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导读
最新推荐
每月精选
推荐排行
获赞排行
文章
励志文章
亲情文章
爱情文章
友情文章
校园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人生感悟
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故事
励志故事
爱情故事
情感故事
感人故事
诗词
现代诗歌
古诗古词
爱情诗歌
爱情古诗
作文
作文宝典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高中作文
登录 | 注册

西瓜.烤模.毛驴车

作者:李鹏 [个人主页]时间:2020-03-23 11:02

  那年夏天,是我离开家到县城上学的第二年。父亲在乡下就伺弄着那20多亩地,仍旧是种了几亩西瓜。

  他大约时时惦记,我住在学校里,不能吃到他种的瓜。有时,从瓜地里挑几个熟好的,搬回家放着。放着,时间久了,瓜会烂掉。他又从瓜地里摘一颗……不厌其烦的搬回家,如此反复的做着同一件事。

  一个夏日的午后,阳光格外耀眼,天也显得很闷热。我正在宿舍睡午觉。同伴告诉说,父亲来看我了。我飞跑的去看,父亲在学校大门外的树荫下站着。酱紫色的脸膛,戴一顶草帽。背上的衣服湿了一大片。上衣敞开着,露出的背心儿也被汗渍浸湿了一大片。

  小黑驴驾着车,正低头啃食着地上的一大捆青草。父亲见了我,立刻眸子里放出亮光来。上前一步拉住了我的手,“儿子,看,我给你带来了大西瓜……”,说着,从驴车的袋子里掏出一颗滚圆硕大的绿皮西瓜。

  我一看,驴车上果然放着一个蛇皮袋,撑的鼓鼓的。“这是咱地里今年的西瓜,你还没吃上,我给你送过来。你尝尝……”说着,用衣袖反复的擦试着绿绿的瓜皮。挥起他那满是老茧的手,“咔嚓”西瓜炸裂开了。露出了鲜红的诱人的沙瓤,那甜甜的汁水流出来,西瓜清新的气息在正午的空气中弥漫开来。

  父亲挑了一块瓤大的西瓜,递到我面前来。“儿子,赶紧吃。这瓜很新鲜的呢,这是我一大早刚从地里摘的……”父亲那黝黑的脸上,写满了热切与恳求。

  我原本早已吃过了午饭,本想说不吃。望着父亲黝黑的脸,那双满是老茧的手。我本能的接过来,蹲在树荫下,大口大口吃了起来。一抬眼,父亲愣愣的盯着我,“爸,你也吃呀”,“哦,……是……我也吃。”说着,又从袋子里掏出一大块烙饼,放在嘴里嚼着嚼着使劲的咽下去。

  “爸,你也吃西瓜。”“我……我……我早就吃过了。我吃烙饼就行,这不我还带了水。”说着,从车上的袋子里取出一个塑料水壶,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水顺着父亲黝黑的脖子流下来,胸脯湿了一大片。父亲用手擦了擦嘴。看着父亲这个土得不能再土的动作。我的心里一阵厌烦,“爸,不吃了,我回学校了。”“别,再吃点儿,这还没吃几口呢。”我生怕被别的同学看见父亲的土,逃也似的回到校园,还好,没人发现。

  午后的太阳毒辣辣的烤着大地,树叶干巴巴的打个卷。校园在午后的阳光中慵懒地沉睡着,我惬意的躺在宿舍里。眼前,还是父亲那仰着脖子“咕咚,咕咚”喝水的动作,满身汗渍的身影……

  秋收过后,田里的农活忙完了。父亲就在家里忙碌着搓麻绳、修农具、接着作他那永远也做不完的木匠活。

  树叶早已落光,光秃秃的枝桠戳着清朗的天空。我们正在操场上上体育课,父亲来了。站在操场外,背上背一个大蛇皮袋,脸上溢满了笑,正向我招手。那么多同学的目光齐刷刷的聚到我身上,指指点点。我的脸,“刷”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儿上,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儿子,怕你在学校吃不饱,趁着这几天地里没啥活,我给你烤了一袋子馒头,你放宿舍晚上饿了吃。”

  “切”我都多大了,还要你来送吃的,还,晚上饿了吃。况且我在学校里也能吃饱。我心里一阵抗拒。

  “留着吧,可好吃呢。烤馒头,这几天村子里都得排队呢。这是等了好几天才轮上的。”

  父亲把蛇皮袋提给了我,在上衣兜里掏着。“这是50元钱,拿着。看缺啥,买点。在外把饭吃好,别舍不得吃,把自己照顾好。”

  我的心里笑父亲的愚。想,我这身强力壮的,净瞎操心。“知道了,爹。你回去吧。”我红着脸,接过馒头。径直走向宿舍,后面传来父亲的声音,“挂窗户外面,凉快,不容易坏。”

  寒假到了。我回到家里去,父亲见面就问,“那些馒头,还好吃吧。”

  “都吃完了。”我含糊的应付着。

  后来,听母亲说,为了给我送馒头。那次,父亲为了省车票钱是赶着毛驴车去的。来回100多公里的路,父亲中午连饭也没吃。一直走到深夜两点多,才回来。听了母亲的话,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那些挂在窗户夹层里,几星期都不曾动过。没吃完,长了绿毛被我扔掉了的馒头……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这些馒头,之于父亲来说,却显得那么珍贵。足以使他赶100多公里的路,给我送来,怕我吃不饱;这些馒头,在父亲的眼中,是那么的美味。可之于我,算什么呢?只能算作是,没好好吃,之后,又坏了扔掉的垃圾。我不敢让父亲知道那些馒头坏了,被我扔掉了。那时的我,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父亲所做的一切的。

  而今,30多年过去了,经历了时间和岁月的打磨。我才真正懂得了,西瓜、烤馍、毛驴车和这100多公里的路,之于父亲的全部含义。在父亲的眼里,我就是他的全部。

  我的脑海,似乎又浮现出,父亲终日劳作,日晒风吹变得酱紫色的脸;赶着毛驴车,饿着肚子深夜赶路的影子……

  【作者的话】在父亲的眼里,我就是他的全部。
  (文/李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