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感人故事

经典感人故事大全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励志句子
爱情句子
经典语录
名言警句
励志名言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感人故事 - 千斤伯(2)

千斤伯(2)

作者:心海 [文集]时间:2015-08-07 16:28阅读: 在线投稿  我要点评  字体:
  三

  和千斤伯走入婚姻之殿的女人,名叫品芳,也姓兆。品芳的父母初听媒婆说千斤伯姓兆,是很不同意了这桩婚姻介绍的。却无奈了天下媒婆都有了的那张巧嘴。媒婆口吐莲花着说,天下同姓之人多了去了,难道都不能喜结连理?何况!同姓才能同心呢,你家要招个上门女婿,不就想求得一个同心之人来打理你家的家业吗?放心,我查过你们两家的族谱了,虽同姓,五百年之外,却都不是本家。你们是没见过那小伙子哪,嗳哎,长得真叫个俊哪!保你家闺女一见上面,连魂都系在他身上了。

  媒婆的这番说辞,也真打动了品芳父母的心,也就同意了让自家闺女与千斤伯见上一面。

  品芳家的祖上,在解放前,是跟着老蒋混的。那个黑恶的世道,只有那些黑恶的人才得势,也易聚得黄金白银之物。品芳的祖父跟着老蒋混,为非作歹了不少事,黄金白银之物,自然也落下了不少。谁知老蒋斗不过老毛,一败涂地之下,只能避守孤岛着苛延残喘去了。

  品芳的祖父自知落在共产党的手上,决没有好果子吃,便带着年轻漂亮的二奶,随老蒋去了台湾。只是临走之前,还算有点良心地为原配及其儿子儿媳留下了不少财物。这些财物,因怕共产党共产共妻了,就将它们埋在少人得知的隐蔽处,然后将所藏地私密地告诉了原配。

  国民党败退孤岛,共产党得势天下,虽没传言中说的一定要"共妻"了,但穷人扬眉吐气着都分得了土地,确是事实。人人都成了劳动者,人人都以劳动为光荣,成为社会的一种时尚。这让正气抬头,邪恶之气逐渐在这社会里消亡。可惜那个年代,刚从战争的劫难中走出来,国弱民穷,物质相当匮乏,人人都过着相当贫苦的生活。人心虽然都因一个全新的共和国的到来,而显得异常振奋,但碰到现实的困苦生活,人人的心里,还是异常沉郁的。

  品芳家却不一样,他家凭着祖父留下的私秘的黄金白银,确保着他们,从来不缺吃不愁穿着。

  中国社会历久以来,一直是个世俗社会。共产党得势天下以后,在治理这个国家的过程中,虽把他的意识形态论调,提高到一个很高的高度,说要解救全天下的劳苦大众,要解放全人类,要让全天下的人们共同富裕起来。但这样的高论调,具体落实到这个世俗社会,具体实施到乡村民间,却没有得到这个社会大多数下里巴人们,从內心深处的热烈响应。人们依旧普遍地嫌贫爱富着。品芳一家虽然在政治上抬不起头来,但那一份殷实的生活,还是让不少重视实际生活享乐的农人心起仰慕着。千方百计用着各种心机,想与品芳家接近些,想从这些接近与热络里,谋得些自己生存中的好处。

  品芳的祖父随老蒋去了台湾,带了年轻漂亮的二奶,却没带上原配,品芳的祖母是郁郁寡欢的。人有时候,并非单纯为了钱活着,更多的,还有一份精神的需求和心灵的满足。祖母在祖父离开一年多以后,就因心情过于抑郁而离开了人世。临走之前,祖母没有忘记,将她的藏宝之地告诉品芳的父亲。因此,祖母虽离去了,品芳家的生活,却仍能过得丰衣足食着。

  那个年代,物质生活实在是太贫穷啦。人们常常为自己的穿衣吃饭发愁。也正因为人们都生活在困苦里,看着品芳家过得殷殷实实的,自然都起了巴结亲近之心。其时,品芳降临人世才一年多时间。如此稚童一个,也常能遇到许多大人对她的巴结讨好。这种巴结讨好,贯穿在了品芳整个童年生活中,贯穿在了品芳全部的青涩少女期。使品芳自幼养成了一种俯视群小、高人一等的性格,常有熙指气使他人的言行出现。有时稍遇小朋友们带给她的委屈,她还会刁蛮任性、横行霸道起来。

  品芳的父亲,是一直热切地希望自己的妻子,能为他生下一个宝贝儿子的。其实,品芳的母亲,也如此热望着。可老天不遂人心愿,也不知怎么的,品芳的母亲生下品芳后,好几年了,都不曾有过怀上的感觉。尽管品芳的父亲十分勤奋,在妻子的一亩三分地里始终辛勤地耕耘着,却总不见开花结果。直等到品芳长成了十岁的小姑娘,品芳母亲也不曾给她添上一个弟弟和妹妹。

  街坊邻居们便都这样想,品芳的父亲一定会很埋汰了自己的妻子。谁知道这对伉俪十分恩爱。妻子没给他家添上个男丁,妻子自己都十分懊恼惭愧,品芳的父亲,却从来舍不得对妻子说一句重话。反而安慰劝说妻子,不要太过自责。说命中注定没有的,强求也没有用,倒不如不求了。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以后,只要将他们俩人的爱心全部支付给女儿,夫妻俩相敬如宾着,生活中又不愁吃不愁穿的,少灾没病的,这一生便再无遗憾了。夫妻俩经过这一番的心灵勾通以后,就开始绝了再要一个儿子的念望,只一心一意地将全部的爱倾注给了品芳。

  他们对待自己的这个女儿,可真做到了抱在手里怕跌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那份溺爱呀,简直就难找到形容词加以精确地形容。其实,太溺爱一个孩子,对孩子的成长,是有百害而无一益的。这对夫妇如此溺爱品芳,只把她养得骄横任性、刁钻古怪着,成了个在那乡村社会里,人人都难以侍候的怪公主,人人又都不得不小心侍候着。

  四

  话说千斤伯接受了媒婆的安排,第一次与品芳见了面。见这位长得胖嘟嘟的姑娘,姿色一般,谈吐带着一股庸俗味,且神色间还带着一种盛气凌人的韵味,心中便有了份不乐意。

  千斤伯是个读了高中书本的人。那时的高中生,比现在的大学生,恐怕都要强上不少吧。千斤伯自也受高中书本的影响,从小又聪明伶俐,对自己人生的寄望,就高了许多。现在让他选择品芳这样的姑娘做他的妻子,心中当然不乐意了。

  可品芳的观感就不一样了。品芳初见千斤伯,见他一米八零的个子,长身玉立在她的面前,俊朗的四方脸上,浓眉朗目,鼻挺口方,好一个帅哥!一下就喜欢上了。当天晚上两人见面,品芳的心儿,就如那媒婆说的,灵魂儿马上就附上了千斤伯的身。千斤伯却持重得很。俩人要分手的时候,千斤伯撂下这样的话: " 嗯,我们的事,以后再说吧"。

  这话撂下了以后,千斤伯就回去了。这让品芳的心儿挺冒火。自个儿从小长到大,还没受过这样的委屈气。她想骂人,但又不知道骂由何出。于是留在原地,独自气恼了好长一会儿。到最后,也只能气恼得狠跺了几回脚,回了自己的家。

  千斤伯回家以后,将自己与品芳见过面的情形,向自己的父亲一说。直气得父亲将他大骂了一顿。说你这兔崽子哪知道这世道艰难的谋生呀,哪深懂我们这个穷家的困顿呀,哪了解了你老子良苦的用心呀。你竟轻轻易易自作自张着退了这门提亲,你混小子真混帐透顶了呀!父亲要求千斤伯立与挽回这门提亲。

  千斤伯却不肯,第一次违背起父亲的意愿,横梗了自己的脖梗。父亲见他这付模样,气得连连唉声叹气。然后喝令自己妻子,立马找来媒婆。要媒婆出面去品芳家,好说歹说,一定要挽回这门亲事。

  媒婆靠这只饭碗谋生,不敢担搁着立即就来了。媒婆心细,详细向千斤伯询问了与品芳见面的经过。当得知品芳十分乐意这门亲事时,媒婆乐开了。说没事,这事包成。那丫头的性子我了解。你家现在冷搁着。我也找些理由,在这几天不与品芳家人见面。等过段时间,包你们办成了酒桌儿。

  千斤伯的父亲听得云里雾里的。千斤伯只是嗡声嗡气地回答,反正我不同意。

  品芳第一次得见了千斤伯的面,魂魄儿就附在千斤伯的身上了。没想到千斤伯没看上自己,那个气恼呀,让她回家以后,没少发了几通小姐的脾气。直弄得她的父母慌了手脚,几乎就着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地围着品芳转了。他们千询万问地,只得了自家闺女一句话的回复,就是此生此世,一定要得到了千斤伯这个人。父母便似如奉了圣旨,慌里慌张地在接下来的数天时间内,托人找那媒婆。想经媒婆出面,玉成了宝贝女儿与千斤伯的婚事。无奈,这媒婆似人间蒸发了一般,找不到了踪影。

  这事过了三四天时间,一无进展。如坐热锅上蚂蚁般的品芳,就耐不住了。她要亲自跑到千斤伯家里去,让自己的行为感动千斤伯,让千斤伯终归拜伏在她的石榴裙下。www.duwenz.com

  那天早上八九点钟光景,太阳艳艳地照临着这块土地,品芳也早早地站在千斤伯的家屋门。只是屋门外没半个人影,门儿紧闭着,也没见屋内有什么动静。品芳便在门外叫: 兆千斤,兆千斤。

  千斤伯的母亲是听到屋外有人叫唤的,便打开屋门,站在了屋外。千斤伯母亲见到了一个陌生的姑娘,很纳闷。便问: 姑娘是……

  品芳便自报家门。千斤伯母亲得知是品芳,那份惊喜,自不待言,忙开大屋门让品芳进屋。口里喜悦地说: 千斤有事出去了呢。不过,他爸在家。姑娘快家来,快家来。

  千斤伯父亲闻声,早立在家屋内恭迎了。只是神情有点紧张,双手互搓着,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倒是母亲落落大方,将品芳让进屋后,搬来一张长条凳让品芳坐下,然后,也不问品芳的来由,只是亲亲热热地与品芳聊家常。

  俩人聊了个把小时,千斤伯母亲见快到午饭时点了,便招呼千斤伯父亲去淘米备菜做饭。

  从一进门,品芳就四处打量这个简陋的家了。这是一座仅只有两间低矮平房的家。外面的一间,是千斤伯父母的卧室,兼带作了厨房。千斤伯父母的卧床,是那种旧式的木棕棚床,显得非常陈旧。卧室的一隅,立了座用烧柴火煮饭炒菜的灶。旁边立一大水缸,再旁边立几只陶瓷烧制而成的桶。一张桌子几条长板条凳,就是这间卧室内所有的一切了。

  里间的那房间,中间是没安了门的,也不用布帘将内外两间隔开。所以,里间的一切让品芳一览无余。只见,里间的一间,用砖砌起了一长沿统铺,统铺用木板铺架着。木统铺上零乱地堆放人不少被子和大小衣物。此时,正有几个小孩子在木统铺上沉沉地睡着。有俩个稍大些的孩子,只自顾自地在木铺上,玩自己的纸折飞机。

  千斤伯母亲见品芳在打量着自己这个家,内心讪讪的,陪笑着说: 姑娘,你看我们这穷家。品芳只是回答,现在谁都差不多。

  品芳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当千斤伯父亲用器皿伸手到那陶瓷缸里去勺米时,那米仅见在缸底。估计吃不上二三天吧,千斤伯家该没米下锅了。而千斤伯父亲搜罗来的菜料,也只是常见的几把小青菜,一点芹菜和几把大蒜叶而己。千斤伯父亲再鼓捣了好长时间,仅拿来了五个生鸡蛋。品芳默看着这些,心里就明白了,这家日子过得还真不容易。

  中午这顿饭是全素席。千斤伯没回家来,倒有千斤伯父母和七个孩子,陪着品芳吃完了这顿饭。饭毕,品芳又稍坐了会了,便起身告辞了。临跨出家门的时候,她想千斤伯父母表明了心迹,她是真真心心地想跟千斤伯过一辈子的。

  `( 没完待续 )(文/心海)
  首发读文章网:http://www.duwenz.com/wenwz/1016128.html
本文作者(心海)个人主页】【给作者留言
很好
分享到:
读者评论
思无邪
思无邪:写得好好!加油!!
2015-10-08 06:43 | 113.243.42.*回复
作者回复:谢你走进我的空间,欣赏我的拙文。
一剑逍遥
一剑逍遥:不错!进一步期待!
2015-08-07 16:37 | 1.192.222.*回复
我要发表评论 (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
  对本文打个分? 点击星星进行评分 1星:很差、2星:较差、3星:一般、4星:较好、5星:很好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