大爷的,原来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我背对着他,看着紫鸳鸯,学大人背着手,脸不红心不跳地回应:“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就问你去不去?”
  
  他暴跳如雷地说:“去,当然去,肯定去,一定去,必须去!但是……”他突然苦笑了起来。
  
  我转身对着他,走到他面前,胸有成竹地说:“走,兄弟我带你去!”
  
  没等他回答,我就蹲在地下,背起他。突然,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山一样的压力,瞬间寸步难行,难以稳住重心,只差没有摔死过去。
  
  我大骂道:“你大爷的!大爷的!!你是猪吗?这么重,你是想压死老子啊?我去你大爷的!!!”
  
  他很平静的地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肉体只是外物,心才是一切。”
  
  听到这话,我有种想把他直接给摔在沟坎里,让水冲走算了!不对,根本冲不走!!更不对,这胖子根本塞不进去!!!
  
  我咬牙切齿地说:“死胖子,你他妈的是不是西游记看多了?!居然能说的这么有水平!老子不和你说了,老子他妈的快走不动了,腿都软了。”
  
  吵吵闹闹中,来到了这片盛开的紫鸳鸯地里。我再也坚持不住,直接把他放下来,瞬间听到了啪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而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向身后的紫鸳鸯倒去。我闻着青草的芳香,看着云是这般静,只想着慢慢睡一觉就好了。
  
  只是某人一阵鬼哭狼嚎着:“我去你大爷的,你是想摔死小爷我啊?哎哟~我的屁股啊!!!”
  
  看来不是正面着地,我也就懒得管他,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五分钟后,身上的汗热已经消退,反而有些凉意。
  
  我打了一个激灵,打趣问他:“躺着草地的里感觉是不是不一样啊?比床上的感觉是不是更舒服啊。而且还是紫鸳鸯地里。”
  
  他没说话,我心想,坏了,不会摔死了吧?于是赶快爬起来,结果看着二胖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看着远方,呆呆的不说话,只是眸子里仿佛又晶莹的泪光。
  
  他用手撑着田坎,抬头天空,突然说:“当我躺在紫鸳鸯里的时候,我闻到了青草的清香,不是屋子里闷热汗气的味道,不是棉被里脚丫子的味道,不是炉子火的味道,也不是消毒水的的味道,是属于大自然的味道。”
  
  我突然想到那时候的我们——一片落满的紫鸳鸯,娃子们闻着青草的香味,嘴里逮根儿稻草,把压倒的青草当成枕头,望着成片蒲公英飞过瓦蓝的天空。
  
  他接着说:“我听着溪水的声音,哗啦啦的很好听,那不是电视机播放的声音,也不是门外街道上吵杂的声音,也不是老妈啰哩巴嗦的声音,那是我未曾听到过这般宁静的声音。”
  
  我又想到那时——隔田儿的老黄牛,吃着田坎上的嫩草,偶尔发出的叫声,回应着这个静谧的夏天。娃子们躺在田地,吹着燥热的风,听溪水潺潺,群山回唱。
  
  我突然感到很心酸,但还是安慰地说:“如果你愿意,以后我们可以经常来看。”
  
  他说:“好。”
  
  恍惚间,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夏天,那个一样在这个紫鸳鸯里睡觉的娃子们。
  
  【六】二胖的稻草人,穿过山和海的果车
  
  “你看那个是个稻草人哎!”二胖指着那个倒在田坎下的稻草人。
  
  “确实是哎!”我附和到。
  
  “但是这个稻草人帽子好像烂了。”
  
  “好像是这么回事。”
  
  “我把我的给他,这样他就不会淋湿了。”
  
  “啊?!”我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样,他就是我的稻草人了,我以后也能够保护这片田地了。”他笑嘻嘻地笑着说。
  
  我突然很难过,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接过二胖的帽子,缓缓地走向稻草人的身边——稻草人全身破破烂烂的,原本鲜亮红色衣服变得暗红,作为身体的木架子也隐隐有些松懂。塑料薄膜做成的脑袋,也变得破烂。
  
  我沉默不语。
  
  我默默找来了一块石头,把架子给上稳。接着从垃圾堆里找来了一件破蓝色短袖,给稻草人换上。然后找来一个白色塑料袋套在稻草人的脑袋上,最后把他默默放回原味。
  
  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二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我有些发懵。只看着他看着下一块田下面成片小橘子林。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拍拍手上的灰尘,说:“哈哈,小样儿,是不是想吃橘子了?”
  
  出乎意外地,二胖居然没有反驳我,这让我有些不太自然。我接着发挥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要吃说一声,兄弟我偷偷的给你摘几个就是了。然后……立马就跑人!!”
  
  只不过他接着说的话让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缓缓开口说:“你看这些黄色的橘子,一大片一大片的,是不是像一辆大车,就像是装满了水果的车子。这些绿色的叶子,就是装满睡过的车子,你说对不对啊?”
  
  “你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头一次听说还有人把叶子比成大车的。二胖你是不是想吃橘子了,想吃就直说哈,甭跟哥们客气!”我拍拍胸脯,一脸认真的说。
  
  “终究这辆车子会翻山过海,带到每一个人的身边,而这辆车子,是稻草人守护的。”他发呆的望着刚才的稻草人说。
  
  “完了,完了,你怕不是吹感冒了吧?!都开始说起胡话了,走走走,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我慌里慌张把把二胖给拖走了。
  
  【七】穿过山和海洋,只为一个不经世的谎
  
  离别总是很突然,很没有道理,让人措手不及。
  
  2010年的时候,我跟着父母进了城,都还来不及的和寨子上的小伙伴说再见。至于二胖,好像又回到了曾经的日子——回到他的小窝,看着电视,躺在床上,玩着游戏,发着呆。
  
  转到2018年1月的时候,突然听母亲说了他离开这个世界,让我有些难以置信。
  
  时间真的是白驹过隙,转眼八年过去了,这期间我很少回老家去,长的一次大概有两三年把,而我们之间因为不曾联系,好像也隔阂着什么。
  
  记得那次见面的时候,没想到是最后一次见面。像是有预感一样的,他给我说了很多话,而我喝了很多酒。
  
  他说:“你好像都很少回来哎!你知道到,田里的紫鸳鸯今年盛开开的可好了,我从我妈手手机里拍的照片看到的。但是不好的是,那片橘子林,现在只有一小块地了,不过橘子到还是蛮甜的。”
  
  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他抢先接着说:“还有,我现在是越来越胖了,已经完全走不了路了。我有时候想,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这些年,小寨子上年轻人都走光了,都没有人来陪我玩了。而且现在大家都有电视,也没有人来我家看电视了。我想我老妈他们这些年也很不容易吧,我在想,如果那时候我没有生下来就好了,这样就不会给他们带来这么多的麻烦。这么多年,我想他们也烦了,也累了,我想如果我是个正常多好啊。”
  
  听到这里,我脑中浮现一句话——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我突然像是有什么憋在胸口,闷得慌,有什么堵住嗓子,说不出来。一向习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我,只能沉默不语。
  
  他突然哭了出来,就像个孩子一样边哭边说:“而且,你知道吗?很无聊,很无聊,真的很无聊,所以我就期待放假的时候,还有过年的时候,这样就会很热闹,我就会有人陪,不那么无聊了……从我生下来的时候,我老妈他们就先算命先生算过了,说我过不过十八岁。我在想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挺好的……我……就…不用这么……痛苦了……老妈……也不会…了……”
  
  我心里顿时觉得一阵刺痛,感觉像是要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我没有哭,只是红了眼眶。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安慰,我只能在心里默念着:死胖子,要加油啊!别输啊!不然以后老子找谁组团打游戏去?
  
  最终,我说;“你会没事的,你看,都7102年了,我们马上就要成年了呢。所以,一定会好的。”
  
  我知道他很迷惘,所以接着说:“我们拉勾啊。”
  
  他说:“好。”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八】花开的故乡
  
  故乡的花已开,落满小寨。阳光中的青时雨,留着青色的天空,青涩的友情,还有一望无际的田野,那是长眠的秘密。
  
  紫鸳鸯一年比一年盛开的茂盛,只是花开的时候,路遥人亡。
  
  我想那时的稻草人枕着小寨的梦,思念着被风吹过的日子,守护着这片柑橘。
  
  你说的对啊,这片果车会穿过风和山和海洋,到达全世界,那里有一切思念的人儿,还有你最熟悉的稻草人儿。
  
  你随着灰色爬向云朵,悄悄融成尘土,经过伞的骸骨。而在腊月的时候,雪花生长的时候,你像雪一样的轻盈。
  
  摇着风轻轻吹皱着孤松,听我们那时候低声呓语,在相遇的世界,声音吵杂的日子里,坠落。
  
  我穿过风和山和海洋,只为你一个不经世的谎。看一朵云变成另一朵,也看一片雪融成另一片,最后离开我。
  (文/顾沐)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31855.html
  读文斋评分:8.9
  作者个人主页:顾沐的空间
本文作者(顾沐)的其他作品,您还要去看看么?
萤夏之森
七月的深林就像是一座偌大的空岛,上空漂浮着属于年少未说出的秘密。来往的风却是无痕迹的吹过,想要抓住却是残碎在空中,清浅的芬芳也就留在了韶华里。单车行驶过的木桥,那是记忆停留的地方,滑链搅动的声音,路旁的尘香,带...
紫鸳鸯地里的小孩
故乡的天空还是如以前这般湛蓝,飘动的云这般纯白,热闹的村庄却是少了几分喧闹;这里的风还是这般柔和,走过被杂草覆盖的田坎儿还是这般熟悉,只不过少了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身影。如今田间的稻谷早已收割,只剩下还未铲除的枯...
蓝桉跑过少年时
四月的天空透露着忧伤的气息,仿佛诉说着年少时的青葱岁月里年华,也如我们之间拂过的风,带来了远处的忧愁和寂寞,也曾记得哭过之后的天空如此清澈。如果年少时的遇见就如放飞了的风筝,那么高,凝视着过往的华年,那么断了线...
苏锦桉年 浅岛微凉
请允许我尘埃落定,原来你已不在这里。 在这个城市的风景里,少了些温暖的模样。南方的隆冬时节里,冷雨夹杂着凛冽的寒风,吹在来回穿梭着匆忙的旅客身上,猎猎的风声呼啸耳旁,踏着积水,走在街上听着歌,耳旁环绕着谁的歌曲...
编辑寄语
本文由以下大编辑审核过!
星星山人通过
天空的雨通过
殘花舊夢通过
年少有为通过
草宝“天苍野茫”不通过
莲梅玄明推荐
天空的雨
天空的雨:许多过去的欢乐忧愁都会过去,展望未来才好,加油,
2019-01-26 21:21 | 122.96.43.*
星星山人
星星山人:不思量,自难忘。说的轻松,看的沉重。
2019-01-26 16:50 | 113.234.21.*
活火山
活火山:当回忆里的嗟叹,变作拂过稻田的青风,心灵像是被大车载向远方的橘子,自然而纯净,涵着满满的,故乡的阳光与思念。
2019-01-28 02:58 | 223.104.30.*
墨雨染青衣
墨雨染青衣:好像有点懂作者,时间有时真的很无情,我们在回忆中书写,用另一种方式去悼念已经失去的一切
2019-01-28 00:11 | 117.173.169.*
江南婉女
江南婉女:像是人来人往,那片紫鸳鸯依然,隔世经年。人道是,怎愁。
2019-01-29 17:46 | 36.23.82.*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