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每月精选
推荐排行
获赞排行
文章
励志文章
亲情文章
爱情文章
友情文章
校园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人生感悟
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故事
励志故事
爱情故事
情感故事
感人故事
诗词
现代诗歌
古诗古词
爱情诗歌
爱情古诗
作文
作文宝典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高中作文
登录 | 注册

欠你一次第一名

评分:作者:姣珑 [个人主页]时间:2016-08-16 14:51

  夏日的暖风依旧盛开在青春烂漫的枝头,少年的心扉还荡漾在拥抱着马尾辫的梦里,不知不觉中,短暂又不尽美好的暑假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这个夏末,又是一学期新浩劫的开始!

  对于林洋洋来说,在学校里最想见到的人就是龙筱熙,可是最怕见到的也是她!

  龙筱熙从初一开始就跟他一个班,起初,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彼此相安无事,图个各自安好。但自从任性的班主任搞什么学习互助小组,林洋洋在学校里散漫自在的好日子就算是过到头了。

  林洋洋脑袋聪明,却好玩多动,上课调皮捣蛋不说,还经常在学校里惹是生非,给班主任添了不少麻烦,同班同学出去也都不敢跟他沾上一丁点关系,生怕给班级蒙羞。

  “同学你哪个班的?”
  “3班的!”
  “3班啊?就是林洋洋那个班吧!你们班林洋洋,那可真是个奇才啊……”

  每每听到这样的回复,大家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墙缝什么的钻进去。林洋洋,多么让人头疼的家伙啊!

  可龙筱熙不同,她是班长也是学习委员,是老师和同学们眼中无可挑剔的优等生,也是家长们口中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林洋洋跟她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林洋洋是深挖地下三千尺都找不到的臭虫,这点,连他自己都承认。

  两个人起初谁都不愿意跟对方分到一组。对于龙筱熙来说,林洋洋是班级成绩垫底的倒霉蛋,跟他一组搞不好会被拖后腿不说,如果林洋洋的成绩没有丝毫改观,要起好学习带头作用的她岂不是脸上也没面子;对于林洋洋来说,跟班级第一待在一块久了,搞不好他最后都得跟她一样,变成了一个呆头木讷只会学习的书呆子,到那时,成绩有没有提高倒是次要的了,自己损失惨重才是真的!

  两个人就这么带着互相看不顺眼的抵触情绪分到了一组,从一开始的谦逊礼貌到最后的本性暴露,他俩的世纪大战从交作业开始就算是拉开了序幕。

  “林洋洋,作业写了没?赶紧交,我急着送作业!”

  龙筱熙早自习期间下位收作业,走到林洋洋面前,故意绕过去,直到收完班里其他同学的作业,最后才不情愿地走到他座位旁边,她可不想一大早上的时间全部耗在他身上。

  其实林洋洋是看见龙筱熙过来收作业了的,他本来打算毕恭毕敬地双手奉上,给自己一个在组长面前好好表现的机会,可是没有想到龙筱熙那么不待见他,这让平时没心没肺的他活了小十好几年,生平第一次感觉自尊心受到了践踏,还是被一个女生,一个“品学兼优”的女生。

  他很不爽,内心的小怪兽跳了出来,决定要为他打抱不平。

  “呀!作业啊?我找找啊……”

  他故意在桌洞里摸索半天,还煞有介事地把书包里的东西全都翻了出来,嘴里嘟囔着:“作业啊,作业啊,你在哪呢?你龙大娘急着见你呢!乖,听话啊,赶紧出来嘛!”

  他同桌在一旁笑的不行,但又不敢让班长看见,就用书挡着脸,拼命捂住嘴巴,可禁不住林洋洋一直絮叨,最后还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声顿时引起了连锁反应,捎带着他座位周围的人,个个忍俊不禁。

  “姓林的,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真以为名字里有两棵草,你那榆木脑袋就不怕水淹啦!”

  龙筱熙摆出一副素有的好人脸,她压低声音,凑到林洋洋耳朵根前说了这句,字字杀伤力十足。她思维太跳跃,一般人还真听不出她是怎么变着法地取笑他的名字还有奚落他的智商的。跟她斗,门都没有!

  林洋洋人前永远是嬉皮笑脸,一副讨打的模样,他心里压着火,非常真诚地跟龙筱熙说:“班长,我想起来了,作业我没做!你要是急着交差,就记我黑名单好了;要是不着急,借我一份抄抄也是好的嘛!”

  龙筱熙的直觉告诉她,他是做了作业的,但为什么不交,她只当他天生朽木不可雕。她丢给林洋洋一个白眼,抱着一摞作业,跑出了教室。没过几秒,她又回来了。

  “下不为例!”

  龙筱熙把自己的作业本“甩”在了林洋洋桌子上,转身回了座位,那一摞作业本她打算下了自习再去送。

  她的这番举动出乎林洋洋的意料,他同桌开始起哄,嚷嚷着说他俩之间“有情况”,让他一拳上去扁成了哑巴。

  接下来的自习时间,他望着她看书的背影,陷入了沉思。林洋洋人生中的第一次有深度的思考里,有龙筱熙,就她一个。

  作业差点就让他给撕了,他真的想赌气被老师惩罚,虽然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可是这种形式,好过被龙筱熙丢白眼。现在看来,自己即使撕掉了作业本,还是有的抄,而且这回还是光明正大地抄班长的。多么幸福又了不起的事情啊!

  他翻开龙筱熙的作业本,工整大气的文字跃然纸上,不似女生字体本应有的秀气温婉,她的字多了一种遒劲的力量美。他盯着她的作业本看了半天,先不说能不能看懂内容,光是这文字就够他赞叹的了。

  那天早上,他拿出了一个新的笔记本,掏出了自己一直舍不得用的钢笔,在纸上工工整整地开始临摹她的字体,很是认真。

  他成了除了她和老师之外的唯一一个可以看她作业本的男生,他笑了,嘴里说着:“这孩子,是个可塑之才啊!”

  下了自习,龙筱熙过来收作业。他把两本作业合在一起,轻轻地放在了那摞笔记本上面,却被她给分开了。她把他的作业塞到了作业本的中间位置,把自己的留在了最上面。

  从那以后,龙筱熙抓他抓得更紧,他也认真勤奋了很多。尽管他已经决心开始努力了,可大脑还是不能像她一样注意力保持高度集中。他想自己可能是太久没好好学习了,还不习惯,而她只是说他“人笨还耍滑头”。

  “像你这么笨的人以后长大了能做什么?再不好好学习,你真的就无药可救了!真让人心疼!”

  龙筱熙说话酸酸的,林洋洋全当她是在用激将法。从那天早上她给他抄作业开始,他就再也没想过什么自尊心的问题。

  到了初三,龙筱熙到了1班,林洋洋还留在3班。1班是重点班,是学校尖子生集中营,里面全都坐着每个班的高分精英——所谓的风云人物。

  经过两年的努力,林洋洋的成绩已经上升到班级中游水平了,可离龙筱熙说的“人上人”显然还差一段距离。他一直觉着1班的学生全都是有智商没情商的冷血考分机器,但有一个人除外——龙筱熙,尽管他还是觉着她再温柔一点就好了。

  两年下来,不管是吵闹的,还是欢乐的,林洋洋珍惜着一点一滴跟龙筱熙在一起的时光,从未抹去任何一个可作回忆的画面,他舍不得。就像他也舍不得她去1班一样,他同样舍不得她高中去到没有他的学校,那样,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而且,更有可能的是,她先忘了他。尽管他知道,她去的地方,永远都是她值得去也应该去的,那里,有她想要的,那里,也有他想要的。

  为了能跟龙筱熙考进同一所高中,林洋洋决定了:“我要开始真正发愤图强啦!”

  口号不靠喊的,牛皮不是吹的!龙筱熙在的时候,他都没能考进班级前十,现在还想跟她考同一所高中,全市有多少初中他数都数不过来,强大的敌人个个虎视眈眈,他单枪匹马又丝毫不了解敌情,想要涅槃重生谈何容易?

  但为了她,他甘愿拼尽全力!

  分班当晚,他就给自己做了一个写着“奋斗”二字的白头巾扎在头上,学着苏秦的样子开启了“自虐”模式。

  他趴在台灯下伏案,蚊子在他腿上咬了好几个大包,他纹丝不动,此等毅力着实让人佩服,要是龙筱熙知道,应该也会心疼的吧!

  “啊!”

  林洋洋竟然是睡着了,被圆规这里一戳,顿时清醒了很多。他打开窗户透透气,竭力让自己清醒过来。他看着夜空中闪烁着的明星,想象着龙筱熙现在说不定也在学习的样子,他乐了,心里美滋滋的,既而又有了夜战的动力。

  就这样持续奋斗了一年,他不仅在班级里成绩直线上升,就是在级部上都能排上名次了。一次,他走在路上,碰见了龙筱熙,他原本以为龙筱熙会故作傲慢地不理自己,可是没有。她朝他走了过来,脸上洋溢着久违的微笑,那笑,他爱看。

  “恭喜啊,林洋洋!我早就说你这个人,还是很有前途的嘛!”

  他笑了,她也笑了。

  中考过后,他等到了自己期待中的结果,他上了二十九中,她也上了二十九中。他的成绩就比她少5分,两人在一层教学楼上课。

  她不知道他是为了她才改变了这么多,但在二十九中能继续见到他,她很开心。就是这样,却也只是这样。

  她曾经跟他说:“没做过第一的男生是没资格向自己喜欢的那个始终是第一的女生表白的!不然,他拿什么保护她?哪来的勇气和底气给她安全感?”

  当年的理论有些偏激,小学霸的爱情观还是单纯的可爱。在他心里,她说什么都是对的,至少如果她是那个没有安全感的女生的话,他就不能做那个没有当过第一的男生。

  高中三年,“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半月一模拟、一月一综合”的,他拿了很多第一,却始终没有向她表白。

  他为了她,跟她喜欢的男生打架;他为了她,被学校记过处分留校察看;他为了她,即使做回了别人眼里曾经不学无术的榆木疙瘩,却仍保持着大考第一的骄人成绩。他只是想向她证明,有一个人,可以成为她的依靠,能够成为她心目中完美的另一半。

  可她依旧无动于衷,她真的不在乎吗?真的看不到,也感受不到?还是角色置换?他成了曾经优秀的她并且一直优秀了下去,而她高考失利变成了少时不堪的他,她开始变得没有勇气接受这段从一开始就没有对等过的感情,骄傲的心依旧不容许她向现实低头,她输不起。

  他跟她说,我宁愿做回曾经那个你眼中的榆木疙瘩,也不要在你面前做爱情的傻瓜。是曾经的你成就了现在的我,而我不想现在的你因我而痛苦。我欠你一次第一名,你也欠自己一次第一名,在我们还没有为对方还清债务之前,你始终是我最在乎的朋友。那么,你呢?

  她不语,牵起他的手,带他回到了初中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这里,有他们少时共同的梦;这里,有他们最真最可贵的笑与泪;这里,也有只属于她和他的秘密。

  落日余晖打在她的脸颊,像是给她依旧好看的脸蛋涂上了一层诱人的粉。她盈满泪的眼眸在风中凝望着他的脸庞,似在从那历经岁月洗礼的面容中追忆曾经的感动。

  她对他说:“你早就是我心中的第一名了,初中就是了。”

  平淡的语言像是波浪般在他的胸口汹涌着,他轻拉她入怀,却又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紧了臂弯里的她,他不想让她逃走,也不会让她逃走了。

  风儿在云中嬉戏,云儿在风中追逐。

  风对云说:“叫我第一名!”
  云说:“我才是第一名!”
  (文/姣珑)

编辑寄语
寄语
若云溪2016-08-17 14:37
呵呵,谈何情谊,有缘无份,不是不敢,是没有那个勇气,机会虽多,但爱了后无果,是否会把第一名往下一个劲的拉底,那又有何用,来日方长,不再咫尺,而在远方
寄语
寂燃2016-08-19 12:01
前文故事老套,不过整体还是不错的,生动,条理清晰,感情表达真挚,
寄语
天涯有梦2016-08-18 15:43
很生动,尤其是最后风跟云,点缀的很好!
寄语
H涵翰L咏靓2016-08-21 19:43
写的不错,有感染力。文笔流畅,情感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