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每月精选
推荐排行
获赞排行
文章
励志文章
亲情文章
爱情文章
友情文章
校园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人生感悟
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故事
励志故事
爱情故事
情感故事
感人故事
诗词
现代诗歌
古诗古词
爱情诗歌
爱情古诗
作文
作文宝典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高中作文
登录 | 注册

海棠依旧,断肠天涯

评分:作者:慕郁憬 [个人主页]时间:2020-03-22 22:24

  【上】

  如果人生有再回首,想来,海棠是不愿再遇见“她”了,毕竟越美的东西,毒性越强。

  听闻越地风水极好,多美人,这让长相极为普通的海棠很是向往。如若有一天,她要是去了越地,定当好好与美人交流交流心得,看看美人是否也有忧愁,毕竟现在的她正被父亲逼婚,苦闷至极。

  海棠生于和平年代,家中祖辈经商,故而资产很是丰足。到了她这一代时,已是生活无忧。不过她也不懈怠,还是经常跟着父亲四处跑商。

  幸运的事,总是来得很快。这天,阳光明媚,春花开得很艳丽,四处都是妖娆的春花,海棠坐在院子里欣赏海棠,等着父亲的到来。

  父亲说,今日要带她去一个好地方去见老友,只是不知是什么地方?窗前的海棠开得正艳,红得妖娆,像是吸食人惊魂的妖精。不过,海棠很是喜欢,因为她极喜欢美丽的事物,也包括海棠花。

  不过,海棠也知道这种花还有另外一种名字——断肠花。好像,海棠的父亲曾妻子突然过逝,而非常难过,想起昔日甜蜜的爱情,甚为感伤,故而给她取了海棠这个名字。

  “棠儿,收拾东西走吧!”海晏沉着的声音传来,海棠才注意到自己发呆了好久。

  “好”海棠淡淡地回应了一句,对她来说,如若不是那个地方,其他都一样,没什么吸引力。

  懒懒地把行囊装包带走,坐上马车。

  “棠儿,你可知,为父要带你去哪儿?”

  “不是在附近么?”

  海棠有些疑惑,父亲为何会问她这个问题。

  “棠儿不是想去越地么?”海晏宠溺地看着海棠素淡的脸。

  他的裳儿的女儿本该是天上明月,奈何情况特殊,只能以平庸之姿生活,而且她还不知道……

  想到此处,海晏觉得有些伤感,要是自己再强些就好了,断然不会让女儿受这般苦楚。

  “父亲,咱们是要去越地么?”藏住眼中的惊喜,海棠轻声问。

  “哈哈哈,是呀,去越地见为父的老友。”海晏随手抓一缕胡须笑道。

  他与这老友可是多年未见,这马上就要见面了,心底总有些欢喜。

  【中】

  马车从海棠居住的蜀地一直向西行驶,途中停歇过几次,三天后,就到达了越地。

  微风和暖,淡色炙阳,越地湖泊较多,水天相接的景象时常能见到。此刻正直晨光微泄时分,来往的人较少,但依稀可以看出这里景美、人更美的事实。

  十五岁,正是慕春的年龄,海棠与大多数人一般,都喜欢看俊俏男子,只是她的脸皮较薄,只是躲着远远看。

  “海棠,我们到了。”海晏看着海棠迷茫的神色,笑道。

  “哦,好的。”海棠甜甜地笑了。

  抬头,看到客栈的名字“清韵阁”,是个好名字,就是不知里面住着的人会不会一样长得好看,海棠淡淡地想着。

  却不妨自己落后了一大截,知道突然撞上一个有些温暖的硬东西时,她还抬头。

  入目的是一个美人,极美。秀气的眉毛、摄魂夺魄的丹凤眼、妖娆邪佞的红唇、玉肤凝脂般的皮肤……

  海棠不知该如何形容,她只知道,自己大概是醉了,被女子的容光摄了魂。

  “姑娘你好,请问能让让么?”旁边的俊秀男子用扇子掩唇遮笑道。

  “额,可……可以”,海棠有些尴尬地让开了路,她注意到那个美人全程没有说话,只是板着一张脸,像极了别人口中的冰山美人。

  待走远了之后,男子才打趣道“暮云,你看你的女装多成功啊,这一路上你的美色迷惑了多少人呐!”

  回应男子的是冰冷暗含警告的视线。

  男子承受着极强的压力,随意笑道“哈哈哈,我就开个玩笑,别介意,这局算你过关了。”

  男子姓蓝,名溏越,与暮云是好友。今日源于一个赌约,众人想看两位翩翩公子女装之下,谁的魅力更大,于是就发生了这么件事,暮云扮成女装出行。

  【下】

  清韵阁,海棠坐在桌边发呆,她父亲去会老友了,留她一人在这儿等着,貌似有些无聊。

  撇撇嘴角,海棠又想到那个美人,一眼便能念念不忘,妖娆的身姿,绝色的面庞,美到令人心神荡漾。不知,还能否遇上她,再解相思之情。

  “棠儿,出来一会儿。”海晏沉着的声音在门边响起。

  海棠惊觉父亲会友的速度,起身开门“父亲,有何事?”

  “给你介绍个人。”海晏笑意融融地看着海棠道,他下巴上的胡子一翘一翘的,看起来极为滑稽。

  “好”,海棠从不拒绝父亲的要求,除了婚姻大事之外,因为母亲去世得早,父亲一人抚养她长大成人不容易,她也就不愿让他为难。

  清韵阁一楼是吃东西的地方,食客大多是住宿的客人。海棠随着父亲一路走,看尽身旁的美人,心里很是知足。

  “棠儿,这是你暮伯父,这是你暮伯父的儿子暮云。”海晏热情地介绍着桌上的人。

  而海棠眼前只有那双摄魂的丹凤眼,是那个美人,原来是“他”,心中浮现欢喜,海棠眉开眼笑地接了下一句“暮云,你好,我是海棠。”

  暮晏惊诧地看着海棠,丝毫没有因她不得体的举动而恼怒。

  “海棠?”这个名字还真喜感。低沉的音律像水流一般滑过海棠的心,她觉得美人说话也很好听。

  暮父看着儿子与好友的女儿聊天,心中甚是高兴。暮云已经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了,可他从未和哪个女孩搭过眼,这让他很忧愁。

  看着老友,眉毛微挑,两人相视找借口离开了。年轻人的事,还是让年青人自已沟通比较好。

  “你有喜欢的人么?”看着眼前极美的脸,海棠不自觉就把心声说了出来。

  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闹了个大红脸。

  暮云玩味地看着女孩低头垂眸,脸红腮霞,轻语“这个问题于你很重要么?”

  “嗯,是有些。”海棠支支吾吾地说,眼神有些闪躲,她不太会和喜欢的人交流。

  好笑地看着海棠躲闪的眼神,男子突然生出一种逗人的想法“我喜欢今日与我一同出去的那个男子。”

  轻飘飘的话语落到海棠耳边犹如重铁,敲击着钝痛的心脏,原来,他有喜欢的人了。

  眸光暗沉几秒后,淡然抬眸,轻松愉悦地与暮云交流起来。好像一切未曾发生,而他只是她熟稔的好友。

  第二天,海棠便随父亲回去了,海晏曾试探过女儿,问她是否喜欢暮云,而他只是淡淡地甩了甩头“我配不上他。”

  心中压着无数秘密的海晏,看到女儿为一个男子神伤至此,他也顾虑不到其他了。悄悄拿出一个小瓶子,把海棠容貌的秘密告诉她,希望她能勇敢追求自己心中所爱。

  海棠知道秘密后,依旧没有很欢喜,她只是拿着瓶子左看又看,然后一把摔在地上。

  海晏惊讶地看着她的举动“棠儿,你这是做什么?”

  “父亲,我不喜欢他,您也不用编谎话来骗我。”海棠平静地说。

  她知道,就算自己有绝世容貌,也换不回一颗给予他人的心,有些事早断早好。

  回到家后,海棠又看到了盛开艳丽的海棠花,只是此刻,她却又想到了海棠花的别名“断肠花”。
  (文/慕郁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