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友情文章

经典友情文章大全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经典文章 - 友情文章 - 我不做小弟好多年……

我不做小弟好多年……

评分:作者:駿哥 [文集]时间:2017-01-10 12:41阅读:在线投稿 我要点评  字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往来熙攘,皆为利益所置,有利益必然有争斗,各路豪强逐鹿相争,成就了太多的 “江湖大哥” ,随之也奠定了各自的 “江湖地位” 和势力范围。
  
  但若要真正成为当地威震四方的绝对老大,就得具有过人的胆略、魄力,服众的人品、口碑,加上江湖资历、威望这些个人素质,还得广结黑白两道江湖人脉,打造严密稳定的江湖势力,占据别人无法撼动的有利地盘,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随时压制任何敌对势力挑战,方能笑傲江湖、雄霸一方。
  
  曾几何时,我们这个自发组建的“兄弟公司”,就代表了我们地方最具影响力的江湖团体,我们一帮老友自幼情投意合,结为兄弟,混迹江湖,风三十几载至今;虽然早已成家育嗣,但兄弟关系依然如故,亲密无间;其中我岁数最小,属狗,算是其中的小弟,最长者大我七岁,属兔;尊照过去的江湖惯例,年龄最长者,便自然奉为了我们兄弟序列中的 “大哥”;对外,则代表这个群体唯一的 “老大”;但我们这位 “老大” 似乎总是显得 “不堪大任”,始终难以服众;因此,在当时我们内部,他充其量也只是我们的 “形象代言”,而我们的 “精神领袖” 却另有其人。
  
  我们老大姓高,与 “法LG” 老大同名洪志,他是家中老小,上有一兄长,故从小得名——高二,过去有的老兄弟称他 “志哥”,后来的兄弟都叫他 “二哥”,外人多半不知道他大名,都知道他叫 “高二”,在我们宝山地区,江湖上可谓无人不知,号称绝对的老大。而我们兄弟之间,称呼他的都是大家取的各种外号,如 “旅座”、“大脸”、“老猫” 等等太多太多,数不胜数,不同年代外号也各不相同,且都带有拿他 “开涮” 的含义,他本人打小大大咧咧惯了,所以也不是太过在意,而近几年来都叫他 “大王”,但这些别称仅限小范围使用。
  
  我们这帮人家庭条件都不错,父辈全都受过高等教育,并且同为大型国企领导,高二他家老爷子离休前系宝钢集团党委常委、党组成员,宝钢冶金建设公司党委书记,官至正厅级,总之绝大多数的父辈都分别担任国企重要领导岗位,我的父辈也曾是“手握重权”,因此我们这群人被普通职工群体戏称为 “小太子党”。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改革开放” 推动了中国经济政策由过去的 “计划经济” 逐步向 “市场经济” 体制转形,在此过渡期间,国家针对紧俏物资商品执行 “价格双轨制” 这种特殊的价格管理制度,也就带来了当时的市场流通领域,出现了商品物资 “议价”与“平价”的巨大高低悬殊,“平价”指的是国家计划调拨价格,“议价” 代表了市场价格。
  
  当时中国这种特殊的经济政策,直接导致了那时的所有权贵阶层,大搞权钱交易,钻双轨制价格的空子,时而将平价的商品转为市场出售,时而又将市场的商品变为平价商品,通过这种 “评转议” 或 “议转平”,从牟取暴利,大发横财,在全面贯彻 “让少部分人先富起来” 的改革方针同时,也给今天中国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埋下了伏笔。
  
  严格意义来说,我们这群人也是这个特殊体制的既得利益者,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身处钢铁企业,原本 “脑子活络” 的我们,便很快意识到了商业契机,都分别开始利用自家父辈的权力或影响力,上下活动从中渔利,说白了就是利用权贵优势,倒卖“特权资源”,手法非常原始,只需按计划内钢材价格,或者以残次品钢材价格搞定合同,直接卖单就行,有时甚至一张批条就能直接变现,根本无需资金,高效暴利,利润起码翻倍。
  
  当然,此类做法还是要寻找适当的机会,我们这群人从小散漫惯了,没少惹事生非,加上当时二十上下,办事嘴上没毛,家里都并不太放心,也就不可能太过放任我们,这种 “投机倒把” 的做为只能偶尔为之,真正让我们 “发家致富” 的,还是依靠我们自己打下的 “地盘”,走上一条“自立更生” 的特殊发展道路。
  
  进入九十年代,我们这群由干部子弟为核心逐渐形成的江湖势力,以企业法人的合法身份,以强大的 “经济实力”、坚实的 “关系背景”、稳定的 “组织结构”、庞大的 “人力资源”、强悍的 “战斗能力”,迅速的“风声鹤唳” 、率先崛起、傲视群雄、称霸于当时的江湖。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成长、生活的宝山区这个小社会,宝钢就是我们曾经赖以生存的 “地盘”。通过阶段性的开展严厉打击 “敌对势力” 系列 “综合治理” 的行动,我们逐步控制了宝钢钢渣堆场 地下 “管理权”,并且进行了全面 “清理整顿”,建立建全了完善有效的 “威慑机制” ,震慑一切来犯之敌。
  
  具体做法其实并不神秘,由于当时的市场管理及企业营销尚处于较低水准,新形势下的相关规章制度也没有建立建全,明显存在着各种管理漏洞,给个体经营者带来了可趁之机,针对这种混乱的市场局面,我们做为 “地下” 执法团队便随之产生,我做为团队的 “后起之秀”,创造性的提出实用可行的 “管理理念” ,以江湖惯用的“法则”,制定了一套极具 “建设性” 的操作模式,有效的控制业内的所有个体经营者,使宝钢的钢渣堆场逐步走上了 “良性有续” 的管理轨道,同时也给我们自身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我们当时在宝钢的钢渣堆场和指定进出货物的厂区门口,钧设立了常设 “办事机构”,并分别任命固定的 “常驻代表” 全面负责 “日常工作”,并安排若干 “工作人员” 驻场 “执法”,规定所有签订 “练钢尾渣销售合同” 和 “废钢采购合同” 的客商,在钢渣提货和废钢送货经营活动中,未经许可,不得擅自采取偷带钢材、过磅作假、虚报等级、以次充好、诸如此类的不法行为,如 遇 “特殊情况”,由客商 “主动” 提出申请,经公司领导协商,须交纳一定比例的 “管理费”,可 “酌情” 放行,但我方人员必须全程监控,有效的杜绝了 “违法经营” 和 “职务犯罪” 的持续发生,同时也 “规范” 了行业 “法规”,“净化” 了行业 “环境”,“赢得” 了广泛 “好评”,更大化的提升了我们企业的 “竞争力” 与 “影响力”。
  
  今天回想起来,过去那种操作手法固然简单,却非常实用,符合当时的企业管理模式,也是那个时代背景下的必然产物,其实也那套做法也只有那个时代才行得通,从某种意义来说,当时没有我们去做也会有别人,只不过我们当时的条件可能更具有优势,这也许算是 “历史选择了我们” 吧。
  
  巨大的经济效益提升了我们的整体实力,也使我们个人的财富和声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我本人也因为卓越的 “领导指挥才能” 和不断的 “建功立业”,果决的 “杀伐决断”,以及大力推行严明的 “赏罚制服”,赢得了几乎所有内部兄弟的一致拥戴,“众望所归” 的成为了我们这个 “公司” 的 “二号人物”,甚至 “功高震主” 掌控了主持公司日常工作的权力,可谓少年得志、春风得意。
  
  整个九十年代,天性张狂的我,开始有意识的逐步引导我们这个团队走向 “企业化”、“正规化”,打算按照我的理念重新改造、进化我们整体 “素质”,并以此为 “历史使命”,以 “舍我其谁” 的气魄,甚至以 “总设计师” 自居,凭一己之力强力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
  
  在团队内部的 “坚决拥护” 中,在外部环境的 “掌声欢呼” 中,在持续保持 “势如破竹” 的强盛势头中,在不断取得 “攻城拔寨” 的强大优势中,我有意识的打造、建立了更为广泛的 “关系网络”,我们首先强化了与宝山区公、检、法系统的 “横向联系”,司法机关成了当时我们的 “共建单位”,进一步加强了我们与区政法委领导的 “密切往来” ,而且与区委、区政府领导也时有接触,我和老大高二以个人身份也加入了区 “工商联合会”、区 “青年联合会”,并且本来有望跻身区 “政协委员”。
  
  但毕竟当时我们只有二十出头,实在太过年轻,初生之犊的特点本身就是冲劲有余沉稳不足,过早的成功免不了会自我膨胀,我完全听不进不同声音的劝告,狂妄自大的本性暴露无遗,凭着自己血气方刚,固执的操控着我们这艘时代打造的 “航船” 劈波斩浪,由 “成功” 驶向新的 “成功”……
  
  俗话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2000年开始,我们也开始走向盛极而衰的必然归宿,时代跨入了新世纪,中国加入了 “WTO” ,新的市场经济规则,开始不可逆转的改变着我们的生存环境,九十年代代的游戏规则逐渐开始被淘汰,我创立的那套 “法则” 也必然开始走向没落。
  
  从这个时期开始,中国的市场经济逐渐变得越来越规范,相对 “公平竞争” 的市场环境也使得管理变得越来越透明,企业的许多漏洞也就变得不那么明显,宝钢也引入了更为先进的管理机制,对所有产品的销售与采购,开始实施社会公开招投标的方式,也开始直接动摇了我们那套 “管理法则”。
  
  市场开放透明的经济政策,使得企业之间的竞争更讲究规模化、规范化,我们也不得不顺应时代潮流调整以往的手法,但许多过去的手段还是起着惯性的作用,这也是我的那套 “法则” 走向全面覆灭的根源。
  
  新千年伊始,我虽然相应调整了策略,但还是用最原始的手段幕后操控着招投标的结果,却开始不断碰壁,我已明显感到力不从心。此时,面对从未有过的不利局面,年轻人的浮躁心理就显现出来,也直接导制了我的失败
  
  2002年底,宝钢开始对下一年度主要的钢渣资源执行新一轮的公开招投标,我们也做好了相应的 “工作”,打算以“围标”的形式掌控投标结果。就在此时,突然出现了一家外来的新客商,财力雄厚,据说身上上十亿,并且关系上达北京高层,这位老板雄心勃勃,公然宣称要垄断当时宝钢的钢渣资源。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我也托人带话给对方,希望我们坐下来谈谈,以免恶意竞争对双方都不利,未曾想这货居然完全不屌我这套,直接拒绝了我的一再 “忠告”,扬言 “各显神通、公平竞争”。
  
  面对这种极端挑衅的恶劣态度,顿时激起我们内部 “群情激愤” ,同志们纷纷表示,绝不能辜息这种 “歪风邪气”,必须坚决 “打击侵略者”,然而我还是冷静的压制了大家的情绪,并未采取任何鲁莽的行动。
  
  对此,我及时调整了既定方案,以图在投标中击败对手,随后很快到了招投标的日子,为了慎重起见,当天我特意亲临投标现场压镇指挥,会场客商云集,气氛有些凝重,对方也高调进场,一幅志在必得的态势,极不屑地频频冲我上下打量,我与对手就这样开始了 “短兵相接”。
  
  经过一番紧张 “较量”,我们各出其招之后,很快投标结果出来了,当听到现场宣布对方以不可思议的 “跳楼” 价,极低标中标时,会场一片哗然,所有目光全部都聚焦到我和对手身上。
  
  我再也难以压抑愤怒的情绪,起身冲到对方身前,厉声断呵!“你他妈捣乱是吧?这种价格能做吗?我就等着看你亏得连裤子都没得穿吧!” 对方很屌的站了起来,手指几乎指到我鼻尖反驳道,“我就是要强龙压过地头蛇,我有的是钱!我今天就是要玩死你!”
  
  面对这种嚣张气焰,我一声怒吼,“你他妈玩死我!?老子今天就打死你个傻逼!” 我终于忍无可忍,随手操起身旁的凳子的出手了,我发疯似的一下又一下,对方杀猪般嚎叫着,直到我被人强行拖走,血溅到了我的脸上……www.duwenz.com
  
  随后那货被送到医院,然后就报了警,然后我们有两个兄弟在场地被人砍成重伤,然后那货出院在住处被人打残,然后他提前退了休,然后坐着轮椅回了老家,然后我们也退出了宝钢这个“地盘”,再然后我独自亡命天涯,再然后……
  
  虽说我好歹算是躲过了牢狱之灾,但颠肺流离几番辗转,偏避异隅,惶惶不可终日,长达八年之久,饱尝人间冷暖之苦,久励亲眷离难之摧,个中辛酸谁解其味?可谓一番滋味苦涩心头!
  
  但不管怎么说我终于是避过一劫,几番挣扎之后,重回故里,犹如重返人间,环顾四周,已然物是人非,恍如隔世,不禁感慨万千!这些年来,我总是不断的反思,其实老天真的待我不薄,天生给了我不少优秀的潜质,可惜我用错了地方,糟蹋了老天给我的馈赠,否则我的人生或许真的是灿烂辉煌!
  
  我时常会想小时候,如果我当时好好读书,如果我没有早早辍学,如果我没有踏足江湖,如果我能够考上大学,也许我将走上另一条人生道路,就像我跟朋友们调侃的那样,如果我当初没有被你们带坏,如果我当初没有混社会,如果我用功读书,如果我考进了清华北大,那么你们只能从CCTV里认识我了!可是人没有如果……
  
  好吧!那就这样吧!我也应该开始新的生活了,如今我已年近奔五,年龄已不允许我再摔跟头,去年我们圈内的一个老兄弟,也跟我当初那样出了事却翻了船,也是这么多年来在我们这大名鼎鼎的老大,今年整整五十岁被判刑十五年,按时下新的《监狱法》规定,刑满起码六十出头了,六十多岁的老大?想想真的好可怕。
  
  我对于自己现在的状态很满足,本份的安守自己的本份,太平的赚点小钱过点太平的日子,两房家眷,两个儿子(属历史遗留问题),人缘不赖、朋友不少、知己不缺、知音不断、红旗飘飘、彩旗荡荡、飘忽于正邪之间,游走于江湖之外,逍遥于平凡之中,不甚快哉!
  
  江湖还是那个江湖,老大也还是这些老大,江湖紧随着时代的步伐,犹如飞逝而去的列车,我就像个中途上车的游子,错过了沿途的风景,听着身旁形同陌路的旅人,操着似曾相识的乡音,眉飞色舞的描述那些与我无关的精彩。
  
  我才突然意识到,错过了这段旅程的段落,我已然无法跟上时代列车的节奏,不可避免的被现在的江湖淘汰了,风光无限终成过往,这趟列车行驶的旅途只有单行道,不可能逆道而行,即便我怎样不甘,时光没有从头再来,终究无能为力,就像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何况我早已没有了往日的激情。
  
  如今这江湖路已变做了平坦的 “高铁”,如今的帮派早已是鸟枪换了炮,变得像面目全非的 “和谐号” 机车,驶入了 “金钱至上” 的快车道,车厢的格局已焕然一新,满席的坐位也井然有序,我素来不喜勉强挤身而坐,索性站立边缘的位置,偏安一隅亦不失为趣,窗外的光景从眼前疾逝而过,令人目眩、恍惚、迷离、茫然……
  
  列车,一如既往地飞驰而行,如同那滔滔江水,后浪推着前浪,滚滚向前,向前!前方,这江湖的风云变幻莫测,如同那茫茫大海,潮起跟着潮落,一望无际,无边!然而,我已不再是昔日浪尖的弄潮儿,我更喜欢做一粒大浪淘过的金沙!因为,我不做小弟已经好多年……(文/駿哥)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wz/1022240.html
  读文斋评分:9.0
本文作者(駿哥)个人主页】【给作者留言
很好
本文作者(駿哥)的其他文章,您还要去看看么?
继母的爱
  春去秋来,老妈竟然已年过60,但做家务活的麻利劲儿,却依然不减当年,打理着家中的大事小事,把家里家外都收拾的井井有条,纤尘不染。这两周我弟弟从澳洲回上海办事,全家人难得一聚,今天是寿宴和家宴,我特意亲手为她点燃生日蛋糕。作为优秀的企业党政领导干部,老妈工作认真...
江湖
  有人的地方便有 “江湖”,中国人自古皆有江湖情怀,所谓江湖 “义” 字当头,江湖中人讲的是道义,其中的 “义” 自不必说,这个 “道” 颇具内涵,赋有规矩、次序、修为、德行、等等之说,“歪江湖、正道理”,说的便是如此,重在以德服人。 我的江湖情结,最初源于《水...
深秋夜语
  是夜,闭目而聆夜寂,固无眠;乃起,披衣而坐,燃支香烟,沏壶香茗,轻烟袅袅,胜似神仙。 方时,友约宵夜,执杯邀影共觞月,复佐羊肉串,妙哉,不亦惬耳。 饮者,畅快也,故曰畅饮耳;羊肉者,味鲜而如烹鱼也,可堪可比,两者相合,故曰鲜字也;此二者,人皆深爱,兼得之,何复...
父爱如山
  农历九月十五,父亲七十一寿辰,中午全家人团聚一堂,一桌老爷子钟爱的川菜,有荤有素;两瓶小瓶装爽口的白酒,一人一瓶,算是为寿星祝寿! 父亲退休之前,曾担任多年大型国企的主要领导,为人心态平和,处事温良恭让,对上敢于坚持己见,对下善于体恤部属,赞誉颇佳;对家人态度...
读者评论
本文由以下大编辑审核过!
笔耕通过
赵小路通过
千诺通过
列文推荐阅读
搁浅推荐阅读
执笔の写淡然通过
若枫尘通过
全子通过
敏于行通过
半字浅眉△℡ㄛ通过
半字浅眉△℡ㄛ
半字浅眉△℡ㄛ回复作者:唔,抱抱哒,给你安慰哒。
2017-01-14 22:30 | 1.68.43.*回复
半字浅眉△℡ㄛ
半字浅眉△℡ㄛ:看似搞笑的一篇文,细细品味,有意思极了。
2017-01-14 13:50 | 1.68.33.*回复
作者回复:呵呵~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搞笑嘛!?充其量也只是自嘲式的调侃罢了,其实一肚子苦涩与眼泪丫~!??????
列文
列文回复作者:好,待你有闲情雅趣再著文时,我必认真拜读!
2017-01-11 14:38 | 211.138.117.*回复
搁浅
搁浅: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文字很长,然后就是写的条理清晰,若是10分,那我给你8分
2017-01-11 12:46 | 39.130.52.*回复
作者回复:感谢你的观注与好评~!
列文
列文回复作者:嗯,是丁力,而非丁立。评论中错一字,望谅解。
我觉得人生中过往的经历,既使在今天回首时,有懊悔,有叹息,也是人独有的铿锵有力的生命足迹,都是应该弥足珍惜的。何况,你的过往又那般轰轰烈烈过。有时侯,人的意识总被主流文化所影响和羁绊,就无法发现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的本质,特立独行的人生,真知灼见的思想等就根本无从体现。好在你的人生足迹也曾另类过,所以,你对生命的体会如此深刻,体现在这篇文章里,使文字有了一定深度。赞哦!
2017-01-11 06:20 | 112.17.242.*回复
作者回复:兄弟之言,愚兄深以为是也!某天性桀骜,言行举止,平素不拘小节,惯以遂性所欲而为之,时以磊落仁厚而勉之;持人待物,尚能公正客观,不以富甲达贵而附之,不以贫贱卑微而漫之;凡至情至性者,皆当以诚而待之;然触及底线者,关乎为人之本也,则盖难苟从耳!今蒙兄弟抬爱,余不甚慰也!近日诸事烦杂,无暇挚笔行文,待落得闲时,兄必当揭力而著之……
列文
列文:好啊,总算读到你"系列"的第一篇了! 这篇文章读后感慨甚多!看你在宝钢混江湖时,做事的手法有点象《上海滩》里的许文强,但招标会上的作派,却变成丁立了。读到最后,怎么读出"浪子回头,幡然醒悟"的读感? 你将你的真实人生如实发在这个网上,网上文友的反应可能会较大。我个人是很赞你的磊落坦荡的。你此文,我用四星荐之!
2017-01-10 19:05 | 112.17.243.*回复
作者回复:非常感谢兄弟的鼓励与厚爱~!!!
上海帮会的许文强和丁力,洪兴社团的陈浩南和山鸡,这些影视作品虚构的帮会人物,代表着现实社会帮派人物形象的真实再现与缩影,所谓 “时势造英雄”,在不同的环境和时代背景下,不同江湖势力的存在,其形成过程固然有着一定的偶然性,但却又是社会现实条件的必然产物。
无论是上海滩的 “文哥” ,还是洪兴帮的 “浩南哥” 们,包括九十年代的我们,同为江湖中人,行为规则、道义规范,是非标准、江湖传统、一脉相承、亘古不变!
如今的江湖,已然被金钱腐蚀得不堪入目,英雄豪迈、江湖豪情、早已丧失怠尽,如果江湖没了血性,没了担当、没了操守、没了仗义,这江湖人岂不是沦为真正的地痞无赖、恶棍歹徒了吗?那又何谈英雄?何来好汉之论?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一群标准的乌合之众、无耻之徒而已。
也许我自以为是、或许我自命清高、可能我自甘淘汰、我无法与时俱进、也罢!从此我不做小弟好多年……
我要发表评论 (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
  对本文打个分? 点击星星进行评分 1星:很差、2星:较差、3星:一般、4星:较好、5星:很好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