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每月精选
推荐排行
获赞排行
文章
励志文章
亲情文章
爱情文章
友情文章
校园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人生感悟
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故事
励志故事
爱情故事
情感故事
感人故事
诗词
现代诗歌
古诗古词
爱情诗歌
爱情古诗
作文
作文宝典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高中作文
登录 | 注册

听舅舅说下乡的往事

作者:诗路花雨andsix时间:2021-08-30 21:46

  1965年9月26日莆田县体育场彩旗飘扬,锣鼓喧天,这里正在举行欢送城厢镇知识青年赴将乐县上山下乡大会,有百多名知青将告别亲朋好友,响应党中央上山下乡的号召,从家乡出发北上。而我的舅舅,正是这百多名知青之一。

  知青们先是乘坐汽车,到福州改乘火车,到顺昌再乘坐汽车到达目的地将乐。将乐县劳动局当天就将同去的其他街道知青安排到当地各公社大队,却将莆田梅峰街的23名知青安排在县招待所暂住。后来,我舅舅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他们这些人多为“黑五类”子女,家庭成分不好,当地良种场坚决不接受。最后,他们23人被安排到将乐县万安公社坊头大队插队落户。

  坊头大队离万安公社所在地有6里路,坊头大队共有8个生产队,我舅舅被安排在坊头一队,同队的还有黄土灿、林锦棋。第一年,我舅舅和知青们是住在一个破旧的祠堂里。祠堂之前是做为牛棚使用,简单修缮一下做为知青的住所。

  刚开始的一年里,每个知青每月都有九元钱、35斤大米的生活补贴,和舅舅同去坊头的知青们轮流买菜做饭,过着集体生活。可是后来,生活补贴不再发了,集体生活也过不了了,知青们就各自开灶。这对于当时未满16岁、身体弱小且无独立生活经历的舅舅来说,确实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当年10月份舅舅下到生产队时,正值晚稻收割的秋收时节,队里只有15个青壮年社员,却有三百多亩水稻田,其中还有两百多亩山垅梯田,且多为烂泥田。第一天下地劳动,舅舅是到离村八里远的田里收割水稻。收割水稻其实不是什么技术活,但需要体力和毅力。收割下的水稻要当场脱粒,再把稻谷挑到生产队的仓库存放。善良的村民看我舅舅弱小,在装担时并未装满,本可一担装100多斤却仅装了70多斤让我舅舅挑。第一次挑担,加上山路崎岖,这个工作对我舅舅来说依旧十分艰难。三步一歇、五歩一停,待到仓库,我舅舅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秋收持续了一个多月,紧接着就是冬种。冬种的作物是冬小麦和油菜,持续半个月左右。记得在种植油菜时,安排给我舅舅的工作是拔菜苗和下底肥,底肥是由草木灰和牛粪搅拌而成的,没有工具,我舅舅需用手来。第一次用手抓牛粪,刺鼻的味道和粘腻的手感,舅舅全身的毛孔都了竖起来,那种感觉真的难以形容!冬种结束后,青壮年男社员需到山上伐木,这是当时生产队的一项副业,一直到春节之前。而春节之后,春耕春种马上就开始了。

  山区的春天仍然寒冷,田里还结着一层薄薄的冰,很是刺骨。舅舅和社员们一起破冰挖稻根,翻土垒田埂,播种、拔秧、送秧、插秧,加上后面的耘禾、拔草、砍塝等田间管理,样样都要干。

  紧接而来的夏收和夏种,依旧十分忙碌。那时,白天知青们和社员们共同劳动,晚上知青们还要到队部给社员们念报纸、《毛选》等,一起学习。知青们用真诚、努力改变了社员们最初的偏见,在共同的生活中结下了真挚的情谊。

  1970年底,舅舅与社员在一次运送木头时,由于两个车把式都是新手,在下坡时方向把控不住,板车翻了,舅舅摔到了坡下面的水田中,脚踝被滚落的松木压到。社员们很快就把我舅舅送到万安保健院,但是由于保健院的医疗条件十分简陋,没有X光设备,无法进行检查,医生看外表也看不出什么,仅开了一些止痛药给我舅舅。当天晚上,舅舅的脚已经肿得像水桶一样,虽然有村民采来接骨草泡52度白酒,给舅舅敷在伤处。但是,第二天伤处又起了许多大水泡,且疼痛难忍。无奈,舅舅又被送到了将乐县医院,终于有一个实习医生给我舅舅拍了X光,却说骨头没有问题,也仅仅治疗一下皮外伤。就这样,一个多月过去了,我舅舅的脚依旧肿胀而无法动弹。后来,听说将乐县城有一个能治骨伤的土医生,好心的村民又把我舅舅送到那里。土医生给我重新接骨,总算使我的脚慢慢好转起来了。在这个漫长的一个多月中,身体上的痛苦与折磨实在难以言说,而村民和知青们对我舅舅的关怀与照顾,也让我舅舅深受感动。村里除了为我舅舅支付住院治疗的费用,还补偿我舅舅一个月的工分及一年口粮的钱,使我舅舅能安心养伤。后来,我舅舅回莆田老家休养了半年,才重回坊头。

  看到我舅舅的脚并未恢复得很好,生产队便安排我舅舅做一些后勤,在春播春种时负责蒸汽育秧,在抢收抢种时则负责给社员们做早饭,并让我舅舅继续担任生产队的保管员。保管是一项看似轻松实际上繁杂琐碎的工作,每年十万多斤稻谷进出仓库,期间还要翻晒、去除空秕粒等,还有防鼠防霉防偷盗,确保稻谷不坏损。每个月社员的口粮发放,进出粮物细把关,账目日清月结,做到账物相符,还要定期公布往来粮物明细账目,接受社员们的监督。在我舅舅担任保管员期间,对保管工作认真负责,仓库保管账目清楚、不偏不倚,我舅舅的工作得到了社员们的肯定。

  经过十年的劳动,我舅舅已经能够胜任各项农活,我舅舅的劳动工分收入也能与当地社员们同级别了。刚开始,舅舅劳动工分只有社员的十分之三。后来,在社员们的推荐下,舅舅参与了生产队的管理工作,先后担任了生产队的记工员、会计、保管员,并多次被评为坊头大队及万安公社的五好社员、先进工作者、好管家。

  1974年,上面下了一个招工名额,虽然社员和干部都舍不得让我舅舅走,但为了我舅舅的前途,他们还是让我舅舅顶了这个招工名额,离开了坊头。1974年12月15日是我舅舅离开坊头的日子,村民们聚集在村头的大樟树下为我送行,他们擂茶蒸糕煮鸡蛋,用他们最朴素却最隆重的方式为我舅舅送行。大队孙水生书记更是拉着我舅舅的手说:“坊头村民真的舍不得让你走,但也不能耽误了你的前程,乡亲们会永远记住你的,祝你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能步步高升,取得更好的成绩!”淳朴的民风,感人的话语,还有勤劳善良的村民,使我舅舅对坊头村充满了眷恋和不舍。

  如今,年逾古稀的舅舅和我谈起在坊头十年的知青往事时,总是感慨万千!常常忍不住热泪盈眶。这十年,是他从一个弱小少年成长为真正男子汉的十年,也是他一生中永远难以忘怀的十年。
  (文/诗路花雨andsix)