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_散文诗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诗句 - 现代诗歌 - 如果天堂真的有泪一一献给我的母亲的诗歌

如果天堂真的有泪一一献给我的母亲的诗歌

作者:驿动的心 [文集]时间:2018-08-10 11:36阅读:  字体:
  如果天堂真的有泪
  一一谨以此献给我逝去了多年的妈妈
  
  蔡愛军
  
  
  如果天堂真的有泪
  那一定是妈妈流露的
  流露心中她那隐隐的悲
  如果细寂然无声
  那一定是妈妈渴望着
  渴望与我在生命中相随
  
  一一再一次
  轻轻地牵着我的手
  带着田间劳作的疲惫
  让我在她的眼里
  再一次轻轻地飞
  
  一一再一次
  柔柔地捧着我的脸
  拍去我身上沾满的灰
  让我在她的怀里
  再一次柔柔地睡
  
  一一再一次
  却是再也不可能的事了
  当一切都已经转身成背
  只是孤单地留下我一个人
  还在再一次地叩响着
  被岁月的尘土深埋的门扉
  
  于是,一一我不说话
  我慢慢地闭上眼睛
  任凭着这窗外的雨水
  慢慢地合着妈妈心中
  流露的她那隐隐的悲
  一一如果天堂真的有泪
  
  是否她会和我一样感觉孤单
  当黑夜来临时难以独自面对
  是否她还在呼唤着我的名字
  就像是从前在童年的村庄里
  需要我作為一个孩子的依偎
  一一如果天堂真的有泪
  
  (If it's real that heaven has tears,
  It must be your whisper words in my ears.
  Tell me there's no sorrow and fear,
  Tell me all my burdens you will bear.
  But where are you now?Just only I'm here.
  I'm calling you and mummy,can you hear?)
  
  
  灵感涌至急草于1997年11月21日 17:30分,星期五,于江苏省南京巿龍潭监狱北监区生活一中队生菜组,一个人默默地流泪在监舍四楼最里处左边的一间学习教室里。By Wandering Heart
  初作于1997年11月30日 12:25分,星期日,中午时分,一个人偷偷地曲膝于监舍二楼最里处左边生菜组的上层床铺上,于生命里的龍潭镇。If It's Real That Heaven?Has Tears 一一To My Dear Mummy Whom Has Passed Away For Many Years.
  略改于1997年11月30日 14:32分一15:25分,星期日,一个人于监舍四楼的学习教室。
  二略改,且初定稿于1997年11月30日 16:12分,默默地流泪于监舍四楼的学习教室。一一I Shall Be Free!By Archer(阿蔡)
  三略改且作No.7小节英文诗;并初定稿于1998年9月16日 11:56分,星期三,在给曉蓉(現在的孩子妈)的一月一封的书信诗稿中,于江苏省南京市龍潭监狱北监区生活一中队二楼聾哑组监舍,给我逝去的母亲。By Little Fellow(小家伙)
  四略改No.7小节“Tell me there's no sorrow and fears”,改為“Tell me there's no sorrow and?fear”,“I'm calling you,Oooh mummy,can you hear?”,改為“I'm calling you and?mummy,can you hear?”;且最终定稿于1999年1月11日11:56分,星期一,Sunny,I'm sitting in the sunshine,于生命里的龍潭镇,北监区北伙二楼聾哑组监舍一扇冰冷的铁窗前。一一I Shall Be Free!快要回家喽!If It's Real That Heaven Has Tears 一一To My Mummy. By Aijun Chai(R)龍潭
  
  
  
  
  
  我希望您仍然会在这里
  
  一一谨以此献给我逝去了多年的妈妈
  
  蔡愛军
  
  
  我希望您仍然会在这里
  您仍然会在这里注视着我
  一一我童年走过的
  每一条清晰的路径
  
  是我仍然在牵着您的衣襟
  陪着您看世间的落叶飘零
  在无数个懵懂无知的日子www.duwenz.com
  一一是您為我燃起
  所有生生不息的光明
  
  我希望您仍然会在这里
  您仍然会在这里触摸着我
  一一我心灵起伏的
  每一次宁静的呼吸
  
  是我仍然在踩着您的脚印
  随着您听村旁的河水轻吟
  在无数个恍然惊醒的梦里
  一一是您要我相信
  明天还会悄悄地来临
  
  一一如果这是可能的事
  如果风中仍然传来您轻细的声音
  如果雨里仍然走来您飘柔的身影
  如果我仍然能扑进您怀里说愛您
  
  我希望您仍然会在这里
  您仍然会在这里為我抹去
  一一我泪水流过的
  每一丝悲伤的痕迹
  
  是我仍然在喊着您的名字
  等着您从天堂的深处回应
  在无数个默默支撑的夜里
  一一是我仍然会在这里
  如此孤单地為您站立
  
  
  灵感涌至急草于1999年1月23日 01:56分,星期六,深夜难眠之际,于江苏省南京巿龍潭监狱北监区生活一中队二楼聾哑组监舍,于一扇冰冷的铁窗边的上层床铺上。I Wish You Still Were Here 一一Tributes To?My Mummy & In Memory Of Whom Has Passed Away For 20 Years. 一一I Shall Be Free!快回家喽!By Archer(阿蔡)
  再草于1999年1月23日 07:16分,Raining,于聾哑组监舍,于生命里的龍潭镇。By Little Fellow(小家伙)
  初作于1999年1月24日 01:56分,凌晨,一个人难眠之际,于监舍上层床铺上。一一谨以此诗向Pink Floyd的歌曲《Wish You Were Here》致敬!By Wandering Heart
  略改No.2小節“看世间的风雨飘零”,改為“看世间的落叶飘零”;No.7小節“為你而孤单地站立”,改為“如此孤单地為你站立”;又加No.5小節的第2、3、4句,原小節只有一句;且初定稿于1999年1月24日 02:46分,星期日,凌晨时分,原诗题為《我希望你还在这里》,一一给我逝去的母亲,并以此悼念她逝世二十周年!于江苏省南京巿龍潭监狱北监区生活一中队二楼聾哑组监舍。By Aijun Chai(R)龍潭
  再略改,将原诗题《我希望你还在这里》改為《我希望你仍然会在这里》,并将诗句作相应的改动,于2006年1月26日 08:37分,星期四,于咫尺商场柜台,农历腊月二十七。By Archer(阿蔡)
  又将所有的“你”改為“您”,且最终定稿于2018年8月8日 08:32分,星期三,Sunny,一个人于咫尺商场柜台。By Wandering Heart
  
  后记:重读十九年前的诗句,尤其是No.5小节,“一一如果这是可能的事 / 如果风中仍然传来您轻细的声音 / 如果雨里仍然走来您飘柔的身影 / 如果我仍然能扑进您怀里说愛您”,我竟然又落下泪来,為十九年前在南京巿龍潭监狱悲伤难抑的自己,也更為三十九年前在沔阳老家绝然而去的妈妈!
  8月2日晚八时许,在位于武汉巿汉江边的汉阳国棉一厂附近一小餐馆里,因為听到请我喝酒的刘强心同学无意中说出的关于三十九年前(1979年7月26日)的让我哀伤更震惊的一句话,三天后的8月5日晩,我下决心整理出这样一部储满泪水的诗集《如果天堂真的有泪》,以献给我逝去近四十年的妈妈,愿她可以在天堂安宁!
  刘强心同学的老家是沔阳县长埫口镇黄旺大队一队,和父亲同一单位的战友向德先叔叔正好也是一队,我家是五同大队五队,中间只隔着沙湾大队,有四五里路远,而强心的亲姑妈就住在我家正对门,他的姑爷叫蔡树才,剃头匠,我总是亲热地喊“树才爹爹”,我喊爹爹的儿子為“燕华哥哥”。因為此,强心同学总是往我们五队跑,和我们一起玩,我那时还小,七八岁的样子,只记得调皮的我跟村里几乎同龄的伙伴蔡国营、蔡中发、蔡同汉等满村撒腿地跑,对外村又比我大的他并不太亲近。在印象中,父亲每次从武汉回家探亲时,一有空闲就会往黄旺跑,有时还带上我。记得是1978年暑假的时候,父亲骑着自行车去黄旺,我坐在后面的车座上,沿河上汉江江堤,再从集木大队下坡,到通往黄旺大队的那条颠簸不已的大路上后,慌乱的我不小心将小腿伸进了后轮,疼得“哇哇哇”地大哭。父亲连忙下车,一边按摩我的擦破了皮且红肿的脚踝,一边责怪我:“怎么这么憨?笨得像个猪!”我并不知道,父亲那么着急,只是為了看望一位之前和他从武汉一同过来并在长埫口街上下车后才分开的人,一一而8月2日晚,强心同学与我无意中说起的就是这些!
  因為太多的偶然成了必然,强心同学对于我家的了解反倒比我要更多一些,当他无意中说起三十九年前的这件旧事时,我表面装作没事,内心底却愤怒之极!好了,我终于知道1991年底父亲和后来的母亲為什么铁了心要赶我出武汉巿了!
  多少年过去,我并不想追究谁,我只想一点点地寻找到我的妈妈那年绝然而去的真相。我想:无论一个人年轻时是多么地傲气潇洒,是多么地妩媚漂亮,终有一天也会老去,也会佝偻着身躯甚至卧床不起,也会满脸皱纹地望着路上正年轻气盛的人们而垂头叹息,那么,我们该如何安放自己曾经不安的灵魂?我们该怎样善待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世上没有永不透风的墙,那些人年轻时的阴险甚至可能犯下的罪恶,终有会被揭开的一天!很多的时候不被追究,不是没有人不知情,而是因為很多的人选择了沉默。所以,那些迷途的人们啊,请永远不要伤害别人!请永远不要為了自己的那点卑微到尘土的“幸福”而伤害别人,甚至将别人一步步地逼上绝望之路!也许只有这样,一颗原本善良的心才可永世安宁。
  而我,是的,我还在这里如此孤单地站立,任凭哀伤的泪水飘落一地。我想着,我还可以像从前一样,在满是泥土的村庄里撒腿奔跑,然后,猛地扑进妈妈的怀里:“妈妈,我愛您!我多么希望,您仍然会在这里!”......
  
  一一是以為记。作于2018年8月8日 18:23分,星期三,Sunny,一个人于咫尺商场柜台。By Wandering Heart
  
  
  (一张合影相片。)
  1995年1月27日上午,由从北京回来的雷泽武兄弟拍摄于汉阳胡家湾12#的家中二楼楼顶,使用木艳兄弟的凤凰DC303K机械单反相机。左起,依次為外甥翔翔、我、妹妹和姐姐。那时,我还是武勘院测绘大队103队的一名四处奔波的测量员呢,正意气风发!
  如果妈妈看到这张相片,一定会含泪微笑!因為她一直牵挂的三个孩子都已经长大了,1979年7月26日那天她走时,最小的妹妹才刚过六岁,最大的姐姐还未满十一岁,而我,才八岁多。岁月是如此沧桑,生命又那么顽强,因為总会有一缕阳光照耀我们寒冷的肩膀,因為总会有一些愛守护在我们孤单的身旁!
  唉,我多么希望,妈妈啊,我希望您仍然会在这里!不觉,泪水又流了下来......
  
  一一是以為記,作於2018年8月9日 01:32分,星期四,凌晨时分,小儿皮蛋已睡,窗外隐隐地传来蛐蛐的叫声。By Wandering Heart
  
  
  
  
  我希望您仍然会在这里
  
  一一谨以此献给我逝去了多年的妈妈
  蔡愛军
  
  
  又到了过年的时节,很小的时候,妈妈在的时候,我也和周围的人一样最盼望过年。可是很小的时候,妈妈不在了的那年,我才八岁多,那以后,我就最害怕过年了,我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哪里是我的家,我该在哪个家里过年?有时在别人家的桌上吃年饭,有不知情的人会很关切地问:“嘿,这孩子是哪家的?这孩子的妈呢?”通常我都会沉默,或者再问我,我就会流出泪来,或者找个理由不吃了,跑到外面,跑到空旷的田野里,和着冷风大哭一场,等着大人找到我劝慰我回去,或者一个人就坐在田埂上,等天黑了一个人摸着回去。那一刻,妈妈,我多么希望您在我的身边,我希望您仍然会在这里!
  《如果天堂真的有泪》这首诗歌创作于1997年11月,我记得我是一边创作一边流泪,我被我自己感动!那时,我在南京市龍潭监狱北监区生活一中队,还在最艰苦的生菜组。记得1998年的春节,腊月二十九的晚上的联欢晚会上,有我表演的节目,在由梁成志大组长弹Guitar、我演唱一首《让我一次愛个够》后,接着是我朗诵献给妈妈的这首诗歌。我不断告诉自己要控制情绪,千万不要在大家面前流泪,可是,当我一站在简陋的舞台中央,凝神静气,才报出诗歌名,我就陷入了一片巨大的感伤之中,那些感伤几乎将我淹没!当念到 “一一再一次 / 却是再也不可能的事了”这一段时,我终于无法控制内心里巨大的如洪水一样袭来的悲伤,终于哭了,泪水不断地涌出来......唉,那一刻,妈妈啊,我多么希望您仍然会在这里!
  
  我现在诉说这件事,是想说,為什么在去年(2005年)6月3日武汉洪山体育馆的舞台上,我看到崔健挎着那把Guitar,弹着唱着,一只腿立着,另一只腿用力地蹬着舞动着?坐在舞台附近的我将这一幕看得非常真切,真是让我感动!他為什么会如此地努力?也许会有人说,不就是唱唱歌吗?至于这样吗?作秀而已吧?我却不这样认為。我想我应该能理解大哥的感受,大哥是在用心地歌唱,那些动作一定是他情不自禁的表现,他不是刻意在做,那是他心灵最真的表露!就像我在舞台上朗诵我的诗歌一样,我没法控制住我的情绪,一站在台上,我就不是原来的自己了,我的全身心都凝聚在舞台上,我任我的心灵舞动!所以,有时我想,我应该在大哥面前高唱起他的《一块红布》,“因為我最知道你的痛苦”!
  记得是2003年初吧,我购买到崔健主演的电影《我的兄弟姐妹》的DVD影碟,我和我愛人还有快三岁的女儿一起在家里看,那是一天下班后的晚上,我看着看着就心潮起伏,女儿也很着迷,很感动,尤其是听到最后当梁咏琪主演的齐思甜在音乐会场绝望又满怀期待地转过身来,对着姜武主演的齐忆苦大喊一声:“一一 哥!你回来!”,啊,那一声真是荡气回肠!那一刻,梁咏琪哭了,我看着哭了,愛人也看得眼泪直打转,女儿桐桐坐在中间,看见爸爸妈妈都在抹眼泪,也被弄得想哭。她很好奇地问:“爸爸妈妈,您们怎么都哭了呀!”愛人就对女儿说:“因為你爸爸的经历也跟他们一样呀!”女儿“哦”地点点头,為我擦眼泪,说:“爸爸,别哭别哭!”那一刻,妈妈啊,我多么希望您就在我们的身边!
  我还记得是1989年秋天吧,电影院里开始放台湾电影《妈妈再愛我一次》,我看了两遍,就在电影院里哭了两遍,其实周围的人十有八九在哭,我只是比他们哭得更伤心、更深切而已!是啊,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我自从妈妈不在之后,就像一根草了,到处漂游!那小鱼儿就像是我呀,总在哭喊着“妈妈,妈妈”,就像我小时候在乡村的旷野上嘶哑着喉咙使劲地呼喊妈妈一样!我就这样在对妈妈无尽思念的泪水中慢慢地长大,慢慢地,我也就学会了坚强!当我现在拥有了一个家庭,拥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多么希望我的妈妈能看到这一些,妈妈一定会很高兴,会很知足,这应该是妈妈能享受到的,可是妈妈却不在这里!这真是让我更加感伤!
  
  当我聆听Pink Floyd演唱的《Wish you were here》时,一遍又一遍,我感慨万千!当我听Michael Jackson在他的歌曲《The lost children》里深情地唱起“Wishing you well,and wishing you home”时,我总想要泪流满面!我也曾经是一个the lost children,a homeless child,长大了,有了摇滚音乐,我成长為一个The Flower Children。当Pink Floyd最后唱起“How,how I wish you were here”时,我也真想对我逝去了多年的妈妈唱起这首歌儿,我也多么希望我的妈妈仍然会在这里!
  “一一如果这是可能的事 / 如果风中仍然传来您轻细的声音 / 如果雨里仍然走来您飘柔的身影 / 如果我仍然能扑进您怀里说愛您”,妈妈啊,我多么希望您仍然会在这里!How,how I wish you still were here!愿我的妈妈能得到安宁,愿天下所有善良的妈妈都能得到安宁!让我们為所有逝去了的生命祈祷,让我们為所有还没有逝去的生命祝福!怀念我们失去的一些吧,让我们永远珍惜现在的一切!
  
  2002年4月5日,清明节,二十三年后,我让我的妈妈在荒野的小庙里孤独了二十三年后,在舅舅、幺爷和姨爹等家乡亲人们的帮助下,了却了一直压抑在我心头多年的心愿,花两天的时间為妈妈立了一个很大的墓碑。村里的乡亲们都羡慕不已,都说:“运珍有这样的一个儿子也值得了啊!”妈妈的骨灰就装在一个花白的小瓷坛里,用一块厚红布包裹着,那个花白的小瓷坛曾是她给我和姐姐妹妹装炒米、麻花叶子吃时用的,睹物思人,却早已物是人非,我的泪水一下子喷薄而出!我无法抑制住内心里长久以来的悲伤,长久地跪在妈妈的墓碑前,真希望就那样地长跪不起,真希望可以永远地陪伴着我的妈妈!我一边叩着响亮的头,一边流着泪说:“妈妈啊,我让您受委屈了!我让您受了二十三年的委屈!您走时,您走后,我还太小,还不懂事,请您原谅我,一一好吗?我希望您能原谅我!现在我大了,我来了,我来孝敬您,希望您能够安宁!”
  在妈妈的墓碑前,在我忧伤的心灵里,我一直都想对她说:一一妈妈啊,您“是否就一直都在注视着我 / 自从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初”?请让我满怀热泪,对着您深鞠一躬吧!再鞠一躬!!鞠一躬!!!
  当又一个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的时候,此时此刻,“How,how I wish you were here”,我是多么希望,一一妈妈啊,您仍然会在这里!
  
  
  (此文初作于2006年1月26日 21:56分,星期四,农历腊月二十七,于外面一嘈杂的网吧,发表于崔健论坛;又略改,且初定稿于2006年1月28日 23:53分,星期六,除夕之夜,孩子妈和女儿桐桐回武汉过年去了,一个人于一嘈杂的网吧;又修改第二自然段关于联欢晚会表演的部分,于2016年10月31日 12:28分,星期一,Raining,于咫尺商场柜台;略改第八、第九自然段,将所有的“母亲”改為“妈妈”,且最终定稿于2016年11月1日 10:53分,星期二,Cloudy,刚创作完一首诗歌《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寻找到你》,一个人于咫尺商场柜台。By Aijun Chai(R)龍潭)
  
  
  
  生命在别处
  
  一一谨以此献给我逝去了多年的妈妈
  
  蔡愛军
  
  
  每当漆黑的夜色如潮水慢慢地浸临
  我总会听到一个平静而忧伤的声音
  它一定是来自您那久已沉默的心灵
  轻轻问着我嘿嘿你怎么会是在这里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究竟迷失在哪里
  也不知道这世界有没有这样的道理
  像一个花孩子為失去的自由而哭泣
  却没有人来愿意抚摸一下他的伤心
  
  我将如何啊拼凑这碎落一地的真情
  只是為了不让您看见我空蒙的眼睛
  我将如何支撑起这不愿倒下的躯体
  让您相信我一定还挺立着站在这里
  
  在您走过的路上我还牵着您的衣襟
  在您燃过的灯旁我还数着您的呼吸
  我将如何抹去这哽咽着洒落的泪滴
  让您相信我的生命一定不是在这里
  
  一一不是
  我一定是在其它的某个地方
  我一定能够让您看得清楚
  
  我一定像孩子一样睡得稀里又糊涂
  我还歪扭着头倚着门前那棵老桃树
  桃花开了的时候奶奶直在旁边咕噜
  我趴在地上像滩泥还光溜着个屁股
  
  我一定像狗儿一样欢得傻里又忙乎
  我还满村撒野穿着您缝补过的衣服
  河水涨了的时候哇您急得跺脚要哭
  我扎进水底半天才露出满嘴的泥土
  
  我也一定像少年时哼着婉转的音符
  我还迎着风儿踢嗒儿踢嗒儿跳着舞
  暴雨来了的时候心是块遮天的幕布
  我掠开一角偷看着宇宙万物的起伏
  
  我也一定像初恋时想着愛情的幸福
  我还掂着话儿准备在她的耳边倾诉
  绿草如茵的时候在她的睫毛下漫步
  我挽着她的手听她说我是她的全部
  
  她说守望每个清晨等待着我的日出
  她说守望每个黄昏祝愿着我的落暮
  不是这红色的污泥裹着黑色的桎梏
  她说不是在这里而是在生命的别处
  
  一一而您
  是否就一直都在注视着我
  自从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初
  
  
  灵感涌至急草于1998年7月26日 12:04分,星期日,中午时分,于江苏省南京市龍潭监狱北监区生活一中队二楼聾哑组监舍。整整十九年前,妈妈狠心地离开这个世界,留下我一直在这个尘世里孤苦地飘零,又飘落在这里,无限感伤之际,草以此作,想要献给亲亲的妈咪,更是為了鼓舞沉默而又悲伤的我自己!尽管生命在别处,但是,在这样的生命里,我不要像妈妈那样放弃!一一是以為记。My Life Must Be Somewhere Out Here 一一To My Mummy & In Memory Of Her That Has Passed Away For 19 Years(1979-07-26一一1998-07-26). 一一此“是以為记”作于2016年10月31日 10:58分,星期一,Raining,一个人于十八年后的自由的咫尺商场柜台。多少年后,我终于发觉,其实,我的生命不在别处,它就在我失去了所有的自由的那儿,在生命里的龍潭镇! By Aijun Chai(R)龍潭
  初作于1998年7月26日 23:36分,星期日,于二楼监舍聾哑组靠窗边的上层床铺上,深夜难眠之际 。By Wandering Heart & Little Fellow(小家伙)
  略改于1998年7月27日 23:46分,星期一,万籁俱静又难眠之际,于生命里的龍潭镇。
  二略改于1998年7月28日 00:64分,星期二,凌晨时分。一一I Shall Be Free!By Archer(阿蔡)
  三略改No.8小節“我撑着它的角惊叹宇宙万物的起伏”,改為“我掠开一角偷看着宇宙万物的起伏”;于1998年7月28日 11:04分,曲膝于聾哑组监舍上层床铺。By Little Fellow(小家伙)
  四略改于1998年7月31日 13:45分,星期五,曲膝于聾哑组监舍上层床鋪。By Little Fellow(小家伙)
  五略改No.2小節“像亚细亚的孤儿為世界的自由哭泣 / 却没有一个人来愿意理会他的伤心”,改為“像一个花孩子為失去的自由而哭泣 / 却没有人来愿意抚摸一下他的伤心”;No. 3小節“我将如何支撑起那不愿倒下的躯体”,改為“我将如何支撑起这不愿倒下的躯体”;且最终定稿于1999年2月26日 14:26分,星期五,Raining,于江苏省南京市龍潭监狱北监区生活一中队聾哑组。My Life Must Be Somewhere Out Here 一一给我逝去的母亲并悼念她逝世十九周年。By Aijun Chai(R)龍潭
  
  
  
  
  附:2018年8月6日上午开始整理的詩集《如果天堂眞的有淚》索引一一
  
  詩歌目録:
  
  1: 如果天堂眞的有淚 (1997-11-30)
  2: 我為我的心靈打開一扇窗 (1999-01-01)
  3: 媽媽,她說她愛我 (1999-01-02)
  4: 我從哪裡來,我是什麼,我要到哪裡去 (1999-01-05)
  5: 我希望您仍然會在這裡 (1999-01-24)
  6: 生命在别處 (1999-02-26)
  7: 回不去的靑春 (2002-08-07)
  8: 我會在那裡(Part I) (2009-07-30)
  9: 如果歲月可以回頭 (2014-01-22)
  10:妳怎麼輕輕觸動了我的傷心 (2015-11-21)
  11:我輕輕觸動了你的傷心一一給遠方的朋友蔡愛軍 (2015-12-12)
  12:我在遠方(Part II) (2016-07-25)
  
  
  附録文章:
  
  1: 流淚的靑春 (2015-07-29)
  2: 我希望您仍然會在這裡 (2006-01-28)
  3: 我會在那裡 (2009-08-10)
  4: 我也有一顆妳這樣的傷心 (2015-11-06)
  5: ?妳怎麼輕輕觸動了我的傷心 (2015-11-20)
  6: 我的那些沒有了媽媽的日子 (2016-01-21)
  7: 我從哪裡來,我是什麼,我要到哪裡去 (2016-12-20)
  8: 我的詩歌之路 (2017-06-21)
  (文/驿动的心)
  首发读文斋:http://www.duwenz.com/wensg/3031365.html
  作者个人主页:驿动的心的空间
本文作者(驿动的心)的其他作品,您还要去看看么?
如果岁月可以回头
《如果岁月可以回头》 文/蔡爱军 一一如果岁月可以回头 如果我不是那么倔强而跟着妈妈走 我会牵着她的衣襟在她流泪的时候 妈妈啊我愿陪伴您度过每一个春秋 一一如果岁月可以回头 如果我还可以站在那扇冰冷的窗口 让我...
如果你知道一一給生命中的一位女士
如果你知道 一一给生命中的一位女士 蔡爱军  一一如果你知道 我们曾经在一起的那些日子真是那么美好 为什么说好了你却丢下我一个人孤单地逃  一一如果你知道 你走后我的泪水一直在冰冷的风里随风飘 我呼喊着你的名字...
当我六十四岁时
当我六十四岁时 一一谨以此向崔健、John Lennon和我逝去的母亲致敬 蔡爱军 一一当我六十四岁时 我是否会涌起一阵阵莫名的悲哀 感觉青春并不像这汹涌奔腾的海 你看它远去后就没有再流转回来 只有我一个人站在...
如果没有诗歌
如果没有诗歌 一一给君念君 蔡爱军 一一如果没有诗歌 我的灵魂会在哪里伤怀 我只是一粒微弱的尘埃 随着风儿吹去随风摇摆 一一如果没有诗歌 我的青春会是什么色彩 我一天天地眺望着窗外 渴望着有一天自由会来 一一如...
上一篇:那年青春
编辑寄语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